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席应真的天堂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席应真的天堂

  “吴勉的术法衰退了……”神主眯缝着眼睛重复了一遍之后,看着衰神说道:“他刚刚醒过来,术法怎么可能会衰退?吴勉和广仁、归不归不一样,除了术法之外,他还有种子……”

  “种子的力量也没有了。”衰神补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好像是吴勉已经和普通人差不多……不过,没有亲眼见过,我也不敢乱说。”

  “那就去亲眼见一下了……”听了衰神的话,神主顿时来了兴趣。不过看到自己空荡荡的手臂,他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衰神继续说道:“这件事交给你了,你替我去查看一下,我要去给自己找一条新的手臂。这一次损失的太大了……”

  “您不用赵真元的皮囊了吗?与其再找一条手臂,还不如将这身皮囊便宜了姓赵的。”衰神看了神主一眼之后,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当初您也有意要他的皮囊,现在去对付吴勉、席应真或许不容易,不过救出赵真元来,应该还不是问题。”

  “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这是吴勉、归不归设的局呢?”神主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我断了一臂,不能再去找他们的麻烦。不过我总有缓过来的时候,到时候他们在明我在暗,逐个击破并不费事。不过吴勉失了术法,那就又不一样了。现在看起来他才是最大的隐患,赌一次徐福会不会因为这个人的死,回到陆地吧……”

  说完之后,神主转身到来了自己收集的天才地宝跟前,看了一眼数十件天才地宝之后,对着衰神说道:“你去查探一下,吴勉如果真的失了术法和种子力量的话,我就要换个玩法了。在神器炼成之前,不能再被这几个人牵着鼻子走了……”

  神主、衰神定下了计划之后,衰神便离开了洞府。看着他的背影,神主自言自语的说道:“失了术法……会是真的吗?”

  就在神主自言自语的同时,吴勉、归不归等人已经从山洞里面搬了出来。现在白发男人已经醒了过来,虽然失去了术法,不过好在身体没有什么变化。与广仁、席应真商量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继续向着泉州的位置继续进发。

  现在看起来,似乎只有徐福大方师才能弄清吴勉身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有高如柏也需要徐福大方师诊治,归不归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打探出来徐福心里的真实意图。自打这位大方师出海之后,便对陆地上的事情越来越不关心,现在看起来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广仁、火山心里也打着小算盘,当初徐福曾经下过法旨,不许他们两位大方师出海去见自己。不过现在可以打着请徐福大方师出面了结神主的旗号,去见阔别两千年的徐福,也算是了结了广仁多年的心思。

  神主少了一只手臂,短时间之内应该也不会再难为他们了。当下,归不归亲自找到了附近的泗水号商铺管事,让他们准备好了马车,载着这一行人继续向着泉州码头的方向进发。

  一路走了三天,再没有遇到什么异常的事情。当下众人都以为神主伤了元气,不会再出现。慢慢的也就放松了警惕,虽然还是有广仁、火山带着方士巡逻,不过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如临大敌一般了。

  算着还有几天就要赶到泉州码头,广仁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一晃两千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师尊了(神识不算),再见面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晚住在了泗水号的商铺,晚饭之后,伙计们端上了热茶。归不归亲自给白发大方师倒了一杯茶水之后,笑眯眯的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一晃这么多年你终于得偿所愿了。你猜猜看,咱们那位老师尊见到你,第一句话能说什么?”

  没等广仁说话,一边的百无求扯着嗓子说道:“还能说什么?老子用屁股都能猜到;小王八蛋,这都多少年了,方士一门倒在你手里了,你们两个败家玩意儿还有胆子来看我?早知道这样,当年还不如把大方师传给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火山你瞪什么眼?就是在你手里方士一门崩塌的,你还有脸瞪老子?呸!”

  火山刚刚想要发作,却被广仁制止住。白发大方师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方士一门原本就是在我们师徒手里崩塌的,大方师如何处罚,我们师徒二人都没有一点怨言。多谢妖王殿下提醒,雷霆雨露皆是师恩,我们师徒顺受就是。”

  过了几天平静日子的席应真也过来凑齐了热闹,大术士哈哈一笑,看着广仁说道:“你也别怕,大不了术士爷爷去替你们求情。你们家徐福大方师还欠着我的人情,有术士爷爷我在,难为不了你的。”

  大术士说话的时候,商铺的管事带着四个绝色美女走了过来。这四个女人手里各自端着一个托盘,里面装着当季的果品和点心。不过大术士看到了这四位绝色佳人之后,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点心、果品的。当下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四个人……

  还没等大术士说话,另外一边的小任叁咯咯笑了起来。小家伙拉住了其中一个美女的手,说道:“姐姐,看你这么貌美如花的,平时是怎么保养的?我们人参家里有个老不死的,他老的实在不想样子,姐姐有秘方的话,让他也沾沾便宜。”

  这美女也是青楼出来的,不过什么时候见过这八九岁的孩子就这么好色的。当下她抿嘴一笑,对着小任叁说道:“也没有什么,用人参切片敷脸。贴上一年半载的,相貌也会白嫩许多……”

  这女子还没有说完,小任叁的脸色便青了起来。这时候,百无求和席应真都开始哄堂大笑起来。笑声当中,归不归招手将管事唤来,笑眯眯的说道:“到底到了南方,侍女都这样的水灵。不是你把家里的小妾招来了吧?”

  “我家的女人哪有那个福分。”管事笑着说了一句之后,转身指着四个美女说道:“这都是城里邀春楼的几位红牌姑娘,现在朝廷在和三藩征战。咱们这里又是靖南王耿王爷的地盘,青楼并没有关门。知道东家您几位前来,我便托了关系,请这四位头牌姑娘出来打打茶围……”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还没等他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已经抢先说道:“等一下!小娃娃你说什么?你们这里的青楼还开着门?在哪呢?带术士爷爷我去逛逛……你们四个也别待在这里了,他们几个都是正经一身童子功的呆头鹅。你们带路,术士爷爷我跟着你们去转转……老家伙,这一路不能白来,你出钱包了娼馆,也算是你对术士爷爷我的孝心了。”

  看到席应真的表情好像过年了一样,归不归也只能陪着笑脸,让管事陪着大术士和小任叁一起前去包下这个青楼。看着管事屁颠屁颠的样子,归不归叫过来焦大郎,说道:“今晚就开了这个管事,本来一路上都好好的,眼看着到了泉州,却来了这么一出……

  焦大郎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去安排更换管事的事情。随后归不归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摊子太大了,老人家我也不能照顾的到……你身上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有鸟粪,大郎,去给你吴勉老爷弄身干净的衣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