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远亲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远亲

  “那大方师你就真是高看那孩子了,别说大方师了。没有了斩鲲,他的那点能耐也许都比不过火山的弟子。不会是赵真元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席应真陪了个笑脸,说道:“术士爷爷吃多了酒,让刚才那人逃了……”
  
  “老家伙你说错了,今晚术士爷爷我没喝多。刚才我是想一巴掌打掉他脑袋的……”席应真看了自己的手掌一眼,随后皱着眉头继续说道:“刚才那个人不简单,术士爷爷我小看他了。下次再遇到不会这样的放过他了……”
  
  想不到一项自傲的席应真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归不归也微微有些吃惊。不过老家伙还是不认为刚才那个戴面具的人就是赵真元:“那就更不可能是赵真元了,大术士那一巴掌我都要躺俩月。”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捡起来一块面具碎片,随后着对广仁和席应真说道:“如果那个戴面具的真是赵真元的话,那他带面具做什么?还是担心面具一旦掉落的话,对自己不利。这才在里面又带上一层人皮面具……”
  
  如果不是刚才自己从破损的面具缝隙当中看到了赵真元的脸,广仁自己也不敢相信能把他打退的面具男人会是吴勉的弟子。虽然归不归不信这个人就是赵真元,不过白发大方师还是深信不疑。
  
  不过神主总算还是留在了这里,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也还是好端端的插在他的身上。
  
  这时候,火山也醒了过来。看了一眼面前自己的师尊之后,他大叫了一声:“有人要抢神主……”
  
  这句话出口的同时,火山已经看到了站在广仁身后的归不归和席应真,随后又见到胸口插着斩鲲的神主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当下红发大方师这才松了口气,缓了口气之后,说道:“我听到那个人说话的声音了,是赵真元……”
  
  这世上有快速提升术法的方法,不过却绝对不可能让赵真元短期之内,将术法提高到可以一掌逼退广仁的程度。而且就算是神主将自己的神力借给了他,现在神主已经没有了意识,借出去的神力也早就应该烟消云散才对……“先不管那个人是谁,总之火山你没事,神主也没被人抢走就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个戴面具的人虽然逃了,可是我那个不孝子孙还在……”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走出了大门。向着客栈前堂的位置走了过去,这时候,原本那位归图知县大人已经乘坐轿子逃走了。不过老伙家来到了前堂之后,才发现满脸通红的百无求纠缠住了归图,死活不让他离开客栈。
  
  “别废话……你管老家伙叫老祖宗,那管老子叫什么?别管是不是亲的,老子也管他叫了两千多年的爸爸。合着这个爸爸不能白叫吧?”醉眼惺悄的百无求抓住了归图的衣服前襟,几乎是脸贴着脸继续说道:“叫老子一声好听的,然后再给老子磕几个见面头。然后你就滚……老家伙你出来干什么?想给你孙子拔疮嘛……”
  
  “拔疮?这个不孝子孙就是老人家我的疮口。”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脸色已经吓得发白的归图继续说道:“早知道有你这个后世子孙,当年老人家我就直接给归来下点药,让他生不出儿子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来到百无求和归图的身边。刚刚想要再说几句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抽动了一下鼻子,随后苦笑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之后,继续说道:“还吓尿了……老人家我做了什么孽,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后代……”
  
  这时,顺着归图的双脚,不停有黄色的汁液流淌了下来。看液体的颜色应该不止尿了那么简单……“你尿到老子的脚面了!”低头看到归图尿在了自己的脚面上之后,百无求气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将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归图扔在了地上。随后在他身上蹭起来自己已经湿漉漉的鞋面来。
  
  这时候,高如柏拉了张椅子请归不归坐下,随后代替老家伙对归图说道:“那个人已经伏法了,知县大人你还什么都不说的话,那我家老爷也就不在乎亲戚了。
  
  说起来隔了两千多年,也算不得什么亲戚了。”
  
  听到高如柏所说,和自己密谋杀害归不归的那个人已经伏法,当下归图也知道大势已去,现在保命要紧,别的也顾不上许多了。当下他自己先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我不是人啊……那个人绑了我家的孩子……逼着我来害我家老祖宗,说要不然就要宰了我家老十一……我也是没有办法,别看我是个县令,在他们修士面前什么都不是啊……我害了我们家老祖宗,我不是人啊……”
  
  归图哭的归不归有些心烦意乱,当下皱着眉头说道:“老人家我不管你们家孩子,只问你一句话,那个人的相貌你看到了吗? ”
  
  归图擦了一把眼泪之后,说道:“看到了……一开始没看到,后来我答应了他之后,这个人才现身,还给了我一颗珍珠,说让我想办法送到您老人家的手里。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那可怜的老十一才四个月,不能就这么没了……”
  
  归不归也不理会哭哭啼啼的归图,他从怀里取出来一张画像。这是在泗水号的时候,请画师给赵真元画的画像。虽然比不上郎世宁,不过也和赵真元本人没有什么差别了。将画像摆在了归图眼前,归不归说道:“你看仔细了,这个人是给你珍珠的那个人吗?”
  
  “是!就是他。”归图指着画像上面的男人说道:“老祖宗,看在不孝子孙的孩子被绑的份上,您老人家饶了我这一次吧……我要是死了,家里九个老婆,十一个孩子就都要饿死了……您是姓归的老祖宗,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子孙后代活活饿死吧……”
  
  “是啊,老人家我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后代被饿死……”归不归对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商铺管事说道:“他这一大家子就麻烦你了,归图走后,每个月给他老婆、孩子一人一两银子的月钱……”
  
  随后归不归回头对着已经吓呆了的归图说道:“如柏说的对,隔了两千年也不算什么亲戚了。孩子,是你先害的我老人家……如柏,别让归图遭罪。”
  
  “是……”高如柏面无表情的答应了—声之后,拖着归图的衣服领子向着客栈后院走去。
  
  看着归不归竟然如此心狠,百无求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老家伙,其实你骂两句、打两下也就得了,给老子出气也不用这样。要不你给老子个面子,留他一条小命吧。”
  
  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傻小子,是他先要老人家我的性命……我老人家如果不除了他,那是个姓归的就敢来占泗水号的便宜了。”
  
  就在归不归向百无求诉说刚才事情经过的同时,在县城里面的一座破庙里。刚才的面具男人正对着镜子,一块一块将嵌在脸上的面具碎片取了下来。刚才席应真那一巴掌竟然将一半的面具碎片都嵌在了他的脸上。。
  
  等到所有碎片都被取下来之后,露出来赵真元的面孔。随后脸上的血痕慢慢消失,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赵真元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就差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