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路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路

  看到了吴勉恢复了过来,周围的人都开始围拢了过来。白发男人却没有搭理这些人,他站起来之后,从广仁的手里接过了斩鲲,随后走到了赵真元的面前。将这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法器仍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有些尴尬的赵真元,吴勉开口说道:“刚才我听到你要自己了断的,还在等什么?”

  听了吴勉的话,原本还有些愧疚的赵真元脸上的表情绷了起来。轻轻的吸了口气之后,将斩鲲二次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后说道:“拜在你的门下这么多年,原本死前应该最后对你行礼的。不过既然到现在也没有把我当成弟子,那我也不用当你是师尊了。我死之后魂魄如何处理,悉听尊便……”

  说完之后,赵真元手上一用力,剑锋瞬间割破了他脖子上面的气脉和血脉。鲜血当场涌泉一样的喷了出来,谁看到都认为他挣扎几下就会死去。可是赵真元只是站在原地,脖子上面的伤口却开始慢慢愈合。片刻之后,原本还像婴儿嘴巴一样的伤口便已经愈合。除了赵真元半个身子都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之外,再看不出来一点刚刚自杀过的迹象。

  看着没有死成的赵真元,吴勉开口说道:“你是长生不老的身体,想死的话也要彻底割断自己的脖子。怎么,对自己下不了手吗?那对我下手的时候可是不一样。”

  “长生不老太久了,我自己都忘了还有这回事。”赵真元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再次将斩鲲横在了自己的左颈旁边。随后他另外一只手绕过脑后,抓住了剑身。看这架势,只要赵真元两只手一用力。便会割断他自己的脖子,到时候人头掉在地上。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没有什么用了……

  就在这个时候,躲在角落里的方蛰突然开了口:“等一下!我想起来有件事情。赵真元死不的,他能把神主调出来……”

  这一生沙哑的声音立即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方蛰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我是听范泽仁说的,他说神主很器重赵真元。当初也确实想要和赵真元互换皮囊,好像是忌惮那柄叫做斩鲲的法器。神主对它很是头疼……赵真元却可以指使这件法器,如果和他换了身体的话,看似神主比较吃亏。不过他却消除这个隐患,还可以借着赵真元的皮囊操控法器。如果不是这次单靠赵真元的皮囊不是你们的对手,这才迫不得已的放弃了他的皮囊。”

  说完之后,方蛰缓了口气,随后冲着吴勉哈了哈腰,继续说道:“如果大修士您饶了赵真元一命,说不得一天两天神主便会自投罗网。他现在断了一条臂膀,更加比任何时候都想要得到赵真元的皮囊。”

  原本以为吴勉听了方蛰的话,会留赵真元一条性命,没有想到的是,白发男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对着已经停下动作的弟子说道:“为什么不继续动手?你在摆姿势吗?”

  看到最后的希望破灭,赵真元把心一横,两只手用力一拉,剑锋已经切进了自己的脖子当中。只要他在一用力,便会将自己的人头切割下来。眼看着剑锋已经割断了赵真元三份一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老家伙伸手抓住了赵真元手里的剑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归不归已经将斩鲲按着原路拔了回来……

  “你刚刚恢复过来,这么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出人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斩鲲塞在了吴勉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现在趁着神主断了一只胳膊,我们还是先对付他的好。赵真元不用那么着急,就在你我身边,你还担心他会逃走吗”

  这时候,广仁也凑了过来。这位大方师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说道:“我也为赵真元求情,他的却该死。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现在要对付的是神主,神主的事情了结之后,我再帮你了结他……”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一直再看热闹的席应真也凑了过来。大术士看着吴勉说道:“那就再加上术士爷爷我,神主的命比你弟子重要的多。术士爷爷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赵真元在半途中逃了,那术士爷爷我亲自去给你们俩找他。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现在归不归、广仁和席应真三个人一起来为赵真元求情,吴勉再不好说话,也不好不再逼着赵真元自杀。顿了一下之后,吴勉也不说话,转身离开了这座山洞。百无求见到之后,担心吴勉刚刚苏醒出事,当下也跟着追了出去。

  看到吴勉离开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赵真元的身前。替他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之后,老家伙开口说道:“我们再说说你和神主的事情吧,这些日子只顾着吴勉的事情了,没有怎么打听你和神主的关系。现在说说吧……”

  “神主是看中我操控斩鲲的本事……”事已至此,赵真元也没有什么要对归不归他们三个藏着掖着的东西了。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你们最好请教一下徐福大方师,斩鲲到底是怎么炼制出来的。这件法器让神主既忌惮,又羡慕。他要我的肉身,也不过就是想要操控斩鲲罢了。而我占了他的皮囊,也不会因起来这个被斩鲲攻击……”

  听到了赵真元的话之后,席应真也有了兴趣,当下大术士说道:“那么说的话,这件法器还很是和神主有缘。这次见到徐福,术士爷爷我也一定要向那个老家伙打听一下,斩鲲是怎么炼造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山洞里面几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这里。是在收拾残局的火山和贾士芳等方士回来,听到手下的小方士说吴勉已经恢复了正常之后,他这才走到了广仁的身边,对着三个大人物行礼之后,这才开口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已经将头尾做好,听说吴勉已经醒过来了。那后面的路程应该怎么走?是继续去拜见徐福大方师呢?还是我们就地解散,回到各自家里、洞府就好。”

  “既然已经走了快一半的路程,那还是继续走完的好。”广仁也没有和身边的归不归、席应真商量,随后继续说道:“神主的事情这么大,当然还要请示大方师的意见。正好也可以趁机求见大方师,听听他老人家的教诲。”

  席应真跟着看了两位大方师一眼之后,说道:“去见徐福那个老家伙也好,正好术士爷爷我也有几件小事,想要问问你们家大方师。”

  “那就说定了,去看徐福大方师……”归不归也跟着笑了一下,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方蛰,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娃娃,见了大方师的时候,老人家我替你求个情,说不定徐福大方师一开心,就把名字从格杀令上抹了下去……”

  方蛰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大方师能饶了我方蛰一条命,方蛰已经很是感激了。求不求情的无所谓,只要当时候能留我的魂魄,让我去投胎就好……”

  就在他们几个说话的时候,山洞尽头发出一阵一阵的声响。归不归、广仁和席应真三个人同时转头向着发出声音的位置看了过去。还没等他们明白的时候,百无求从山洞外面冲了进来……

  看到他们几个人之后,百无求直接扯着嗓子喊道:“你们谁去看看吴勉?老家伙,你叔叔疯了,在外面乱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