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八章 意外

第一百零八章 意外

  “房子里还藏人了?那不是老家伙你的产业吗?不是老子我说你,你的人也靠不住啊。”百无求跟在了归不归的身后,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你这么大的产业,让外人看着也不放心。这样,吃点亏你把泗水号给老子,老子给你看着。老子怎么说也做过一任妖王,看着你这个小小的买卖还是没有问题的。”
  
  “给你?傻小子一年你就能给老人家我赔干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是我老人家亲自看着吧,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傻小子你做个富二代有什么不好,当初老人家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爸爸,还做什么方士?就躺在家里数钱玩了……”
  
  看着他们父子俩远去的背影,席应真回头看了一眼食肆老板,皱着眉头说道:“没鱼没肉的,术士爷爷也就忍了。你再找点能下饭的吃食,总不能让我吃大饼,就着花生米和松花蛋吧?”
  
  “还有点小的自己吃的玩意儿,老爷您是贵人,怕您老吃不惯,刚刚也没端出来。”说话的时候,食肆老板从厨房的碗柜里端出来一盆好像腌菜一样的吃食,随后陪着笑脸说道:“晚上了做点雪里就,加了点腊肉末还有半块豆腐。虽说是穷人家的吃食,不过保管下饭……”
  
  席应真疑惑着去看那一盆黑乎乎的腌菜时,归不归已经带着百无求回到了宅院里。随后老家伙让房子里面的人都出来,然后他亲自一间一间房里去找。不过找了一圈后之,也没有找到食肆老板所说的那几个人。
  
  这时,归不归这才笑眯眯的对着陪同他的管事说道:“今天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再没有什么人来过吗?”
  
  管事陪着笑脸说道:“这是用来专门招待不进城客商的,原本还有两位客商已经住下了。不过下午接到京城商铺管事的书信之后,得知东家您要来,我已经请客商搬到二十里外的县城了。您要住在这里,自然不能再有其他的闲杂人等……”
  
  听了管事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冲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广仁、火山二人笑了 一下,说道:“让两位大方师见笑了,我们泗水号的一点家事,老人家我就这处理完了……对了,或许很快,我们就要看到一位熟人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冲着管事说道:“这宅子老人家我越看越碍眼,一把火烧了吧,我老人家让京城商铺那边支五百两银子,原地再建一座宅子。修的好点,不能让外地的客商笑话我们泗水号不会招待……”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管事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他想不到自己这位老东家怎么会提出这么古怪的要求来……管事想要岀言阻止,无奈他只是泗水号最底层的一位小管事。大东家的话怎么敢阻止?最后只能昧心的附和:“是,明儿东家的车队一走,我这边便一把火烧了宅院。再找能工巧匠来原址再建一座宅院……”
  
  “别等到我们走啊,现在就一把火烧了吧。”归不归笑了 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正好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就在这里,一把火烧了宅院,让他们两位也高兴一下,就当今天七月十五放焰火了。”
  
  听到归不归大半夜的要烧房子玩,管事的冷汗冒了出来。他有些心虚的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开口说道:“东家,这里面的库房里面还存放着商队存放的货物。等我先派人将货仓清空,然后再……”
  
  “现在就放火,那点货物老人家我还陪得起。”归不归冲着管事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自己带来的伙计说道:“你们去动手,浇上煤油。然后一把火把这房子烧了,好久都没有放火烧房子了,让我老人家也回味一下……”
  
  这些伙计都是京城商铺派来侍候归不归的,老家伙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是圣旨。
  
  当下,这几个伙计找来煤油,就开始往宅子上面浇了上去。
  
  看着十几桶煤油浇了上去,管事想要阻止却不敢开口。当下只能硬撑着看整座宅子都被浇上了煤油,就在一个小伙计上前准备引燃煤油的时候。看了半天的百无求忍不住骂了起来……“老家伙!这么好的房子你不要可以送老子啊!你这么败家法,等着败光了家产,别指望老了老子还能伺候你!过几年老子等拖金儿投胎转世长大了,娶了她在生了十个八个儿子。到时候你孙子我儿子问这家产哪去了?你让老子怎么说?被你爷爷败光了……老子看你们谁敢点房子!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们……这个老家伙还有几年活头?你们得罪了老子,都不想在泗水号里干了是吧!”
  
  就在百无求继续大骂的时候,就见房子里面突然发出了一阵响动。随后一个商人模样打扮的男人从库房里面走了出来,他快步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陪着笑脸说道:“归老先生不愧是半仙之体,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您也不要怪管事,他是看我这个小买卖人可怜,这才让我在这里凑合一晚的。想不到您这都能看出来……”
  
  这时候,管事急忙过来向归不归解释,不过没等他说话,归不归已经摇了摇头,说道:“老人家我说的不是他,傻小子你明白了吗?还不去点火……”
  
  百无求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它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看样子刚刚归不归已经传音和它说了什么,现在二愣走也不骂街了,当下就要施展妖法,用妖火来点染这个房子。现在整个宅子都被浇上了煤油,再加上二愣子的妖火。一旦点燃的话除非广仁这样的方士出手,否则整个宅院就要被大火烧毁。
  
  就在百无求放火之前,刚刚从库房出来的客商见势不好,急忙大声喊道:“少主您快出来!他们真要烧房了……”
  
  这句话刚刚落下,房子里面再次出现了响动。随后就见库房的大门打开,又有三五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为首一人竟然是那位平西王世子、额附吴应熊,后面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看着有几分眼熟,似乎是火山的弟子……看到了这几个人之后,归不归冲着两位大方师笑了一下。随后沉下了脸,对着已经面如白纸、体似筛糠的管事说道:“看起来你和吴额附早就认识了,朝廷不查泗水号,他便藏在这里,过两天在来泗水号的商队把他接走,对吧?”
  
  这句话一说完,管事直接跪在了地上,说道:“吴应熊这么多年,一直照顾这里的生意。我属实不知道您老人家和他不睦,早知道的话,早就将他岀首了……”
  
  归不归没理管事,对着自己带来的伙计说道:“给他纸笔,写出来还有谁参与这件事了。要不是大术士嘴刁,差点让老人家我吃了这个亏。”
  
  老家伙说话的同时,火山指着跟着吴应熊一起出来的方士说道:“汪圆你过来……什么时候方士成了看家护院的保镖了?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做方士,那么我也就不留你了。留下方术,即日起你不在是方士了……”
  
  这时,这名方士已经面如死灰。听了火山的话之后,知道求饶已经没用了,当下一咬牙抽出来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剑法器,当着在场这么多人的面,一剑斩下了自己右臂。方士画符、掐诀大部分都是右手,这样一来他的术法也就算是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