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鬼胎

第一百一十二章 鬼胎

  声音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我要泗水号的一件宝物,也是这次归不归运送回去的神剑。你把它给我,就算是还了我一个人情了。”
  
  泗水号的车队在进入客栈的时候,将一个身上插着长剑的男人一起运了进去。
  
  这件事归图是知道的,当下他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你要那把插在死人身上的宝剑?不是说死人是妖,宝剑是为了震住妖的吗?”
  
  “那是迷魂阵,神剑是天下第一的法器,归不归想要把它运到海外,自然是要有个说法的。”声音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什么镇妖的说法都是归不归用来骗人的,他想要将神剑带回海外才是真的……那神剑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作用,泗水号的巨富归你,神剑我拿走。你不吃亏……”
  
  “好!就按你说的办。”这时候归图不在犹豫,对着空气继续说道:“那你什么时候能杀了归不归?他在我的地盘上只待一夜,明天一早他们这些人就要走了。
  
  到时候就算你杀了归不归,泗水号的买卖也未必还能落在我的头上。”
  
  这时候,刚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道:“这个大人你不用担心,只要按着我说的去做。了结那个老家伙就好像探囊取物那么容易……”
  
  没等声音说完,归图已经忍不住说道:“等一下,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可没说要我动手的,怎么又有我的事情了?别看我是一县之长,家里还有九个老婆。其实我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能干什么……”
  
  “大人太客气了,既想要泗水号富甲天下的巨富,又不想出力,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声音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大人有心无力,那我还是去找另外姓归的人好了,归姓之人虽然不多,不过有你的族谱,想必也不会太难找。”
  
  “等一下!我也没说不去啊……”感觉声音的主人有些温怒,归图急忙再次说道:“族谱里面当官做到一县之长的只有我,你找别人也不会比我更合适。弄不好还会坏了你的计划,你让我做什么只管说……不过不要太复杂。”
  
  归图回到县衙的同时,客栈的宴会也已经到了尾声。广仁、火山都是辟谷的身体,不需要饮食,只是露了个面之后便回去看守神主。原本以为大术士席应真在,这个以吃喝嫖赌出名的大术士一定会吃喝到半夜。没有想到酒菜当中没有他刚刚吃上瘾的雪里煎,惹的大术士很是不高兴,还差点掀了桌子。
  
  席应真离开之后,剩下的人也没有什么吃喝的意思。当下除了没心没肺的百无求和小任参还留在前堂继续吃喝之外,剩下的人都陆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在高如柏的陪同下,归不归回到了房间里。看了一眼还一动不动躺着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还故意留了个空档,以为会有人进来的。想不到他什么都看出来了,当初真是有点小瞧了那个孩子。”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撤了房间里面的阵法。刚刚如果有人趁着他们吃喝的时候闯进来,除非是好像神主那样的神仙,否则此时已经变成一副白骨了。
  
  高如柏知道归不归口中的‘他'是谁,当下接着老家伙的话头,继续说道:“谁也想不到,当年扬州城外那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竟然变成这副样子。我也是想不通,赵真元已经是长生不老的人了,身后还有您老人家和术法天下第三的师尊。神主是怎么说服他反叛的,如果不是他杀了几名方士,我会以为赵真元是您老人家派到神主身边的棋子。”
  
  “老人家我也是想不通,那孩子不傻,跟了神主怎么都是吃亏,这笔账他不会算不过来的。”说到这里,归不归坐在了吴勉的身边,看了一眼目光空洞的白发男人之后,这才继续说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成了这副样子,斩鲲还插在了神主的身上。你是有机会了结他的,怎么就下不了手……”
  
  看着老家伙少有眉头紧锁的样子,高如柏劝了几句,说道:“您也不用费心去想了,只要到了徐福大方师那里,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门口响起来敲门的声音。高如柏开门,见到广仁大方师一个人站在了门口。
  
  “归师兄,你这里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吗?”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躺着的吴勉之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幅被火烧焦的木符来。将焦黑的木符放在了归不归面前之后,开口说道:“这是我放在神主身边的木符,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归不归拿起来木符看了一眼之后,笑着说道:“大方师这次是下本了,连这样的传世木符都用上了。当初老人家我问你借过木符抄写上面的符文,结果你说木符已经丢失。这句话是大方师你说的吧?”
  
  这件木符是方士一门的传世符文之一,是当年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亲自刻写在木板上的八十一道木符之一,后来方士所画的符文都是抄写木符而来。画的越像符文的威力便越巨大,不过画的再像也不如这木符本身。
  
  广仁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我也是刚刚找到,想着护送神主去见大方师之后,便将这幅木符借给归师兄你,想不到却出了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这件木符,恐怕此时神主已经被人带走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查看了手里烧焦的木符,当下他笑了一下,说道:“是方士一门的术法,这术法不弱,大方师在身边查一下吧。这年头连自己的后世子孙都信不过了,别说没骨血的徒子徒孙了。”
  
  广仁点了点头之后,看着吴勉说道:“我记得赵真元也是方士一脉的术法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大方师以为那孩子有本事把木符烧成这个样子?他那点伎俩出手的话,木符不会出事,他人已经伏法了。”
  
  听了老家伙的话,广仁无奈的叹了口气。赵真元不过跟着吴勉学了二百来年的术法,虽然这些年出了几次风头,不过都是仰仗着法器斩鲲犀利。如果论起来真实的术法,则远在火山之下。他那点本事怎么可能让木符烧成这样?
  
  看着白发大方师默不作声的样子,归不归继续说道:“大方师这次来,不是就为了这件木符吧?”
  
  “还是归师兄,我都不用说话,师兄已经明白广仁的心思了。”说话的时候,广仁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昨晚已经有人想要劫走神主了,今天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想和师兄商量一下,我们是不是可以住在一起,也方便相互看护神主和吴勉先生。”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个老人家我也想说了,不过今天就算了,这么晩了就不要折腾了。这样,明天开始神主和吴勉待在一起,我们轮流看着他们。神主已经在这里了,外面也没有谁能把我们怎么样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就见泗水号本地商铺的管事走进了后院。他走过来陪着笑脸对着归不归说道:“东家,归图知县在外面求见您老人家,他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一定要亲口告知您老人家……”
  
  “归图来了……”归不归狡黠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让他过来吧,老人家我看看是什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