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放走

第一百二十七章 放走

  小半个时辰之后,喜笑颜开的贾士芳一手提着酒坛,一手提着食盒出现在了扎营的位置。

  “三十年的莲花白,二凉四热六个下酒……”贾士芳正在显摆自己弄来的美酒、佳肴时,才发现原本应该在等着自己的那些人已经无影无踪。只有自己给席应真搭建的帐篷还在,还不到半个时辰,那些人到哪里去了。

  就在贾士芳疑惑的时候,从帐篷里面走出来两个人,竟然是归不归、广仁他们一直在躲着的神主和范泽仁。

  见到他们俩从帐篷里面出现,贾士芳没有一点犹豫。当下直接扔掉了手里的酒坛和食盒,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催动五行遁法。不过他这边刚刚有了动作,范泽仁便已经到了贾士芳的面前。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

  还没等贾士芳起来,范泽仁已经再次到了他的身边,抬脚踩在了贾方士的胸口,说道:“再敢乱动,我便跺碎你的心脏……”

  这时候,神主来到了贾士芳的身边。轻轻的推开了范泽仁,随后蹲在地上对着贾方士说道:“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我要问你什么,说的话我满意就放你离开。”

  贾士芳眨巴眨巴眼睛,反应过来之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神主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半个时辰之前,大术士让我给他准备酒菜。神主您也看到了,我是带着酒菜回来的……如果知道他们都走了,你们两位到来,我躲都来不及,怎么还敢回来?”

  这时候,神主已经看到了刚才被贾士芳仍在地上的酒坛和食盒。看起来这个方士说的不假,顿了一下之后,神主再次对着贾士芳说道:“就当你说得是真的,那么归不归、广仁准备从什么地方出海,这个你总是知道的吧?”

  此时贾士芳知道骗不过神主,而且归不归和广仁一定会更改路线。当下他索性实话实说道:“不敢欺瞒神主,我家师祖和归不归商定好还是按着原路前往泉州码头,在从那里出海。他们说您一定想不到这样,索性按着原路走更加保险。”

  “还是按着原路走……”神主沉吟了片刻之后,冲着自己身后的范泽仁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看起来真是小看他们俩,不过现在他们应该已经知道这个方士在我的手里。这时候应该已经换了路线,赵真元和方蛰那里也没有了消息,后面的路你说应该怎么走?”

  “我赌归不归还会继续走泉州码头,”范泽仁看了一眼贾士芳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这个人在我们的手里,归不归、广仁一定能猜到他会将路线的事情告诉神主。按着常理这条路已经暴露,他们一定会更改路线。不过不能以常理来揣测归不归,他十有八九还会继续走泉州的路线……”

  “你说得对,那我们便继续从这条路追下去。”神主说完之后,对着贾士芳继续说道:“刚才我说过的,只要你的话让我满意,就放你回去……走吧,不要再和广仁、归不归瓜葛了,下次再被我遇到。便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听到神主竟然真的放了自己,当下贾士芳大喜。对着神主行礼之后,急忙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这一人一神的面前。

  贾士芳遁走的一瞬间,神主突然闭上了眼睛。他的嘴巴开始数起了数字,等数到六的时候,神主猛的睁开了眼睛,随后对着范泽仁说道:“他在四十里外,你跟着我的气息走,看这次归不归、席应真他们能逃到哪里……”

  刚刚神主在贾士芳的身上留下了印记,靠着印记的气息,很快便锁定了贾方士的落脚点。当下神主也施展遁法,追着贾士芳的印记遁了过去。转眼之后,神主、范泽仁二人便出现在四十里外的一座荒山当中。神主亲自掩盖住了他们俩的身形和气息,很快便找到了有些慌不择路的贾士芳。

  此时,贾士芳正靠在一棵大树上。看他的样子正在施展传音之法联络广仁荷火山,不过等了半晌之后,也没有等到回应。

  贾士芳有些急躁的围着大树转起了圈,嘴里不停的嘀嘀咕咕:“快点出来…….你们都到哪里去了……也不说传音告诉我,你们都走了,就把我自己仍在这里…….人呢?都死哪去了……大方师,大术士和大修士的,你们都逃了,就把我这个小方士仍在这里……”

  就在贾士芳好像开始崩溃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说道:“是……弟子遇到神主和反叛范泽仁了,他们俩没有难为弟子。问了几句话就把弟子发了……是,只说了我们继续前往泉州的路线。现在他们俩应该已经在路上堵截你们两位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士芳突然顿了一下。他原地转了一圈,确定没有把神主、范泽仁引过来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里安全的很,就在四十里外落北亭的附近……是,就是上次您来这里,说想要在这里修建洞府的。后来因为神主的事情,暂时耽搁了的那个地方……对,我就在大树这边恭迎大方师。”

  说完之后,贾士芳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在了肚子里。他靠着大树擦了一把冷汗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还好大方师没有扔下我……原来已经修好了洞府,这样也好,在里面待仨月,再去徐福大方师哪里……神主还会等三个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广仁、火山带着归不归和席应真,连同什么都不知道的吴勉、高如柏和被打得半死的方蛰、赵真元一起赶了过来。只是他们俩身上都绑着锁链,锁链一头被广仁、火山紧紧的抓着。那个假冒徐福大方师的焦大郎也被两只妖物带了过来……

  看到了贾士芳之后,广仁拽着赵真元走到了贾方士的身边。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孙,说道:“刚才没有说清楚,你会到营地的时候,神主和范泽仁已经到了,是吧?他们没有难为你吗?”

  贾士芳急忙解释道:“是,弟子带着酒菜回到营地的时候,正巧看到神主、范泽仁直接从大术士的帐篷里面走出来。他们见从弟子这里问不出来什么,便把弟子放了……”

  “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就把你放了?”这时候,归不归走了过来。老家伙疑惑着看了一眼贾士芳,见到贾方士身上没有什么伤痕,当下便更加狐疑了起来:“你说神主连句重话都没有说,就把你放了?什么时候他那么好说话了……”

  这时候,几乎在场能活动的人、妖都凑了过来,他们都想听听贾士芳是怎么从神主面前脱险的。

  在暗处观察的神主见到几乎所有的人都凑到了一起,当下他微微一笑,先是在周围施展禁制。让所有人、妖都不可能逃脱之后,这才突然在众人面前现身,说道:“是啊……我不放了贾士芳,你们几位怎么会自己送上门?来了就不要走了……”

  说话的时候,神主对着归不归虚点了一下。老家伙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他好像面团一样的瘫软在了地上。如果不是还需要他的天才地宝,神主直接便送老家伙去轮回了。

  见到归不归没有能力在施展帝崩和斩鲲之后,神主示意范泽仁看守住这个老家伙。随后他这才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席应真的身上:“大术士,是不是轮到我们俩动手了?”

  “你们动手,神主你把我忘了……”说话的声音是从还在昏迷当中的高如柏嘴里发出的,说话的同时,高管家手里已经多了一柄龙型法器,对着神主的方向喷发出来一道耀眼的光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