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章 苏醒

第一百三十章 苏醒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那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来。将长剑横在了赵真元的面前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当年你拜在吴勉门下的时候,你师尊送了这柄斩鲲给你。想不到到头来你还是用它来上路的……”

  当年吴勉将自己趁手的法器送给了赵真元,这么多年以来,赵真元也是完全仗着法器犀利,才闯出了不小的名堂。现在看起来从哪里开始的,也要从哪里结束……

  “我死之后,不管魂魄如何,请您老人家将我的尸骸送回到扬州老家,与父母一起安葬。”说话的时候,赵真元拿起了斩鲲。用手指轻轻在剑身上弹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次最后一次麻烦斩鲲了,想不到是这次是你送我最后一程。可惜还是不知道你和神主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等死后你告诉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猛的将长剑举了起来,随后对着自己的脖子拉了下去。眼看着他就要命丧当场的时候,斩鲲突然发出来一声悲鸣。随后一道雷电从剑身当中迸发来出,打在了赵真元的身上之后,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

  斩鲲从赵真元手里掉落下来的一瞬间,归不归瞬移过来,一把抓住了斩鲲的剑柄。看了一眼撞到山洞洞壁反弹回到地面的赵真元,老家伙难得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斩鲲剑身之上。

  “看来这法器不打算让赵真元死掉……”这时候,席应真走了过来。大术士从归不归的手里接过了斩鲲,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之后,继续说道:“好法器,恐怕百里熙复生,也未必能炼制出来这样的法器。可惜术士爷爷从来不用法器吓唬人,老家伙,既然行刑的法器自己都不干,那就给它个面子。放了这个小娃娃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术士手里的斩鲲突然再次悲鸣了起来。长剑似乎不大高兴在席应真手上,竟然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见到斩鲲开始当着归不归、广仁的面有些嫌弃自己,席应真当下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举着长剑大声喊道:“就好像术士爷爷我稀罕你似的,你一件破洞烂铁,能被术士爷爷抓着,那就是你的造化。还嫌弃起来术士爷爷了,有本事你开口骂一句。百无求你死哪去了?过来帮着术士爷爷我骂街……”

  就在席应真骂个没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眼一席应真手里的斩鲲之后,又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的吴勉一眼。随后他陪着笑脸对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您老人家把斩鲲借我一用。我好像是知道吴勉怎么就变成这个模样了……”

  “老家伙你装神弄鬼的想要做什么?”席应真疑惑着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还是将手里的斩鲲递给了这个老家伙,随后斜着眼看归不归到底想要搞出什么名堂。就见老家伙接过了斩鲲之后,转身向着吴勉的方向走去。等他走到了白发男人身边的时候,竟然开始用手里的法器对着他的胸口比量了起来。

  这时候,一直在看热闹的百无求坐不住了。二愣子冲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一只手托住了老家伙的胳膊,随后大声叫嚷道:“老家伙你疯了吗?你叔叔以前打你骂你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吗?他动不动电老子,老子不是也没说什么吗?你不能趁着你叔叔傻了,就趁机要他的命……”

  “傻小子你知道个屁!快把我放开,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这是在救吴勉……”归不归挣扎了一阵,却不能从百无求的手里挣脱出来。二愣子认定了老家伙这是在报复他叔叔,说什么也不让归不归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广仁突然来到了这爷俩的身边。趁着他们俩纠缠的时候,白发大方师伸手从归不归的手里接过了长剑。随后剑尖直接抵在了吴勉的心口,深吸了口之后,广仁对着归不归说道:“还是师兄好眼力,我也是钻进了死胡同。神主即不是换了吴勉的魂魄,也不是带走了他的少许魂魄。是在吴勉魂魄当中加了禁制,之前我听说过这样的禁术,还以为是虚构出来的故事。原来是真的,命门就在心口……”

  “广仁你想要干什么!快点把斩鲲放下……”看着白发大方师的动作之后,百无求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随后指着广仁的鼻子继续骂道:“老子早就看出来你小子贼心不死了,现在还想要吴勉的性命。今天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先弄死你,在弄死火山……把斩鲲放下,有什么话慢慢说。看在你爸爸徐福的面子上,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知道珍惜啊……”

  百无求原本想要扑过去,却被归不归反手抱住。这一人一妖的形势翻了个跟头,不过老家伙虽然抱住了二愣子,嘴里还是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也看出来了,不过这都是猜的……这一剑正对吴勉的心脏,如果不是你我猜的那样。这一剑可就将他的心脏一切两半,就算是长生不老也是死定了。这个你想好了吗?”

  这时候,百无求终于明白过来,他们俩这是在救治吴勉。不过听归不归这话凶险,二愣子还是多嘴说了一句:“老家伙,要是你们俩猜错了。这一剑弄死了你叔叔,那我们该怎么办?”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广仁一眼,说道:“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只能替吴勉报仇。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死在广仁的手里,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听了归不归的话,广仁苦笑了一声。看着百无求已经没有扑过来阻止自己的意思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也好,这也算我与吴勉先生恩怨的了结。方士们听着,如果失手我死在归不归师兄的手里,告知火山,是我自己找的,与他人无关……”

  最后一句话刚刚说出来,白发大方师手上轻轻一使劲,剑尖刺破了吴勉的身体,随着广仁一点一点用力,剑身探进白发男人身体也一点一点的加深。差不多剑尖刺进吴勉心口两三寸的时候,白发男人原本空洞的眼睛突然闪过了一丝精光。随后他的手猛地抬了起来,抓住了刺进自己身体的剑身,随后继续向下刺去……

  这时候,广仁已经不敢再动剑身。他松开了手,向后退了几步之后,退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身边,和这一人一妖一起看着吴勉自己抓着斩鲲,向着心脏的位置继续刺了进去。

  片刻之后,吴勉的身体里面突然响起来一阵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随后白发男人好像虚脱了一样,无力的转头看了身边的二人一妖一眼,说道:“要是不想看着我就这么死了,那就过来个人,把它抽出去……”

  他们三个这才如梦初醒,归不归赶忙过去,抓住了剑柄。随后轻轻的将剑身一点一点从吴勉的身体里面抽离了出来,等到长剑吧出来的一瞬间,吴勉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将头转了过来,对着广仁开口说道:“想不到你会救我。”

  “你也救过我很多次,我总要还一次半次的。”看到吴勉恢复了正常,广仁也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既然你醒了,神主的身体也残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