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章 三里桥

第一百二十章 三里桥

  听了赵真元的话,方蛰脸上的表情开始凝固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看着面前的白发年轻人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吴勉的弟子,又不是船上的方士,不应该知道这个的。”

  “别在我面前撒谎……”赵真元看了方蛰一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人是神主留在徐福身边的底牌,原本我替他打算灭你的口。不过现在神主都自身难保,看在你也打算救神主出来,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傍晚我去见归不归,你想办法引开席应真。只要那个老术士不在现场,我便有把握带出神主。你我没有什么机会了,他们再过几天就要到海上,到时候有百无求的海妖守护,我们便再没有机会救出神主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酉时你去见归不归,我来想办法引出来老术士席应真。”听到赵真元不再难为自己,方蛰这才算松了口气。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嘎嘎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老东西的术法路上无敌,不过他的弱点也是天下皆知。只要给他一点鱼腥味,席应真自己就能进圈套里。”

  “别说的好听,到时候你没有引走席应真的话,那在我眼里也没有什么价值了。”赵真元冷冷的盯着方蛰,看得这名方士心里哆嗦了一下。随后白发年轻人继续说道:“没有价值的人也没有必要继续活着了,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如果今晚的事情坏在了我方蛰的手里,那我愿甘以死谢罪。”方蛰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低头看了一眼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说道:“现在是不是把这捆龙索解开?我总不能这样去引开席应真吧……”

  归不归在城里转悠了一天之后,眼看着就要到约定好的酉时,他这才在泗水号的商铺牵出来一头驴,随后骑着毛驴不紧不慢的出了城。酉时过了差不多一刻钟,老家伙这才晃晃悠悠的到了城外三里桥的位置。

  归不归赶到三里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在桥头向东的位置,支着一个小小的茶摊。里面点着一盏昏黄的小油灯,茶摊老板已经不知去向,只有一个身披斗篷的年轻人坐在里面,正在一遍一遍用煮沸的流水清洗这茶杯。

  看到归不归赶到之后,年轻人下放了斗篷,露出来他那一头的白发,。随后起身向着老家伙行礼,说道:“弟子赵真元见过您老人家,多日不见,给老人家您添麻烦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他说道:“你是吴勉的弟子,这么说话太客气了。虽然当初老人家我也教授了你一点皮毛,不过还是想不到会变成现在这样的赵真元。早知道你会把你师尊害成这样子的话,当初你引来广仁、火山那次,老人家我也不会劝你师尊饶你那一次了。”

  归不归这几句话都是笑呵呵说出来的,如果不听他话里的内容,旁人还以为他在和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叙旧。

  “吴勉待我如何,老人家您是亲眼看到的。”虽然归不归说的不客气,不过赵真元还是客客气气的解释道:“我和他只有师徒的名分,吴勉只是给了一套修炼术法的典籍。我如何修炼,需不需要什么天才地宝辅佐,有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他从来都是不闻不问。当初是您老人家点拨我的术法,打开仓库拿出丹药供我使用。三次游走在走火入魔的边缘,如果你是老人家您,我或许死不了,不过变成一个死不了的活死人还不如当场死掉的好……”

  说到这里,赵真元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当年我将吴勉衰弱期告知了广仁、火山,那也是迫不得已。就是因为那一次,吴勉已经不再当我是弟子,既然他不当自己是师尊,我又何必当自己是弟子?”

  看着赵真元的样子,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再次开口说道:“原来你这么恨你的师尊,早知道现在会变成这样,当初老人家我也不会鼓动吴勉收你为徒了。算了……不说了,你以为自己是对的,那就当你说的都对好了。我老人家回去了,出来闲逛了一天,也要回去看看这么样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重新拉过小毛驴的缰绳,正准备骑上去的时候,毛驴突然怪叫了一声,随后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还没等老家伙去查看,它的鼻孔里窜出来黑色鲜血,在归不归面前断了气……

  “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赵真元你跟一头驴叫什么劲?”看到毛驴咽气之后,归不归无奈的看了白发年轻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不知道你的术法是怎么突飞猛进的,现在或许老人家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不过赵真元你这样的话,说不得老人家我也只能和你动手了。有本事你就了结归不归,看看会有什么后果。”

  “老人家您不要误会,真元可不敢对您动手……我知道您一旦出事,吴勉便不受控制。到时候徐福大方师一定会回到陆地上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有意无意的看了县城里面客栈的方向一眼。还没有见到方蛰给自己的信号,当下他深吸了口气,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世人都以为老人家您是靠着吴勉,借着他的树荫乘凉。不过我却明白您老人家是徐福大方师安排在吴勉身边的一步棋子,有您归不归在,吴勉始终都在徐福大方师的掌控之下。那徐福大方师才会继续在海里钓鱼,陆地上的事物交给你们和两位大方师,便出不了差错。我说的对吧……”

  “老人家我真是小看了你……”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说老人家我怎么早没有发现娃娃你的脑袋这么灵光?现在已经这样了,再过几年,就算没有了神主,或许我老人家最后也要在你身上吃个大亏……”

  “还不是跟着老人家您久了,耳闻目染的也会学到点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再次看了客栈的方向,依旧没有见到有信号传来,当下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笨人,不过是反应快慢之分。守着您老人家,谁的脑筋都会变得灵光的。”

  “娃娃你再等什么人吗?”归不归顺着赵真元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客栈的方向。随后回头对着白发年轻人嘿嘿一笑,说道:“昨晚不是一个人来闹的事……真元你不是把老人家我调到这里来,然后再想办法让另外一个人调开大术士,你趁机杀过去,只要拔出来神主胸口的斩鲲。我们这次便输定了,我老人家说的对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突然他们俩的脚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客栈的方向发出来一道直通天际的红光,这时方蛰的信号,示意他已经得手,将大术士席应真成功的从客栈当中引了出去。

  见到了红光之后,赵真元悬着的一口气这才顺了下去。随后他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知道的太晚了,这里已经下了禁制,你……”

  赵真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的手里出现了那柄龙型法器。龙口正对着自己的胸口,这时,老家伙正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你说什么?什么太晚了?明明时间正好,一点都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