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九章 利用

第一百零九章 利用

  方士自断一臂之后,脸色苍白的跪在火山面前磕了个头。随后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外面走去,少了一只胳膊不能掐诀,当下只能一步一步的向着镇店外面走去。
  
  这时候,这里的管事也写出来一串人名。除了京城本地的商铺管事没有招惹之外,京城周边的商铺、商队、货站和客栈的管事差不多一半人的名字都在这上面了。
  
  “三十六个人……想不到老人家我给额附你养了三十六天罡。”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名单递给了身边的高如柏。
  
  随后继续说道:“别麻烦官家的王法了,你辛苦一趟去执行咱们泗水号的家法吧。
  
  这些年老人家我对他们过于松散,已经没人还记得泗水号是有家法的……给他们的家眷一份帛金,犯错的是他们本人,与家眷无关。”
  
  高如柏接过了名单,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已经抖成一团的管事说道:“你跟我出来……刚才东家的话你听到了,不会难为家你人的。”
  
  管事心里明白自己是死定了,不过他之前收了吴应熊不少的好处,加上这些年泗水号的薪酬,足够他老婆孩子过完残生了。当下他也不敢反抗,连乞讨活命都说不出口。当下低着头跟高如柏到了宅子的后面……高如柏执行家法的同时,归不归已经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应熊的身上。冲着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额附别怕,泗水号的家法用不到你的身上。你这样的大人物是要被拉到菜市口千刀万剐、祭大旗的,可不能委屈了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老神仙您太客气了,死在哪里还不是都一样嘛。”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应熊脸上的表情却并不在意。他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在云南的时候,有位算命极准的先生曾经给应熊算了一卦。说我能活到七十六岁,今天应熊正好活了一半。现在才明白他是日夜叠加算出来的,今年可不就是三十八岁了嘛……”
  
  这时候,吴应熊的身边还站着两个人。他们俩的打扮,应该是平西王吴三桂派人护送他的。虽然这二人脸上多多少少有些紧张的表情,不过却没有丝毫要丢下吴应熊,独自逃命的意思。
  
  归不归的目光挪到了这两个人的身上,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倒是打了眼,刚刚光看着那个小方士了。原来你们哥俩才是额附回到云南的王牌,你们是白莲教的教士?”
  
  “我们俩是白阳教的尊者!”个子略微高一点的男子向前一步,挡在了吴应熊的身前,随后瞪着眼睛说道:“我知道归不归你是成了名的大修士,不过在我白阳教面前,你不过就是个蜷蚁一般的存在!
  
  识相的赶紧让我们保着世子回到云南……”
  
  “你怎么知道老子生来就不怎么识相?”百无求大吼了一声之后,直接冲到了这名修士的面前,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一声闷响之后,这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直接被打飞了出去……“妖物!不要伤我家兄长……”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飞之后,个子略矮一点的修士拔出来斜插背后的长剑,大叫了一声之后,向着百无求扑了过来。
  
  二愣子哪里会将这兄弟二人放在眼里,只是一脚踹了出去,将这人踢飞了出去。一阵骨断筋折的声音响了起来,看起来这人凶多吉少,性命恐怕保不住了。这人落在了刚刚自己同伴倒地的旁边,两个本来还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已经一动不动了。他们倒地不远的位置,停放着胸口插着斩鲲的神主……看着两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火山皱了皱眉头,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两名弟子说道:“你们俩去给他们收尸,他们生前或许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一死万事皆休。不要难为这两具尸体,找个背静的地方埋了吧。”
  
  两名方士得了火山大方师的法旨,急忙向着两具尸体的位置走了过去。眼看着他们走到了两具尸体旁边,正要将尸体抬出去的时候。这两具‘尸体’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第一个倒地的白阳教尊者手里变戏法—样出现了一柄蛇形长剑,一剑将其中一名方士的脑袋砍掉。随后又一巴掌打在了没有了头颅的腔子胸口上,原本四溅的鲜血瞬间变成了血雾将方圆三四丈的位置笼罩了起来。
  
  还没等广仁、火山和归不归反应过来,另外一名修士也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手里的长剑直接顺着第二个方士的头顶砍了下去,这名方士连叫都没有叫一声,便被一劈两半。
  
  这修士手里的长剑有古怪,这方士倒地的同时,四溅的鲜血直接化成了血雾,将他一起笼罩了起来。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归不归、广仁反应过来的同时,这两个人已经被血雾笼罩了起来。
  
  “中计!他们俩的目标是神主……”归不归大喊一声的同时,百无求已经向着对面神主的位置扑了过去。此时血雾眼看着就要将神主包裹了起来,二愣子已经先一步的到了神主的面前。它回身向着血雾里面抓了过去,生生将里面那个身材略高的修士抓了出来。
  
  “有老子在,你还以为能救了神主?
  
  做你的美梦去吧。”看到自己抓住了其中一个修士,百无求打算乘胜追击将另外一个修士也制住。没有想到的是,被百无求抓住的修士一点要逃走的意思都没有。他反而死死的扣住了二愣子的手臂,脸上露出来一丝琢磨不透的笑容来。
  
  “你想干什……”百无求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那名修士的身体突然自己爆炸。
  
  巨大的冲击力将二愣子胸前炸的一团模糊,百无求摇晃了一下之后,轰然倒在了地上。那名修士的尸体碎块散落了一地……就在二愣子倒地的同时,另外一个修士已经冲到了神主的身边。他一把抓住了斩鲲的剑柄,攒足了全身的气力要将这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从神主的胸口拔出来。
  
  眼看着这柄长剑就要拔出来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来一声雷鸣。随后天空中一道闪电打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修士的头顶。打的他双膝一软跪在了神主旁边,将修士刚刚要爆发出来的力道泄了个干净。
  
  就在这个修士准备二次发力的时候,他的脚下出现了一双白嫩白嫩,好像藕段一样的手臂。抓住了这修士的双脚,随后将他的下半身拉到了地下。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修士迫不得已的松了手,就在他拼了命想要再去拔出斩鲲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修士的面前。这人一巴掌打在了修士的脸上,修士随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此时修士身上没有一点外伤,却是真正的死透了……看到两位修士都死了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同样被吓呆了的吴应熊哆嗦了一下,急忙申辩道:“此事与我无关,他们俩都是父王派来接我回云南的修士。
  
  我不知道他们俩这是想要做什么,不过看起来似乎是我们父子被人利用了。”
  
  这时,火山冷笑了一声,随后也不顾镇子上已经有听到响动的乡民来看热闹。
  
  当下施展了术法将两名修士的魂魄都招了回来。
  
  片刻之后,两个迷迷糊糊的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