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两个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两个人

  此时的吴勉还是双眼空洞,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感觉到了身前的广仁、火山之后,白发男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两位大方师。

  “吴勉被人控制住了,那满月有古怪……”看到了吴勉的异象之后,广仁施法招来了一层厚厚的云团,将头顶上的满月遮挡了起来。就在月光完全被遮挡的一瞬间,吴勉一翻白眼,抱着神主一起摔在了地上。

  看到摔倒的吴勉之后,广仁和火山对视了一眼。随后那位红发大方师小心翼翼地向着神主走去,广仁身后也飞出了两柄短剑,护卫着火山在红发大方师身边转来转去。在两位大方师看来,神主要比吴勉重要的多。

  眼看着火山就要接触到神主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说道:“两位大方师竟然能猜到和满月有关,也真是难得了。不过你们两位也就到这里,以为用乌云遮住满月,吴勉便不受控制了吗?”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一阵狂风吹过,瞬间将乌云吹的四散。满月的月光重新撒了下来,被月光照耀到的吴勉身体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后向着火山扑了过去。

  火山还没有作出反应,吴勉的手掌已经扣在了火山的心口,没等红发大方师躲闪。随着一声闷响,火山的身体倒栽葱向后倒了下去。与此同时,在他身边护卫的两柄短剑已经刺进了吴勉的胸膛,随后穿胸而过,在白发男人身上留下了两个透明窟窿。

  而白发男人好像没有感觉一样,伸出双手去抓插在神主胸膛上的斩鲲。看到白发男人的动作之后,广仁心中大惊。如果斩鲲被拔出来,神主或许就会重获自由。到时候再想抓住他的话,那就只有徐福大方师亲自来做了。

  为什么席应真和归不归还不过来!这时候广仁什么都顾不得了。指使两柄短剑继续向着吴勉刺去的同时,大方师自己也向着白发男人这边扑了过去。广仁的术法是克制吴勉的,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依旧还克制着这个白发男人。

  而吴勉还是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伸手去拔神主身上的斩鲲。就在他抓住了斩鲲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这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上传导了过来。打在了吴勉身上之后,迸发出来一连串的火花。白发男人的身体抽搐了一阵之后轰然栽倒在地,看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吴勉,已经冲到他身边的广仁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时候,刚才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原来你们在法器上面也做了手脚,那就好……起码我知道下一次应该怎么做了。”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之后,广仁感觉到附近有人在使用五行遁法,随后那个人的气息瞬间消失到无影无踪。

  担心是调虎离山之计,广仁不敢去远离神主。犹豫了再三之后,他将昏迷了的火山抗在肩头,亲自带着神主回到了城中的客栈之内。至于吴勉,广仁实在没有什么余力了。还是等着回去让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来将吴勉带回去吧。

  回来之后,一开始广仁还心存了要找席应真和归不归理论的心思。不过回来之后,白发大方师这才看到客栈当中已经是一片狼藉。浑身是血的百无求蜷缩在角落里,客栈里面到处都是方士和泗水号的伙计的尸体。看的广仁大方师心里一阵哆嗦。

  看到广仁带着神主和火山回来,同样浑身是血的归不归从客栈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被白发大方师带回来的一人一神之后,老家伙皱着眉头说道:“吴勉呢?大方师你不是把吴勉舍弃了吧?”

  “我无力带他回来,现在吴勉先生还在城东的城门之外。”将神主放下之后,广仁对战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大术士呢?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

  “等老人家我找到吴勉之后再说!”归不归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已经施展瞬移之法在广仁的面前消失。

  这时候,身上同样受了伤的贾士芳凑到了广仁的身边,说道:“弟子回禀大方师,刚刚您和火山大方师离开之后,有修士在客栈当中引来了雷劫,当时大家注意力都在您和火山大方手身上。一个不小心便造成了这么巨大的伤亡。后来大术士追了出去,到现在还没见他回来。

  “雷劫……”广仁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之后,又看了一眼那身上都是鲜血的百无求,这才继续说道:“这是什么样的雷劫,能有这样的威力。”

  “大方师,这雷劫闻所未闻。而且好像对妖物下手更重。”贾士芳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地的死尸之后,继续说道:“那只人参娃娃不知道哪里去了,刚才发生雷劫的时候,百无求为了护住它,这才挨了一下子的。想不到它现在连出来都不出来……”

  就在广仁再想这件事的时候,就见归不归背着吴勉回到了客栈。老家伙将吴勉和百无求放置在一起,看到他们俩都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回头指着吴勉胸口两处贯穿伤口,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吴勉身上着两处伤口,是你的手笔吧?”

  “刚才吴勉先生被人操控,我也是逼不得已。”广仁叹了口气之后,将刚才城外发生的事情间断了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白发大方师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个人有着云蔽日的本事,他操控吴勉抢走神主。这样的术法就是我这个大方师都没有听说过。”

  “不是一个人,他们最少两个人。一人指使吴勉抢走神主的身体。另外一个人拖住了我们……”归不归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正打算继续再说几句额时候,突然看到席应真凭空出现在了广仁的身后……

  “小崽子跑的不慢,扔个雷就跑。术士爷爷我都没有追上……”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吴勉、神主和百无求、火山之后,对着广仁说道:“你那里有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大术士问自己,广仁又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它继续说道:“看起来刚才动手的最少是两个人,一个人指使吴勉抢走神主。另外一个人想办法拖住了你们……”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客栈门口有发出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门口的方士将本地泗水号商铺管事带了进来。来到了广仁的身边。这位管事看到客栈当中死伤的这么惨重,当下他的脸色都被吓白。不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的走到了归不归身边,这位管事当下陪着笑脸对着老家伙说道:“东家,原本我不想耽误您休息的,不过这事情太大,我一个小小管事承担不来……”

  说话的时候,管事顿了一下,随后掏出来一封信函,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是半夜突然出现在我的船上,上面写着老人家您来亲自拆开,我没有敢动,便带到了这里。您老人家请看……”

  “难得你还记得老人家我……”归不归笑嘻嘻的接过了信函,打开了信函看了一眼之后,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这封信递给了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也看看,严格来说,这事也和你们方士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