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岔路

第一百二十五章 岔路

  天光大亮的时候,两个衙役打扮的男人出现在了客栈当中。他们俩在里面转悠了一圈之后,其中一人对同伴说道:“如果真是徐福到了,他们不会这么匆忙的离开。我问了伙计,吴勉和高如柏是被抬出去的。”

  “是,我上当了……”这人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相貌变化成了另外一个人。正是昨晚被焦大郎惊走的神主,犹豫了一夜之后,他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头。当下便带着范泽仁一起回到了客栈,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这里已经人去屋空。询问了客栈掌柜才知道,昨天半夜这些人已经出城了。

  “我们追上去,他们还是要去徐福那里救回吴勉的。”神主看了一眼范泽仁之后,继续说道:“我们顺着官路一只追下去,一直追到码头,我不信追不到他们那些人。没有吴勉控制的斩鲲,只凭着归不归手里的帝崩。他们绑在一起对我也没有胜算……”

  范泽仁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直接说道:“如果他们不走官道,或者说改路走别的码头呢?现在泗水号有四处出海的码头,如果说他们只是乘坐小船出海,到了海上之后再换乘大船的话。凭着泗水号的财力,我们无法找到他们。”

  “你想说什么?我们拦不住他们,是吧?”听了范泽仁的话,神主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如果现在让吴勉再见到徐福,那位大方师再面授他什么针对我的艺业,那后面的时候忙着应付吴勉就好了。不用再做别的事情了……”

  “我只是说他们出海的通道太多,可没说过找不到他们几个。”范泽仁的表情有些木纳,不过说起话来却透着精明。顿了一下之后,范泽仁继续说道:“他们出海的道路千千万万,不过通往徐福船队的海上路线,却只有一条……”

  “你想让我在海上堵截他们?”神主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行,那里距离徐福太近,小心没有堵截到吴勉,却被那位大方师捡了个便宜。之前我冒过一次险了,不打算再冒第二次……”

  “那就只能想办法在陆地拦住他们了。”范泽仁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赵真元还在他们的手里。如果吴勉醒过来他就必死无疑,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再说他已经习惯神主的皮囊,已经见识了最好的,赵真元又怎么甘心自己那副皮囊?”

  说到这里,范泽仁顿了一下,偷眼看了看神主,见到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之后,这才乍着胆子继续说道:“您之前许诺给他的,只要大事完成之后,您神主的皮囊便归他。赵真元怎么会不惦记?为了您的皮囊,他会豁出命传递出来消息的……”

  在这一人一神说话的同时,距离县城二十里外的官道上,走过来一队十几个人的官兵。这官兵簇拥着一架破旧不堪的马车,马车里面并排躺着两个面色苍白,已经开始昏迷的军官。看样子应该是朝廷派到云南,吃了败仗赶回来的的官兵。

  这一队官兵赶到了前面的集市上,在一个当官的命令之下,众官兵都从马车的跳了下来。找了家酒肆,开准备在这里打尖。吃饱了之后还要继续前行。

  这集市上只有一座酒肆,这些官兵进来之后,便没有了其他人可以坐在这里喝酒的位置。

  “老家伙,你不是打算我们披着这身皮去见徐福吧?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出海是为了去徐福那里抄家的。”这时候,装扮成士兵的百无求冲着他的长官归不归说了一句。

  “傻小子,能有这么一身皮你就应该知足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实话实说,我原本打算咱们装扮成躲避战乱的流民。不过那样的话,少不得咱们当中就要有人装扮成乞丐。也不能有清一色的爷们,还要有人装扮成妇孺。傻小子,乞丐、妇孺你自己选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酒肆的伙计们端正他们点好的酒肉送了上来。归不归前后撕下来一只鸡腿放在了赵真元装扮的士兵面前的桌子上,说道:“看来当初你师尊没有听老人家我的话,没让你辟谷是对的。现在老人家我回想自己吃喝过的东西,虽然还会嘴馋,不过却什么吃不了……”

  “其实辟谷才是对的,不吃饮食不受外界迷惑的话,也没有什么烦恼了。”赵真元谢了一声之后,却没有动面前的鸡腿。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他便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别闹了……广仁、火山他们俩到是辟谷的,你问问他们俩的烦恼还少了吗?鸡腿儿吃不吃?不吃别浪费了。”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将赵真元面前的鸡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只不过昨晚二愣子受伤不轻,现在吃个鸡腿也能扯动伤口。这几口鸡肉吃的百无求呲牙留嘴。

  “你们说你们的,拉上我与广仁大方师做什么?”一旁的火山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百无求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他身边的方蛰身上。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这个名字在格杀令名单上的方士说道:“你不要还想打什么鬼主意,老老实实的话你还有前往徐福大方师路中的这几天可活。不过你还想搞什么小动作,那现在我就送你去轮回。”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又怎么敢搞小动作?”方蛰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只求到了徐福大方师身边,两位能替我美言几句。能让我来个痛快,魂魄能自由前去投胎,方蛰我也就知足了。”

  赵真元和方蛰二人的术法被归不归亲手封上,他们俩也知道自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那都是见到徐福之后的事情了,这几天如果得罪了归不归和广仁,说不定熬不到去见徐福了。

  这时候,到前方打探的贾士芳回到了酒肆当中。冲着归不归和广仁他们行礼之后,挨着白发大方师的身边坐了下去。

  “弟子已经打探清楚了,这里便是前面一直走十里便是岔路口。一边通往泉州,另外一条路是去往琼州的码头。”说到这里,贾士芳吃了几口东西。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之后,随后继续说道:“依着弟子看,走去往琼州码头的那条路。大船出海的时候,我们改变方向直接去见徐福大方师就好。”

  这时候,火山微微皱起了眉头,顿了一下之后,他开口对着自己的弟子说话:“士芳你不要说,走哪条路还要听大法师的。这个不是你能操心的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对着自己的师尊微微欠了欠身。随后继续说道·:“师尊,您老人家看后面的路应该走么走?”

  广仁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按着原路走,继续向着泉州码头进发。这个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我们还会走泉州这一条路线……归师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不是已经定好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贾士芳继续说道:“娃娃,就听广仁大方师的。谁也想不到我们会这样,继续走之前订好的道路。再说了,还有术士爷爷在这里,天塌下来他老人家顶着,你怕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端起来酒壶,亲自给倒满了两杯酒之后,继续对着赵真元和方蛰说道:“你们俩猜猜看,神主和范泽仁会不会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