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海上归来的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 海上归来的人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县城的方向突然发出一声巨响。老家伙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看了一眼还被席应真掐着脖子的‘赵真元’,说道:“是衰神,还是你之前埋下的棋子?”

  ‘赵真元’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你终于明白过来了……能让人做出来倒霉的事情,不是衰神还能是谁?我算到你一定不会带着他和神主、吴勉一起出发的,果然……”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老家伙说话的时候,手里的帝崩已经对准了‘赵真元’,随后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你抓住了他。我这就送最后一程……”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手里的帝崩对准了‘赵真元’正打算按动机关的时候,县城的方向突然再次发出一阵巨响。就在老家伙按动机关的前一刻,空气当中响起来有人大声呼喊的声音:“归不归!你不要吴勉的性命了吗?”

  听到了声音之后,‘赵真元’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身子贴在了大术士的手臂上。归不归投鼠忌器不敢发射帝崩,只能等着席应真将‘赵真元’从身上扯下来。

  这时,大术士已经伸手揪住了‘赵真元’的头发,正准备将他抓下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席应真的身后。这人手里握着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对着席应真劈了下去。

  大术士脑后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在长剑劈过来的一时间,将贴在他身上的‘赵真元’抬了起来,用这个白发年轻人的身体去挡身后这一剑。看到了‘赵真元’的身体之后,身后那人急忙撤回长剑。

  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本应该躺在客栈里的神主,此时那柄应该插在他胸膛的斩鲲已经握在了手里。撤回来之后,对着席应真另外一个位置猛劈了下去。不过就在这一剑劈下来的同时,贴在大术士手臂上的‘赵真元’大声喊道:“去抢归不归手里的帝崩,吴勉的魂魄在你手里,他不敢对你如何……”

  这句话喊出来的同时,归不归手里的帝崩已经第三次发射出来一道耀眼的光芒来。只是老家伙担心吴勉的魂魄还在神主的皮囊当中。归不归按动机关的同时,龙口向上抬了几分,光柱贴着神主的头皮直射云霄……

  原本归不归想要着一下惊走神主,没有想到他看见了老家伙之后,竟然放弃了席应真,向着归不归扑了过来。

  “归不归!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神主嘴里发出来的却是赵真元的声音,只不过配上神主的语调,听着让归不归很是有些不适应。

  仗着归不归不敢用帝崩轰杀自己,神主竟然用手里的斩鲲继续追杀这个老家伙。这个时候,老家伙心里有些后悔,第二道禁制下的太早了。手里虽然有帝崩,却不敢轻易对着神主发射。

  想不到转眼之间,形势又发生了变化。看到了神主握着手里的斩鲲去追杀归不归之后,席应真伸手揪住了‘赵真元’头发,将他从自己身上揪了下来。随后对着这个白发年轻人就是一个嘴巴。

  “啪!”的一声脆响之后,‘赵真元’被打的飞了出去。白发年轻人的身体直接打到了神主的后背,他的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便摔倒在地。就在这个时候,偷眼看到‘赵真元’砸到了神主的归不归,回头冲着席应真说道:“不能让他们俩在一起……”

  说话的同时归不归手里的帝崩再次对准了赵真元’随时都可能会发射出去,老家伙担心吴勉投鼠忌器,不过他更加担心‘赵真元’和神主的魂魄物归原位。当下只能先干掉‘赵真元’,希望刚刚他说得都是假的。‘赵真元’死后,不会给吴勉带来什么伤害。

  不过就在归不归准备对着‘赵真元’发射帝崩的时候,神主突然闪身挡在了白发年轻人的面前,老家伙只能抬起来龙口。以防走火伤害到吴勉的魂魄。好在这个时候,大术士已经到了赵真元和神主的面前,席应真两只手一起举了起来,同时对着神主和赵真元打了下去。

  他们俩都没有防住这一下,神主和赵真元被打的双脚离地,倒着向后飞了出去,随后双双落到了三里桥的桥头。

  看着这一人一神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席应真再次向着他们俩扑了过去。眼看大术士要了结这一人一神的时候,突然看到神主晃晃悠哟的爬了起来。自己方才那一巴掌虽然没有尽全力,不过也不是神主随随便便可以起来的……

  就在席应真准备过去在给神主补一巴掌的时候,已经起身的神主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原本在手里紧紧攥着的法器斩鲲竟然不受控制已经掉在了地上,神主刚刚握着斩鲲的手,掌心已经被烧的破开肉绽……

  虽然法器掉在了地上,不过神主的脸上却显露出来惊喜之色。看着已经冲到了自己身边的席应真,他竟然徒手对着大术士反冲了下去。学着席应真的样子,也对术士爷爷举起来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大术士和神主两只手掌击打在了一起。神主还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着,而大术士席应真则开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半个身体都开始麻痹了起来,神主看出来便宜,对着大术士再次一巴掌打了过去。

  又是一声两掌向击的声音,神主依旧好端端的站在了原地,而大术士晃了一下之后,单腿归在了神主的身前。虽然席应真不想这么狼狈,不过他挣扎了几下才发现身体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你们俩已经恢复了各自的角色,是吧?”看着席应真单腿跪了下去,归不归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随后她继续说道:“想不到最后竟然是老人家我给你们做了嫁衣……”

  “归不归,把我要的天才地宝交出来,这次我还是不会难为你的……”神主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别指望广仁、火山还会来救你们,他们那些方士这个时候不死也是重伤了……”

  “天才地宝而已……”归不归看了倒在地上的席应真,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一会老人家我便带着你们去取,不过吴勉现在这么样了?这个是不是也要和老人家我解释一下?”

  “吴勉……他还在我的身体里。”神主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他就在这里,为了把我封印起来。吴勉竟然用自己的魂魄作饵……可惜他也没有想到我会和他的弟子交换了皮囊。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说完之后,神主看了一眼自己胸膛的伤口。擦了一下自己的鲜血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该知道的你已经知道了,那我的天才地宝呢?”

  这时候,老家伙叹了口气,看着有些得意洋洋的神主,说道:“天才地宝有的是,这个不着急……老人家我还有句话要说,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那只人参娃娃哪里去了?我老人家告诉你个秘密,它代替老人家我去接个客人去了,算着时间也该出现了……”

  “老家伙,你说的客人指的是我吗?”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被人参娃娃牵着,凭空从空气当中走了出来。来人竟然是应该在海上钓鱼的大方士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