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诈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诈

  此时神主的注意力都在席应真的身上,完全没有防备活死人一样的吴勉会突然对着自己出手。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道光柱已经到了面前……

  当下神主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身体向着左边挪了一下。虽然大半的身体避开了光柱,不过左臂却顺便被气化掉。此时神主的脑海当中恍惚了一下,这瞬间的变化怎么那么不真实。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只手臂就这样断掉了吗……

  等到神主感觉到痛疼的时候,对面的吴勉已经对他发射出来第二道光柱。只是这次神主已经注意到,在光柱射过来的同时,他已经躲了过去。

  这时候,被广仁、火山用锁链锁着的赵真元、方蛰二人突然向着神主扑了过来。此时赵真元手里已经多了一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法器,对着自己劈了过来。在赵真元举起来斩鲲的一瞬间,那柄法器便发出了尖厉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这件法器在嚎叫一样。神主急忙闪避,斩鲲贴着他的肉皮斩了下去。

  此时,神主已经断了一只手臂。决裂的疼痛让他几乎昏厥过去,当下还要咬着牙在闪避斩鲲的空档,继续防备着那只随时随地再对自己发射的帝崩。

  “这事最好的机会!别让他再逃走了!”赵真元的嘴里竟然发出了席应真的声音,而吴勉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那个老成不想样子的归不归。而被神主点倒的归不归则变成了一个小方士的模样……

  这时候,神主什么都明白了过来。这是归不归他们在将计就计,趁着自己追踪贾士芳的时候,设好了局人让神主钻进来。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一条手臂,现在这样的状态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况且还有一只帝崩没有露面,如果第二只帝崩现身的话,自己便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已经打定了逃走心思的神主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冲着面前这些人喊道:“既然你们想要我的性命,好!那就同归于尽吧……”

  说话的同时,神主猛地会身抓住了也和广仁、火山纠缠在一起的范泽仁。对着他大喊了一声:“我把神力借给你,你替我杀出一条血路来……”说话的同时,一股暖流顺着他们俩身体接触得部分,传导到了范泽仁的身上。

  感觉到身上的强大威力,范泽仁向着席应真这边扑了过来。不过就在他过来的同时,身体却极速的膨胀起来。还没等旁边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范泽仁竟然从内而外的爆炸。将他自己炸到连灰烬都没有留下来。

  爆炸之后,现场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人。席应真、广仁、火山连同其他的方士都倒在了血泊当中,就连距离稍远的归不归都被波及到。老家伙的胸前也被炸伤,一屁股直接倒在了地上。

  好在神主并没有趁机对他们下手,刚刚那一声爆炸当中,神主借着这巨大的威力,将自己刚刚埋下的禁制抹掉。随后施展遁法从这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过了半晌之后,假扮成赵真元的席应真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到神主已经消失之后,这才开始在周围寻找还活着的人。刚才那一下爆炸当场炸死了几个小方士,大术士自己和广仁、火山,以及归不归则不同程度的伤到了伤害。好在有长生不老的身体,那几个人随即也一个一个的苏醒了过来。

  “还是让神主逃走了,还以为这次万无一失了,可惜刚才那一下帝崩稍稍偏了一点,要是直接轰死了神主,那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归不归缓过来之后,凑到了席应真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术士爷爷,这次还是差了一点点……您先把这法器放在我的手里。这是吴勉留下来的,一会一旦他醒过来,一定会开口管老人家我要的。”

  “什么好东西……要是术士爷爷那百里熙弟子还活着的话,这样的法器要多少他能炼制出来多少。”席应真看了归不归一眼,将斩鲲还给了这个老家伙。随后回头对着刚刚爬起来的两位大方师继续说道:“不是说好,刚才你们俩也要动手的吗?怎么刚才又看不见你们俩了……现在神主有逃走了,你们俩大方师自己说,该怎么办?”

  广仁、火山也在为对神主功亏一篑的结果有些无奈。现在听到了席应真的话,两位大方师的脸色多少有些挂不住。广仁叹了口气之后,说道:“神主丢失了一条臂膀,后面或许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不过吴勉、高如柏还要走去请徐福大方师诊治。范泽仁虽然被炸碎了,不过方蛰还在。他的生死也要徐福大方师来定夺。”

  “那我就听大方师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地上其他方士的尸骸。又马上跟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还有这些方士,方士一门刚刚缓过来才几年?这一次又折损了不少有潜质的方士……”

  “这些方士是要厚葬的……”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是要小心提防神主的,这次他断了一条臂膀。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小心做好准备他会再次出现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发现了什么,老家伙在地上拿起来什么东西放进了自己的怀里。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先离开这里,现在吴勉、高如柏和赵真元、方蛰他们在一起。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别神主没有抓到,吴勉在被他们俩伤了身体。那我们这次就赔的太大了……”

  说完之后,老家伙也不敢其他人,直接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其他人面前。归不归离开之后,席应真随后也跟着一起施展遁法离开。只剩下广仁、火山和几个侥幸活命的方士,看着自己面前的方士尸体。广仁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火山说道:“看来这次方士一门又要大伤元气了,原本以为可以休养生息,将方士一脉重塑,选几个好苗子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培养几年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大方师不要太难过,神主这件事完结之后,我们在从长计议。”火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下只能安慰几句。

  广仁摇了摇头,随后对着火山和剩下几个方士说道:“这些同门就交给你们了,能带走的尸骸都带走,带不走的一把火烧了。回去之后设立衣冠冢吧。”

  说完之后,广仁施展遁法来到了吴勉他们藏身的山洞当中。这时的吴勉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赵真元、方蛰二人已经被归不归唤醒,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一截闪着金色血液的断指,仍在了赵真元、方蛰的面前,笑眯眯的说说道:“让你们俩失望了,刚刚老人家我用帝崩将神主轰碎了。只剩下这节手指头,给你们当作纪念。”

  这时,广仁已经明白归不归想要做什么。当下白发大方师接着说道:“你们也不用指望范泽仁了,他和神主一起挨上了帝崩。只不过他的运气差点,连这样的指头都没有留下来。”

  听到广仁顺着自己的话说,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面前两个脸色煞白的男人,继续说道:“神主已经死了,你们俩也没有什么用了。老人家我和广仁大方师商量好了,还是直接送你们俩去轮回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