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暗自

第一百二十六章 暗自

  赵真元和方蛰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广仁、归不归宰割。他们俩心里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当下也不敢多说话。心里盼着神主能早点杀过来,救他们二人脱离苦海。
  
  吃饱喝足,他们继续启程向着泉州码头的方向行进。有了之前几次事端,广仁和归不归改了路数。他们不在进程,都在野外休息。只是这样一来,就苦了习惯睡在温柔乡里的席应真了。这些年他差不多都是住在青楼娼馆当中,让他这个术法天下第二的大术士假扮成败兵不说,现在还要露宿荒野。这就让大术士很是苦恼了。
  
  这天夜里,广仁找了一处宽阔的所在准备扎营。贾士芳打起了个小小的帐篷,这是为了席应真开的小灶。帐篷只是大术士一个人享用的,就练人事不知的吴勉都没有资格进到帐篷当中休息。
  
  贾士芳搭帐篷的时候,火山亲自外出打猎。没过多久,这位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便拖着两只黄羊回来。冲着大术士说道:“今天的运气不错,给大术士您添一口肉食。”
  
  “别整那个没用的,又本事你再去弄回来一个大姑娘。那术士爷爷我真心佩服你。”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席应真自然看不上这两只黄羊,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血淋淋的黄羊之后,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两只羊抹了脖子就带回来,没放血是吧?南方羊本来就膻气,现在羊血都没有放干净,你让术士爷爷我怎么下口?火山,是不是觉得你一个大方师给术士爷爷我去找吃的,难为你了?这才故意的把羊肉弄的膻气,让术士爷爷我不能入口。看看……你这心肠何其歹毒……不吃了……”
  
  说话的时候,大术士把手一背,走进了帐篷之后不再理会众人。弄的火山涨红了脸,脸色已经和他的发色一样了。
  
  看着火山气得浑身发抖的样子,百无求哈哈一笑,走过来将黄羊接了过去。随后看着红发大法宝方士说道:“马屁拍到马脖子上了吧?以为谁都和我们家老家伙那么好说话。让你们爷俩坑完一次又一次的,那就是老家伙老实,被你们爷俩卖了,还要替你们数钱,就怕你们把他卖便宜了。术士老头儿可不吃你们这一套,得了,看在这两只羊的份上,老子替你收拾出来。说好了分我们一半啊……”
  
  说话的时候,二愣子管贾士芳要了一柄匕首,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将羊剥了皮,随后用木棍穿上了羊身,生起了火准备烧烤羊肉。
  
  这时候,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凑了过来,看着羊肉说道:“大侄子,你是不是忘了抹上调料了?不是我们人参说你,老头儿刚才说的也有点道理。你想想啊,羊血憋在身子里,肉就更加膻气了。你再提前抹上调料腌一下,烤完之后这没滋没味的还那么膻气怎么吃?”
  
  百无求瞪了任叁一眼之后,说道:“任老三你懂个屁!以前你吃的羊肉都是提前三个时辰腌出来的。这么大的羊没有三四个时辰根本不进味儿,现在只能先烤,烤完之后沾着调料吃。”
  
  二愣子毕竟是跟着饕餮学出来的厨艺,羊肉经它这么一烤,竟然异香扑鼻。百无求烧烤的手艺与众不同,烤熟了一点之后便割了下来,随后沾着它亲自配置的调料下肚,竟然吃不出来什么膻味。连小任叁吃了几口都连连叫好。
  
  “百无求,想不到你除了骂街之外,你还有这一手……”香气连在帐篷里赌气的席应真都吸引了出来,当下他亲自撕下来一块刚刚烤熟的羊肉,沾着调料吃了一口。嚼了两下之后便眯缝起来了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术士爷爷我不能收你做弟子,要不然的话,去青楼的时候带上你。一边搂住大姑娘,一边吃着你做的佳肴,夫复何求啊……把脖子的肉撕下来给术士爷爷我端过来。”
  
  “术士爷爷您想要吃这口还不容易,我们几个跟着您。想吃什么直接让这傻小子给你先做……”这时候归不归凑了过来,冲着大术士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见过了徐福之后,还不知道您老人家有什么打算。要是不嫌弃我们几个的话,我们陪着术士爷爷您……”
  
  “老家伙,你是怕神主回来找后账吧?”大术士将嘴里的羊肉吃下去之后,擦了一下油汪汪的嘴,随后有些失望的说道:“肉不错,可惜没有酒。那个谁……你辛苦一趟,去给术士爷爷我找坛子酒来。要是喝得舒服,回头教你点你师尊、师祖都不会的术法。”
  
  这几句话是对着贾士芳说的,不过贾方士没敢有什么反应。只是转头看了广仁和火山一眼,等候自己师尊、师祖发话。
  
  “既然大术士已经发话了,那士芳你就去吧。”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除了美酒之外,仔带一点酒菜回来。羊肉虽好,多少也有点乏味……”
  
  “乏味什么意思?老家伙,广仁是不是在拐弯抹角的骂老子的羊肉膻气?”百无求大喊了一声之后,就要冲过来找两位大方师的麻烦。之前它两次被神主算计,被打成重伤。现在心口这口气还没有出来,今天正好把这口气撒在这俩大方师的头上。
  
  “傻小子,大方师在夸你羊肉做的鲜美。”归不归难得替广仁说了句话,随后他嘿嘿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别那么疑神疑鬼的,带来酒菜回来也好。和你这羊肉搭配着吃嘛……”
  
  有了师祖的话,当下贾士芳不再犹豫,施展五行遁法在众人、妖的面前离开。这时,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走到了赵真元和方蛰的面前,说道:“你们俩难得这么老实,老人家我都有些不大适应了。还以为路上你们会想办法逃走的,结果你们俩却什么都没有做……”
  
  “已经这样了,我们还能做什么?”赵真元深深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对不起老人家你和师尊,只求一死之后,来世再向你们两位赎罪。不逃了……天地虽大又能逃到哪去?”
  
  赵真元说完后,方蛰也沙哑着嗓子接着说道:“这辈子已经算完了,得罪了徐福大方师,怎么也是个死。还不如快点去投胎,下辈子重新来过。兴许下一世我能走个狗屎运,生在帝王家也挣个皇帝做做……不过下辈子不能再做方士了,把长生不老、成仙得道看的太重,错过了太多其他的事情。”
  
  “你们俩什么时候看的这么开了,能早点这么想多好……”归不归笑了一下,刚刚回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老家伙突然转过身来,将方蛰身上的衣服撕开。露出来它上半身的皮肉,麻子脸方士条件反射的抬手向着腋下挡去,就见他腋下的皮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溃烂。巴掌大的一块皮肉,这时候已经血肉模糊……
  
  这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猫腻被归不归发现,方蛰急忙指着赵真元说道:“是他!是赵真元让我这么做的……我也是被逼的,我家里还有刚刚成亲的媳妇儿和没长大的儿子……”
  
  “蠢货!他们还没有看出破绽……”听到被吓破胆的方蛰自己都说了出来,赵真元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麻子脸。
  
  “老人家我就说你们俩怎么这么老实的,原来你们一直都在私下搞小动作。”归不归说到这里之后,对着广仁、席应真说道:“快走……他们俩在引神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