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畅饮

第一百二十三章 畅饮

  见到了徐福出现,神主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天下术法第一人之后,说道:“真是大方师到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倒陆地了……”
  
  “我也不想回来,不过陆地上的弟子们不省心,那我就只能费点力气了了。”说话的时候,徐福走到了茶摊当中,将倒地的椅子重新摆好,坐上去之后,将手里拎着的一尊酒壶放在了茶几上。
  
  “出门的时候匆忙了一点,只带来这一壶酒。”徐福一边说,一边端起酒壶,将琥珀色的酒水倒进了茶杯里,随后笑着对着神主说道:“我亲自带出来的蜜酒,神主不品尝一下吗?”
  
  看到了茶杯里面的酒水,神主的脸色顿时苦了起来。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徐福冲着席应真笑了一下,说道:“大术士,你我也是好久不见了。来过品尝一下我亲自酿造的蜜酒,这还是六百年前的陈酿。
  
  算是我出海之后酿造最好的一次了,也是酿造的最后一次蜜酒。喝一口少一口的佳酿,大术士你这么好酒,不打算尝尝吗?”
  
  “那术士爷爷我还不如去喝刷锅水……”看到徐福赶到,席应真先是松了口气,随后轻蔑的看了摆在茶几上的蜜酒一眼,说道:“你这玩意儿根本不能叫酒,我知道喝了是对术法有好处的,不过就算术士爷爷我的术法倒退,也绝不喝你这连刷锅水都赶不上的甜醋……“哈哈哈……这么多年不见,大术士你还是老样子。”徐福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还在迟疑的神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见到徐福已经放下身段,神主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了茶几前,伸手端起来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里面的酒水。
  
  没有想到的是,蜜酒刚刚入口,神主的脸色便变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都浮现了出来。随着他的一声咳嗽,刚刚喝下去的那一口酒水,竟然从神主的鼻孔当中呛了出来。将还有大半杯酒水的茶杯放回桌子上之后,神主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冲他微笑的徐福说道:“你又改了蜜酒的配方,这样的蜜酒虽然可以精进术法,可是天下谁喝的下去?”
  
  好好的一杯酒浪费了,可惜……”徐福重新拿过来一只茶杯,倒了一杯酒水之后直接一饮而尽。看到自己连抿一口都做不到的蜜酒,这位大方师却能干了,神主的瞳孔一阵急缩。当下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来退路了……喝光了杯中酒之后,徐福意犹未尽的眯缝起了眼睛,给自己倒上了第二杯蜜酒,随后微笑着对神主继续说道:“当年神主还是可以喝几杯的,怎么只是加了点香料,你却连一杯酒都喝不去了?原本还以为与神主以酒会友的,唉,看来又是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喝寡酒了……归不归,你来喝一杯?”
  
  “别闹了……老人家刚刚酒戒。”看到徐福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归不归便松弛了许多。老家伙冲着神主与赵真元的方向笑了一下,对着他们俩说道:“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着急了吧?什么时候见过归不归那么规规矩矩的做事。既然大方师已经到了,那也没有别的好说了。神主跟着大方师回到海上钓鱼,赵真元,你跟着老人家我去见你的师尊……”
  
  “归不归你这话说的太早了……”神主说话的时候,目光紧紧盯着徐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本尊应该还在海上看守海眼,这位大方师只不过是个神识而已……我虽然不能将大方师如何,不过对上神识,或许还有一战之……”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徐福已经端起来第二杯蜜酒。冲着神主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之后,一仰脖将这杯蜜酒也跟着一饮而尽。看到徐福连干了两杯蜜酒,神主眼角的肌肉开始没有规律的抽搐了起来。将下面要出口的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看到神主不再言语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表情有些木然的赵真元说道:“娃娃你的魂魄已经睡了那么久,现在应该活动一下了。过来……跟着我一会去见你的师尊……”
  
  “赵真元要跟我回去……”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徐福突然开口打断了老家伙的话。随后这位大方师将目光对准了神主,说道:“神主想必心里也不是很情愿的,那我们俩还是再切磋一下术法。好像上次那样,一旦我侥幸赢了,神主你就回去……”
  
  “不用动手了,当初我不是大方师的对手。现在差距的更远……”神主苦涩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跟大方师回去,只不过有件事还要麻烦一下归不归。
  
  我收藏了不少天才地宝,都归你了。那样的宝贝不要浪费了,这是地图。你自己辛苦一……”
  
  说话的时候,神主已经将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似乎是要将他收藏天才地宝的地图交给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神主您又玩笑了,自己藏的东西还画什么地图?是不是藏着什么可以脱身的法……”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神主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好像水晶一样的东西。随后他紧紧握拳,将水晶一样的物品捏成了碎片。就在水晶被捏碎的一瞬间,这件物品发出来一阵耀眼的光芒。众人都不约而同的伸手挡住了眼睛,等到光芒消失的时候,神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神主消失,赵真元这才反应了过来。不过他想要施展遁法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里有一正一反两道完全不同的禁制,无法施展遁法离开。
  
  “明明是搜过身的,怎么还能藏着法器……”归不归看了一眼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徐福,随后对着站在原地一动不敢乱动的赵真元说道:“看到了吗?
  
  娃娃你不过就是枚棋子,现在应该说是弃子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走到了赵真元的身边,从地上捡起来斩鲲之后,对着吴勉的弟子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应该直接送你去轮回的,不过还有很多事情要从你的嘴里知道。等到你师尊醒过来吧,让他来处置你。”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在赵真元的眉心处虚点了一下,没有了神主帮助的白发年轻人一翻白眼之后,人事不知瘫倒在地……这时候,席应真走到了徐福的面前,对着他说道:“你明明有机会可以把神主留下来的,放他走是什么意思?大方师你是不是又再打什么鬼主意?”
  
  “那我也能留得住他……”这时候,徐福大方师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冲着躲在茶摊外面的小任参说道:“任参少爷,过来拉我一把……脚软站不起来了。”
  
  “跟我客气什么?别麻烦任参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亲手将‘徐福’大方师拉了起来。随后笑着对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我在向老人家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管家,叫做焦大郎。”
  
  “假的?怎么会这么像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刚才术士爷爷我看着他喝下蜜酒的。那酒除了徐福之外,还有谁有那种胃口?”
  
  “这个就是我为了神主准备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剑劈开了酒壶。就见里面竟然藏着两个内胆,凭着壶把上的机关,可以随时变换壶嘴里流出酒水的样式……徐福从来不外泄气息,加上刚才的手段,就是广仁到了跟前,也不会看出来这位徐福大方师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