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二方士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二方士

  “又失败了,是吗?”赵真元身后响起来一个嘶哑的声音,这声音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早说我们俩一起动手,一定成功的。结果你不听……”
  
  “我信不过你……”赵真元直截了当的说了一句,他看了一眼镜子当中一个男人的倒影之后,继续说道:“你是方士,这个时候你让我相信一个方士?谁知道你会不会把我卖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赵真元转过身来,看着身后一个被绳索捆住的男人。这男人看着三四十岁的年纪,脸上坑坑洼洼的,好像小时候生过水痘,好了之后变成了一张麻脸。
  
  “方士……名字被记在格杀令上面的方士。”麻脸男人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随便抓一个方士来问方蛰是谁,他会说方蛰是徐福大方师最想杀的人……如果不是算错了日子,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徐福大方师了。”
  
  看着赵真元默不作声,麻脸男人继续说道:“我和别的方士不一样,我爹娘都是船上的方士。我生在海上从来没有到过陆地,上次海眼大喷发的时候,爹妈都死在了海眼里。我的运气好,出事的前一天被徐福大方师派去东海巡检。
  
  回来爹妈就没有了……那个时候,我就不想在船上继续待着了。向徐福大方师求了几次,想要回到陆地帮广仁处理事物。不过徐福大方师说什么都不准,最后我一恼,便想要了结徐福,带着他的典籍、法器回到陆地。
  
  想不到被他看出来了心思,徐福大方师更换了衰弱期的时间。方士一门出海之后,我还是第一个谋逆大方师的人。当时是要把我填海眼的,结果运气好,那一次又赶上海眼大喷发。生生的将我顶了出来,徐福大方师和那些方士们顾不得别的,我这才逃了出来……”
  
  “这话都是你自己说的,我怎么知道真假?”赵真元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名这方士继续说道:“再说你连徐福都敢杀,又怎么知道你不会杀了我?提着我的首级去见广仁,或许还能免了你格杀令上的名字。”
  
  “你找个方士过来,我当着你的面了结他,就当是投名状了。”方蛰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嘶哑着嗓子说道:“你的本事应该可以抓到火山,我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位大方师。他和广仁联命,到时候一次死了俩大方师。这样你总该信我了吧?”
  
  “有那个机会我自己就下手了,还会留给你?”赵真元看了方蛰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等我带着神主回来,再考虑你的生死。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以后可能就是少数几个还保有术法的人了……”
  
  说完之后,赵真元换了一件衣服,又重新拿来一副面具扣在了自己的脸上。回头看了麻脸男人一眼之后,说道:“我再说一遍,捆在你身上的绳索是加持神力的。你不想现在就死的话,就别乱动……”说完之后,赵真元催动五行遁法,失消在了麻脸男人方蛰的面前。
  
  看着赵真元离开之后,方蛰怪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加持了神力……真以为我逃不出去吗?连这条绳子都没办法的话,我又怎么敢打徐福的主意?”
  
  说话的时候,方蛰对着刚刚赵真元所在的位置,猛的一吸气之后,就见刚刚被赵真元扣下来的面具碎片对着他飞了回来。在碎片打中他脸颊的时候,方蛰猛地张嘴咬住了碎片。
  
  随后他低下了头,咬着碎片将自己锁骨下面的皮肉划破。随后鲜红的鲜血慢慢流淌了下来,将附近的绳索染红。中途看到鲜血干涸,方蛰再次划了一道口子,让鲜血继续流淌下来,直到附近寸余的绳索,彻底被鲜血泡透为止。
  
  看到绳索已经被鲜血浸透,方蛰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他低下了头,咬着嘴里的面具碎片,一点一点将被鲜血浸透的位置割断。片刻之后绳索割断,捆在他身上的绳子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副面具也是加持了神力的吗?”重获了自由之后,麻子脸男人走到了刚刚赵真元所在的位置,对着面前的佛像说道:“这次是个好机会,既然已经得罪了徐福,那就得罪到底吧……”
  
  晚上经历了面具男人这件事之后,广仁等众方士都开始戒备了起来。白发大方师开始分班来看守神主的躯体,当下还下了法旨。再有类似面具男人的事情发生,在场大多数的人都要去对抗来犯之人。距离神主最近的方士则要施展法器,斩断神主的首级。只要神主一死,来犯之人必定舍弃神主的死尸逃之夭夭。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的时候,客栈的小伙计迷迷瞪瞪的敲开了房门,说道:“哪位大爷是广仁大方师?外面又个老道,说是您的师弟叫什么范泽仁的。他要求见广仁大方师……您几位看是见还是不见……”
  
  “范泽仁……”广仁和火山对视了一眼,这个名字也是出现在格杀令上的。他倒是没犯什么大事,只是奉徐福大方师法旨剿灭海匪的时候。一时杀心大盛,将海匪盘踞的海岛上杀了个鸡犬不留。岛上还有一半的渔民,虽然他们也和海匪勾搭连环,不过毕竟没有死了的罪过。
  
  等到海岛上人都死光之后,范泽仁也明白了过来。他心知回到徐福身边,一定会被种种惩罚,弄不好性命难保。当下这才跑到了陆地躲藏了起来,后来名字便上了格杀令的名单上。看起来这次他也听到了广仁大方师的法旨,要格杀令上的方士一起过来帮忙,他会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前求情。
  
  犹豫了一下之后,广仁让最机灵的贾士芳将这位方士请了进来。片刻之后,就见一个干瘦干瘦的方士跟着贾士芳走到了房间里。进来之后,这位方士跪在了广仁、火山的面前,说道:“方士范泽仁见过两位大方师,望两位大方师可怜,替我求情再给范泽仁一次机会……”
  
  广仁、火山相互看了一眼之后,白发大方师开口说道:“能否再给你机会不在我与火山,我们俩也只能替你在徐福大方师驾前求情。范泽仁,如果这次你能尽心尽力,广仁愿在徐福大方师驾前分担你的罪过……”
  
  广仁、范泽仁之前有过交情,知道他的术法不弱,人除了有些急躁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当下是用人之际,便直接许诺可以分担范泽仁的罪过。这是方士一门的规矩,如果方士犯错,大方师愿分担他的罪过。那犯错的方士便不会有出离门墙这么大的惩罚,只不过大方师也要跟着受罚。体罚一顿是免不了的……听了广仁的话,范泽仁感动的差点哭了出来。当下对着两位大方师行礼,说道:“此行如有问题,方士愿冲在前面。不惜一死也要保大事有问题,方士愿冲在前面。不惜一死也要保大事完成……”
  
  说话的时候,他就要往其他方士堆里凑。这时候,火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等一下!范泽仁你先不要靠近神主。你到客栈前厅守护,天亮之后我们便要启程,你在车队周围保护,不要靠近神主五丈范围之内。”
  
  范泽仁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明白了火山的意思。不过到了他这地步,也不要想别的了。当下默默的行礼之后,范责任转身离开了房间,向着客栈前厅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