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章 后代

第一百一十章 后代

  “你们俩自己说,还是要我施展手段?”看着面前两个魂魄,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想要我来施展手段的话,你们俩免不了少个一魂二魄。下一世做畜生去吧……”

  变成了魂魄之后,两个修士不再有活着时候的豪横。他们俩有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个头偏高一点的魂魄开口说道:“我们俩被骗了,他告诉我们俩死后魂魄会直接回去,已经安排好了给我们夺舍的皮囊……”

  魂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正在查看百无求的伤势。见到自己的傻小子只是一点皮外伤,刚刚的爆炸震荡了它的脑袋。缓一会便可以恢复如初了,不过听到了魂魄的话之后,老家伙的眼睛眯缝了起来。回头看了两个魂魄一眼,说道:“他……是哪个?”

  “就是你们吴勉大修士的弟子赵真元……”个头矮一点的魂魄跟着说了起来,现在他们俩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视死如归的气魄。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们俩真是白阳教的尊者,两年前遇到了神主,之后便一直在为他做事……后来奉他的命令去了云南假意投靠了平西王吴三桂,今天凌晨赵真元找到了我们俩,让我们故意将吴应熊困在这里,然后找机会拔出神主身上的法器。如果途中身亡的话,魂魄会马上回到赵真元的身边。他已经找好了修士的皮囊,给我们俩夺舍之用。”

  “是赵真元安排的……”归不归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这么说的话,你们这些神主的信徒,现在已经都听赵真元的摆布了,是吧?”

  “也不能这么说,不是现在,几天之前神主已经让我们听从赵真元的安排了。”高个子的魂魄担心风头被自己的同伴抢走,对自己不利。当下他急忙抢先说了起来:“神主亲口所说,他不在的时候,一切都要听从赵真元的安排。如果有人胆敢不服从赵真元的话,那就是在和神主作对。总之就一句话,神主不在的时候,赵真元就是神主……”

  听到神主竟然这么重视赵真元,这个让归不归有些意想不到,沉默了片刻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那你们俩知道神主许诺了什么,让赵真元背叛他的师尊,去投靠这个不吃香的神主。”

  归不归这句话之后,两个魂魄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还是个头偏高一点的魂魄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当初我们也想不通。论资质有人比赵真元早几百年就跟随神主了。论术法有几个修士在赵真元之上,不知道为什么神主总是对他高看一眼……”

  看到归不归这里也问不出什么,当下火山走了过来,对着两个魂魄说道:“你们把知道神主门人的姓名都写下来,只要把你们都知道的人名写出来。写完我亲自安排你们去投胎。”

  说完之后,火山拉了一个小方士进来,开始记录两个魂魄所说的修士人名。当中记录的修士基本上都是一些小门小派的门人,十有八九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都没有听说过。

  现在护送神主和吴勉去见大方师是大事,不过等到事情过后,两位大方师就要挨门挨户去找名单上的人麻烦了……

  折腾了大半夜,两个魂魄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当下火山安排了让他们俩前去投胎,看着阴司鬼差带走了两个魂魄之后,广仁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想不到神主的触手已经这么深了,好在他已经躺在这里了。”

  就在他们几个准备回到宅院里休息的时候,一队官兵在附近经过。归不归命人将吴应熊送到了官军当中,见到抓住了这位额附,整队官军都开始兴奋的大叫了起来。皇帝一天之内下了六七道圣旨,要捉拿这位平西王的世子。想不到这么好的事情竟然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当下带对的军官千恩万谢的将吴应熊绑好之后,带回到了京城。

  将吴应熊送出去之后,就在归不归、广仁想要回去休息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发现席应真竟然还在那座小食肆当中。大术士竟然就着一盆腌菜,喝了一坛子酒。术士爷爷喝的高兴,大把大把的银子塞到了食肆老板的手里。看这样子,不到天亮不算完。

  当下,谁也不敢去打扰席应真的雅兴。大家回到了各自的寝室,差不多还可以睡上俩时辰,天亮之后便要继续赶路了。只不过有了昨晚的一幕之后,这些人都不敢大意,神主虽然已经被吴勉制住,不过还有一个在暗处的赵真元。

  相比较神主,赵真元对吴勉、归不归的一切都太了解。一个不小心,弄不好会在他的身上吃大亏。

  第二天一早,并没有休息好的广仁、归不归这些人开始重新整装上路。带上了已经喝了一晚,喝得酩酊大醉的席应真。好在这位术士爷爷喝多了不闹酒。只是躺在吴勉的身边,呼呼大睡了起来。

  再往前走了一天,差不多到了申时遇到了一个较大的县城。城中泗水号的管事已经带了几个伙计在这里恭候了,见到了泗水号的马车之后,管事急忙跑上前拉住了缰绳,随后陪着笑脸对车上的归不归说道:“平固县商铺管事曹大年见过老东家……昨晚高如柏尊管已经通知了小的,只是有点不凑手,可能需要晚两天才能送达。”

  归不归的头探出了车窗外,看了一眼这个有些肥胖的管事,随后笑着说道:“你们也不用紧张,手边有什么先送上车,剩下的通知下一站置办。这次你是东道,我们这些外地人还要听你的安排。”

  管事陪着笑脸说道:“这个一早就安排好了,城里最大的客栈是咱们泗水号自己的买卖。我已经吩咐下去,今天客栈不接客人。换上了全新的被褥,厨房也准备好了,酒筵随时都可以摆出来。”

  说话的时候,这位管事亲自牵着缰绳,向着客栈那边走了过去。到了客栈之后,又亲自服侍这些人进到了房间。随后热毛巾、茶水和水果都送了进去,看样子这位管事为了迎接他们几个,已经算是尽心尽力了。

  就在管事准备吩咐开席的时候,就见一个小伙计匆匆忙忙跑了进来。随后在管事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等到小伙计说完之后,管事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东家,本地的知县大人想要求见您老人家。老人家您如果不想见的话,我这就去打发他离开……”

  “本地的父母官,能见还是见一面的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泗水号还要继续做买卖,这样的官员就不能得罪。正好你的酒席已经准备好了,就请知县一起吃酒吧。”

  管事答应了一声之后,先是将广仁、归不归他们这些方士、修士和妖物都请到了前堂,随后这才出去请了知县大人,拉到了酒席宴间。随后笑着向他们相互介绍,就在管事介绍知县大人的时候,突然看到宿醉未醒的席应真一拍桌子,指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说道:“这都是什么东西!看一眼就够了……来个活人,给术士爷爷我准备一盆雪里蕻炒肉末……”

  就在大家都在诧异什么叫做雪里蕻的时候,知县大人端来酒杯前来敬酒,来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知县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老人家,不肖子孙归图见过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