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面具之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面具之下

  片刻之后,已经换上便服的归图陪着笑脸走到了房间里。对着归不归行礼之后,说道:“老祖宗,不孝子孙回去之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前年我刚刚调到这里做知县的时候,族里的四叔归仲来道喜,还送来一块传说是您老人家当年留下来的宝贝。还从我这里换了二百两银子,不过这宝贝又说是假的,正好您这次到了,请老人家您查看一下……”

  说话的时候,归图从怀里取出来一个裹着红绸小木匣。打开木匣之后,从里面取出来一个龙眼大小的珍珠来。

  将珍珠双手递到了归不归的面前,归图这才再次说道:“您老人家掌眼,这个是不是您当年传下来的。”

  归不归将珍珠拿在手中,看了一眼之后,笑眯眯的对着归图说道:“孩子你也是做过一任知县的,珍珠这样的玩意儿应该也见的多了。人老珠黄总是听过的吧?要真是老人家我当年给归来归去流传下来的,这个时候早已经变成粉末了,拿都拿不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这颗珍珠的成色也算是上品了。你拿回去给老婆做件首饰。”

  听了归不归的话,归图脸上的表情有些失望。随后他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您玩笑了,不孝子孙家里有九个老婆。一颗珍珠怎么去分?这珍珠成色这么好,拿去磨成珍珠粉就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图为难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按理说,这颗珠子就应该送给您老人家。不过他也是我花了二百两银子换的,如果老祖宗您不嫌弃的话,就二百两银子收回去。天地良心,这次不孝子孙真没多说。归老四二百两银子从我这里拿的,我家里也是九个老婆、十几个孩子要养……”

  比这样还大还圆的珍珠在泗水号怎么也有上千颗,归不归原本是看不上的。不过见到了这个不孝子孙已经开始向自己打秋风了,而且刚才自己给了他老婆孩子每人一两银子的见面钱。对他这个天下第一有钱人来说,属实是少了点。当下归不归便存了心思,打算让归图多少赚点……

  “那老人家我就收了,也不能让你白出力。如柏,你取两千两银子给他。”归不归手里把玩着珍珠,随后对着高如柏继续说道:“再取一盘大东珠给知县大人,别说老祖宗我占了他的便宜。”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拉着归图去取钱和东珠。这位知县大人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一溜小跑的跟着高管家前去领钱。

  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让大方师笑话了,谁家还没有几个不要脸的穷亲戚。不过娶了九个媳妇这个是有些过分了。赶明儿老人家我要劝劝他,可不能再娶媳妇了。”

  “起码师兄你还能遇到穷亲戚,广仁我孤家寡人了这么多年,想找个亲戚都找不到了。”说话的时候,广仁站了起来,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说到亲戚,我却想起来火山了。师兄,广仁这就就回去了。火山毛手毛脚,一旦有什么事情,他自己恐怕应付不过来。”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白发大方师已经走出了房门。正要回身对着老家伙客气几句的时候,就见归不归手里的珍珠突然发出来夺目的光芒。随着一阵巨响,这颗珍珠竟然爆炸。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广仁向院子里推进了几步。

  站稳之后,广仁发现刚刚自己所在的房屋已经倒塌。吴勉、归不归二人已经被掩埋在了里面。白发大方师第一个反应是要冲进废墟里救人,不过眼看着广仁就要冲进废墟的时候,脑海当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是有人声东击西。

  当下广仁不在理会废墟当中,吴勉、归不归的死活,他直接施展瞬移之法回到了自己和火山的房子。广仁回来的时候,见到自己的弟子火山已经倒在了地上。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站在了神主身边,已经握住了斩鲲的剑柄,正要准备把这柄长剑拔出来。

  当下,广仁的身后飞出来两柄短剑。瞬间向着带着面具的男人胸口飞了出去。见势不妙的面具男人急忙松手,腾出身子来闪避飞过来的短剑。最后两柄短剑贴着男人的身体飞了出去。

  看到短剑都飞了过去之后,男人再次伸手去抢斩鲲的剑柄。此时广仁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伸手向着面具男人的胸口打了过去。以为神主再没有什么厉害的手下,自己对付这人足以。

  没有想到的是,广仁这一巴掌打出去的同时,面具男人竟然同样对着白发大方师挥出去了一拳。一拳一掌打在了一起,竟然将广仁震的向后连退了四五步,之后才勉强的站住了脚步。而面具男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打退了白发大方师之后,继续伸手去抓斩鲲的剑柄。

  好不容易站稳之后,广仁嗓子眼发咸,胸前一阵翻涌。他努力的压下了要吐血的感觉之后,再次指挥两柄短剑,向着面具男人飞了过去。这男人虽然不怕广仁的术法,不过却好像有些忌惮这两柄短剑。看着短剑向着自己飞了过来,当下只能再次放开了剑柄,闪身躲过了两柄短剑。

  看着短剑从身边飞过,面具男人也不管再次到了身边的广仁。拚上挨他一下,也要将插在神主身上的斩鲲拔出来。

  就在这时,空气当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什么人敢来寻事?以为术士爷爷死了吗?”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大术士席应真已经出现在了面具男人的身前,抬手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看着这一巴掌的速度并不快,可是面具男人却死活躲不过。随着“啪!”的一声脆响,这一巴掌正好打在了男人脸上的面具上。随后他脸上的面具开始一点一点的龟裂,眼看着面具龟裂的碎片就要掉下来,这个人的真容就要显现的时候。他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身体向前一窜。最后整个身体在席应真和广仁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面具男人消失之后,广仁急忙去查看火山的伤势。见到自己的弟子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气门被打伤晕倒了而已。看到火山没有大碍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这才想起来还没有来得及逃出来的归不归和吴勉了。

  就在广仁反应过来,准备去查看吴勉、归不归伤势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刚刚惦念的老家伙正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此时的老家伙胸前衣服已经被炸烂,虽然伤势已经愈合,不过还是能看大片衣服上和胸前的斑斑血迹。

  这时候,广仁已经明白了过来。他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师兄,你是故意的挨了这一下。然后引这个人前来搭救神主的,是吧?然后我和大术士给你收拾残局。”

  “老人家我不吃点亏,那个人会出现吗?”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广仁和席应真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看起来老人家我是低估他的本事了,还能在大方师的面前撑了这么久……刚刚他的面具龟裂,想比大方师和术士爷爷已经看清他的模样了,是吧?”

  席应真推说自己赶过来的匆忙,并没有看清面具男人的相貌。而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看来你我都小看了那个人……面具里面是赵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