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满月

第一百一十七章 满月

  见到了鲜血之后,归不归和广仁对视了一眼。白发大方师微微的摇了摇头,随后老家伙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我现在保住他的性命,把他交给徐福,看那个老家伙能不能救治他吧……”
  
  说完之后,归不归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将近乎赤裸的高如柏包裹了起来。随后让百无求隔着衣服将高管家背回到了车队,老家伙为高如柏单独配了一架马车,又指派了泗水号的小伙计一路照看。比起来昨天那位归图知县,这位高如柏倒是更像归不归嫡亲的后世子孙。
  
  处理好了高如柏之后,归不归和广仁亲自在马车周围转了一圈,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之后,车队继续前进。这次除了格杀令名单上的范泽仁之外,就连火山也开始带着弟子在车队周围巡逻起来。
  
  广仁将神主交给席应真看管之后,他自己时不时的消失一阵子,不用问也知道白发大方师这是去附近探查去了……继续前行三五天之后,便再没有出现过什么异常的情事。看样子幕后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知道广仁、归不归都加倍小心,他轻易不会再出手。不过距离码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高兴,再出来闹一下子。
  
  高如柏出事之后,这个车队的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不过大术士席应真并没有将这个放在心上,他依然我行我素。每到一地便开始打听当地的青楼、娼馆,经常晚上大术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再满身酒气的回到马车上睡觉。
  
  大术士能出面已经给了广仁天大的面子,他现在这样,广仁、火山也不好说什么。两位大方师也怕说错了什么再挨一个嘴巴,大术士喝多了手上没有分寸,一旦真死在了他的手里,那谁来护送车队前往徐福大方师那里?
  
  当下只能是他们师徒俩夜里打起来十二分精神,看守着被斩鲲钉住了的神主。
  
  好在这些天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也凑在了一起看守神主和吴勉,两伙人一起搭帮,也算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不过席应真的好日子不长,三藩造反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为了防止有三藩的探子混迹各州府县,朝廷明发谕令,各地青楼、赌坊之类的行业全部关门。往来的外地商人也要在当地府县衙门备案,泗水号的车队是带着上谕出京的,虽然不必到衙门里报备。不过却苦了已经习惯夜夜笙箫的大术士了,一连三晚都找不到还开着的娼馆,席应真骂着大街回到了车队所在的客栈:“还有王法吗?这都第三天了。术士爷爷还找不到开门的起青楼……这不是大清朝吗?清朝、青楼都这差不多!你们把青楼关了,就等着亡国吧……百无求!出来,陪着术士爷爷我一起骂街。一个人骂着不痛快……”
  
  —听到有街可骂,百无求顿时满面红光。起身就要往院子里面冲,却被笑眯眯的归不归一把拦住。随后老家伙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冲着大术士嘿嘿一笑,说道:“术士爷爷,不就是关了青楼嘛。您老人家正好趁着这几天休息休息,不是我说您,您老人家这天天泡在青楼里,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这几天休息一下,从徐福那里回来,我让泗水号给您老人家单独开一家青楼……”
  
  听了归不归的话,席应真眼前一亮,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说道:“就老人家我一个客人,那不就是娶了一屋子的小老婆吗?不行不行……那有什么意思?老家伙你没听说过吗?家花不如野花香……”
  
  说话的时候,大术士倒背着双手走进了屋子里。看了一眼并排躺着的神主和吴勉之后,说道:“术士爷爷是你们的话,也不用这么麻烦,切了神主的脑袋去见徐福,身子留给那个带着面具的。之前不愿说你们,那个带着面具的再来,你们直接卸神主一条膀子。就不信看见了他还敢再来第二次……”
  
  “是不是斩断神主的手臂,要听大方师的吩咐。”这时候,广仁微笑着说了一句。随后起身对着席应真行礼,这才继续说道:“大术士,还有些日子才能赶到码头。这段时间您费心费力,我一定禀明大方师。他老人家一定会承您的这份情。”
  
  “术士爷爷还在乎这个?”席应真看了一眼广仁之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心里也明白,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赢你们家徐福大方师了。能让他记得我一份情,那也算足够了。上次术士爷爷我保了他一天,这次我又把神主送上门。等到术士爷爷我什么时候要你们家大方师还这两次人情,他总不会好意思不还吧。”
  
  就在广仁干笑了一声,准备回话的时候,客栈院子里面响起来范泽仁的声音:“大方师,今天是初八,您看看天上的月亮……”
  
  范责任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屋子里面几个人顺着窗户向天上看去。就见一轮满月挂在空中,今天是初八,不可能会出现这好像银盘一样的满月。天黑之后天空中一直挂着阴云,谁也没有去注意躲在阴云后面的月亮。想不到阴云散开之后,头顶上竟然挂着一轮不合时宜的满月……“术士爷爷光顾着到处找起青楼了,没有想到已经有人在做手脚了。”席应真抬头看着天上的满月,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是想用月圭来生事,好啊,术士爷爷就在这里等……”
  
  席应真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升起了一阵雾气。这大雾诡异,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竟然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好在广仁、归不归他们可以感觉到身边人的气息,确定身边人没有什么变化,他们这几个人、妖也并没有过分的紧张。
  
  既然已经开始起雾,那一定有人借着雾气来做乱。当下房子里的几个人都小心应对,一旦有人想要趁机作乱。他们连联手迎敌,广仁、归不归联手就算来的是面具男人,也不会是他们俩的对手。
  
  “就这点本事吗?想要借着雾气来做乱……”急脾气的席应真等了半晌也没有见到有人趁着雾气做乱。当下他开始施展控风之法,将眼前的大雾吹的无影无踪。
  
  就在大雾散开的一瞬间,守着神主的广仁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众人、妖便看到原本并排躺着的吴勉和神主已经消失不见,什么时候这里来人将他们俩带走的,屋子里面包括席应真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什么人能从自己和席应真面前将神主和吴勉同时带走?这样的本事已经和徐福仿佛了,难道天上又有神仙下凡了?那还救什么神主,这个人已经可以取代那位众神之主了。
  
  惊愕归惊愕,广仁火山同时冲到了客栈的院子里,随后两为大方师背靠背的飞到了半空当中。居高临下的查找吴勉、神主的踪迹。
  
  “在东北!他要出城!”广仁的眼尖,见到一个人影抱着这位胸口插着斩鲲的神主,一路向着东北城门的位置飞奔了下去。他的速度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就在广仁说话的功夫,他竟然已经穿过了城门,抱着神主继续向着东北一路绝尘而去当下广仁、火山没有丝毫的犹豫,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的向着人影追了下去。
  
  事关重大,两位大方师不敢藏私,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了人影的身前。看清了人影的相貌之后,两位大方师不由得大惊失色,就见这个抱着神主不停狂奔的人竟然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吴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