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帮你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帮你

  “归图?”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看了这位知县大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归姓虽然不多,不过也不能是个姓归的人就是老人家我的子孙吧?”
  
  “是,不肖子孙也知道您老人家会不信。这次特意带上了家谱……”说话的时候,知县归图从怀里取出来两本新订的家谱。毕恭毕敬的将家谱递给了归不归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先三十六世祖乃是归来,这是家中的族谱,上面记录自先祖归来之后,归氏一族的谱系。唐贞观七年、明嘉靖元年修订过一次……”
  
  这位归图知县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打开了族谱。就见第一页便写着自己的大名,归不归三个字几乎占了整整一页,下面用蝇头小楷写着他的生平。
  
  第二页便是归来归去兄弟俩了,因为之前的断代,他们哥俩上面的族谱并没有记录在上。剩下的便是他们哥俩的后人,倒数三第页写着这位知县大人归图的大名。
  
  趁着归不归翻看族谱的时候,知县大人在一旁继续解释道:“之前也听说过您老人家的事情,原本想着去海外拜见老人家的。不过因为其他的事情,总是没有成功。想不到你老人家会有一天来到不肖子孙的县里……可惜家父死的早,无缘亲自拜见您老人家,他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我,让我有机会一定要去海外拜见您老人家,也好认祖归宗……”
  
  说话的时候,这位知县大人的眼睛一红,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下了眼泪。
  
  “还真是老人家我的后世子孙……”归不归看完了族谱之后,笑着对知县大人说道:“当初和归来归去失去了联络,以为再不会认到后世子孙的。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到了孩子你的一亩三分地上。真是天意……”
  
  听到归不归认下了自己,当下知县归图擦了一把眼泪,破涕为笑说道:“老人家您不怪罪我们这些不肖的后世子孙就好,既然已经认祖归宗了。那我这个小小的芝麻官也不做了,就在您老人家的膝前尽孝。弥补我们这一族这么多年来未进的孝心……孩子们,你们都进来吧……”
  
  知县大人一声呼喊之后,就见从门外又走进来四个女人,每个女人都带着两三个孩子。大一点的孩子差不多十四五六,小的还在怀抱,也就是半年不到的样子。
  
  见到了归不归之后,在归图的一声令下,这些女人、孩子都归在了归不归的面前,口称老宗祖,然后对着老家伙开始磕起了头。
  
  归图还在一边解释:“老人家,这些都是不肖子孙我的老婆孩子,不怕您老人家笑话,不肖子孙我一共娶了九房老婆。
  
  生下了十一个孩子。还有几个女人住在了老家,这次没有福分见老人家您一面。”
  
  “九个老婆,十一个孩子……”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对着站在身后的高如柏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老人家我的血脉,每人赏一两银子,让他们买糖吃去……归图啊,老人家我不喜热闹。你这些孩子们我老人家也记不住,别折腾他们了,让孩子们都回去歇着吧。”
  
  听到这位老祖宗每人才赏了一两银子,这些跪在地上的女人、孩子脸上都露出来一丝不悦的表情。本来以为这个老家伙是天下第一的有钱人,赏赐怎么也会每人给个千八百两的,想不到人越有钱越扣,一人才给了一两银子的赏钱。
  
  那位归图知县倒是沉得住气,他笑着对自己的老婆、孩子说道:“看看你们听到有赏钱都高兴的不会说话了,老祖宗发话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
  
  说完之后,归图回过头来冲着归不归陪了个笑脸,随后继续说道:“乡下女人、孩子没见过世面,让老人家您笑话了……不肖子孙这就上表辞官,这次跟着您一起回到泗水号。您这么大的产业,身边怎么也要有个自己人才好。我为官这么多年就看透了一件事,没有骨血的关系,谁也不可靠。”
  
  这时候,百无求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知县大人说道:“小子,你当老子死了吗?什么时候轮到你突然冒出来分老家伙的财产了?别以为你能把他靠死,你们这一大家子能高高兴兴的分遗产,实话实说,这个老家伙能靠你们再出这么厚两本的家谱。”
  
  归图被百无求的阵势吓了一哆嗦,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这位一定就是百无求老祖吧?听泗水号的管事听说过您老人家,这么多年一直麻烦您照顾我们家老祖宗。以前不是我们这些不肖子孙没有找到他老人家嘛,现在既然我们已经团聚,那就不麻烦您了……”
  
  看着百无求瞪眼要骂人,归不归笑了一下,站起来说道:“想不到老人家我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享一下儿孙福。既然归图你打算要进泗水号,那是好事,我老人家不拦你。不过你不能让人说闲话,要从小一步一步的做起。那个谁……你让归图在这里做个学徒,差不多再有个二十年,就能坐上管事的位置了。然后再做个三五十年,差不多就够资格去财神岛,替老人家我管理这么大的一份家业了。”
  
  归图原本是想占便宜的,当年家里的族人也确实想过大家伙一起到财神岛去拜见归不归的。不过临走的时候,因为路费谈不拢,谁也不想出这笔钱,最后这才不欢而散的。也有人想过请泗水号的人将族谱送到归不归的手里,不过又担心兄弟姐妹们占便宜。最后竟然一直都没有和归不归联络上……现在听到这个老家伙让自己去做学徒,二十年再加上三五十年,这才有资格前往财神岛,当下归图心里对自己的老祖宗一阵破口大骂,好在他为官多年有些城府,心里虽然大怒,脸上却没有带出来一丝多余的表情来。
  
  “那我等到上司的回文之后,就前来做学徒。”归图干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突然想起来县衙里面还有些公务,老祖宗您慢慢吃喝,不肖子孙先回去处理公务。明天您走的时候,再来相送……”
  
  说完之后,他向着归不归等人行礼,随后离开了客栈。等到他出门坐上了自己的轿子之后,对着空气破口大骂起来:“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争那么多钱都想掂棺材吗?我老婆孩子给你磕头,一个人才给了一两!呸……我看你的泗水号是怎么倒的!还是长生不老的半仙,你长生不老了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知县大人在轿子里骂人,前后的四名轿夫早已经习惯了,也没人去打扰他。不过就在归图骂得正过瘾的时候,他的脑海当中突然响起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是不是归不归死了,你就有机会继承泗水号了……”
  
  这个声音吓了归图一大跳,他有些惊恐的说了一句:“谁……谁在和本官说话……”
  
  “你不用管我是谁,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帮你杀死归不归,是不是你就有机会继承泗水号了?”刚才的声音再次在归图的脑海当中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声音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明白,有些话不用说的那么直白。你只要回答我一个字,是,还是否……”
  
  归图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我拿到了泗水号,那你要什么好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