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二选一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二选一

  听了归不归的话,赵真元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低头不语。而麻子脸方蛰大惊失色,原本以为自己费尽心力招来了神主,可以将他和赵真元二人搭救出来。没有想到自己人没救出去,神主却落得这样的下场。神主陨落,那他和赵真元的依靠也没有了……

  “轮回……这个归师兄说得可不能算数。”广仁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这二人作恶太多,依附神主想要消除天下所有修道之人。这罪大太,不是一个轮回就能解脱的。我已经命人去求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了,定的是魂飞魄散,如果大方师法外开恩的话,或许会抽调你们几分魂魄。到时候下辈子就去做畜生吧。”

  “大方师!大修士饶命……”看着地面上染着金血的断指,方蛰不疑有他。当下跪在了归不归和广仁的面前,沙哑着嗓子说道:“我是被范泽仁骗了,他说投靠了神主,等到天下修士的术法都被消除掉之后,我们就是神天一般的人物了……我从心里是不打算和他们同流合污的,本来打算在神主身边探听他的计划。等到他再次炼制出来神器的时候,再向你们通风报信。结果没还等我传递出来消息,你们已经抓住我了……”

  “如果不是你向神主通风报信的话,老人家我几乎就信了你的话。”没等方蛰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打断了他的话。看了默不作声的赵真元一眼,归不归继续说道:“我们不用继续往前走了,在这里等着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就好。赵真元,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到时候我亲自将你的魂魄扯散……”

  这时候,赵真元终于抬起了头。他有些不屑的看了方蛰一眼,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说道:“一只断指而已,又不是人头说明不了什么。如果神主现在真已经陨落的话,你们为什么还要蜗居在这山洞里面?而且大术士那么不合群的人,怎么还守着你们?就那么舍不得你们吗?”

  赵真元说到这里的时候,方蛰也明白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一点喜色的大术士,随后也附和着说道:“对啊……大术士那么张扬的人,神主真陨落的话,现在他已经载歌载舞了。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好像谁欠了他钱没还一样……”

  “到底是吴勉的弟子……”看到赵真元看穿了破绽之后,归不归无所谓的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也说个实话,神主断了一支胳膊,已经逃走了……范泽仁已经死挺了,他能死的这么脆,还是拜了你们神主所赐。说这些也没什么用……那我老人家就说点有用的,虽然神主伤了元气,不过两位大方师也折损了不少的方士。怎么也要祭奠他们一番吧?你们两位谁自愿报个名,用他的人头和魂魄来祭拜一下那些方士们的英灵。”

  原本松了口气的方蛰,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里。他看了一眼广仁和归不归之后,说道:“两位不要再演戏了,我们俩还是你们可以招来神主的诱饵。现在你们怎么可能舍得这么浪费,用我们俩的性命来祭奠……”

  “老人家我说的是你们其中一个人,不是你们俩……”归不归笑眯眯的打断了方蛰的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诱饵一个就足够了,两个就是累赘。不过别说老人家我欺负你们俩,你们自己先商量一下,谁把自己的人头和魂魄贡献出来?”

  归不归说完之后,广仁在一旁补充了几句:“这次不是玩笑,我折损了这么多的门人。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吧?不管你们俩是谁,魂魄都要贡献出来,我要施法用魂魄来供养方士的亡灵……”

  这个不像是假的,当下方蛰又开始慌张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赵真元,见到他还是低头不语。方蛰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个还用商量吗?他是吴勉的弟子,又是神主连皮囊都可以舍出去的人。我不过就是一枚弃子而已,还是名字上过格杀令的人,怎么看这次祭拜的人都不会是别人了……你们不用那么麻烦,直接让我出来送死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激动的,方蛰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还是我来吧……”这时候,让方蛰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赵真元突然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抬头看着归不归说道:“再过几天吴勉差不多也就要恢复了,我没有面目去见他。还是先走一步的好。”

  说到这里,赵真元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年他替我报仇,成全我长生不老。然后又收我为弟子,教授了这一身的本事……现在师徒反目成了这副模样,我没有脸再见吴勉。”

  听了赵真元的话,方蛰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当下他也不敢多说话,只是等着广仁、归不归要了赵真元的性命。

  “原来你什么都记得……”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说实话,吴勉的脾气秉性不适合给人家做师尊。如果当年是老人家我收下了你,或许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赵真元,你临死都不想把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出来吗?”

  抓到了赵真元之后,归不归几次逼问他那晚在皇宫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吴勉会变成那副样子?不过不管归不归怎样威逼利诱,赵真元都是一句话都不说。

  现在眼看着自己的性命不保,魂魄也要烟消云散。赵真元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也是被利用了,以为自己借了神主的皮囊,可以不刺激斩鲲,以便引开吴勉。好让神主下手带出那些天才地宝……结果是神主利用了我,趁着斩鲲刺进神主皮囊的时候,他突然偷袭重创了吴勉……他在吴勉的身体里面做了手脚。不过究竟是怎么做的,那是神主的手段,我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回头看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吴勉一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别听神主的话,他没有控制住吴勉的魂魄。他的魂魄应该就在自己的身上,如果神主真控制了吴勉的话,不用等到现在,你们一个都活不成。好了,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动手吧。算是我给吴勉抵命了……”

  “好好的师徒,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再多句话,那你呢?为什么要反你师尊?他的脾气差点,对你还是不错的。当初你连他衰弱的日期都说了,间接害死了拖金儿,吴勉都没有将你如何。怎么现在你却突然翻脸了?”

  “因为我想要超越他,可是凭自己的本事却永远超越不了……”赵真元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当时神主假扮成了韩镇,他看穿了我的心思。便以这个作为利诱,把他自己的皮囊让给我。只要我使用他的皮囊,便可以施展他的神力。这样也算是超越了吴勉……现在看,我也不过就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

  听了赵真元的话,归不归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的罪过太大,老人家我救不了你。不过还是可以替你求情,大方师,看在吴勉的份上,你让这孩子自己了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