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六章 离京

第一百零六章 离京

  康熙是要在民间彻底消除有关吴勉、归不归以及方士一门的文字记录,留在皇宫当中的典籍资料也要封存。这样一来,就算是断了后世子孙想要依靠这些修士、方士们的念想。
  
  自打吴勉、归不归他们住进皇宫之后,康熙便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请他们出手了结吴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的三藩。只要他们几位动动手指头,便可以取了三位藩王的性命。到时候三藩群龙无首,朝廷军队便可以轻易的解除三藩的军权。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康熙便给后世子孙开了一个坏头。犹豫再三后之,皇帝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三藩之乱还可以消除,不过一旦好像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修士作乱。穷极国力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这样修道之士,留在身边镇宅就好,大事还是不要劳烦他们几个。
  
  不过康熙自己有定力,后世子孙未必会和他一样大想法。思来想去之后,皇帝还是决定将有关他们几个人和方士一门的文字记录全部消除掉。用征集天下群书修编康熙字典为由,将有关他们几个和方士一门从古至今的典籍全部征集过来。
  
  除了留在康熙字典里封存,深埋地下之外,其余的典籍全部销毁。民间流传的书籍也全部被列为禁书,一经发现销毁书籍,书籍主人发配充军。如果后世子孙想要借助修士之力,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听到归不归说到了自己的心声,康熙这才再次说道:“老人家您说的,正是朕之心想。此举为了后世子孙,朕也是无奈为之。有得罪几位的地方,还请几位不要怪罪朕……”
  
  这些人当中,广仁、火山原本便不打算参与国运,归不归是天下第一有钱人,既不想得罪皇帝,也不愿为鹰犬爪牙。百无求和小任参身为妖物,人世间的事情和它们俩没有丝毫关系。只有一个脸酸的吴勉,这时候却什么都做不了。康熙无意当中挑选了最好的时机,向这几个修士、方士摊牌。如果吴勉还清醒的话,少不得要翻翻脸了……看到这些修士、方士都没有发难的意思,康熙松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几位要送吴勉仙长出海治病,朕也要进进心意。调三千军马护送几位出海,等到仙长康复之后,还请再回来住居。”
  
  “多谢陛下了,我等山野修士还是不麻烦大军相送了吧。”这时候,广仁终于说了句话。冲着皇帝笑了一下之后,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方士一门千年之前便已经消亡,我们这些徐福大方师的不孝子弟,也没脸在典籍上露脸。
  
  不过徐福大方师古往今来第一的方士,他老人家的名字被人忘掉,这就有些不敬了……”
  
  “朕也是这么想的,有关方士记载到徐福大方师渡海寻找海外仙岛为止。”见到广仁大方师有了意见,康熙急忙解释了一句。这时候,一名小太监走到了梁九功的面前,在他上司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梁九功听到之后脸色大变,当下也要凑到康熙的耳边说上几句。却被皇帝训斥了起来:“在几位仙长的面前,无事不可对人言。是三藩祸乱了吗? ”
  
  梁九功赔罪之后,说道:“是,三日之前,云贵的驻军突然换防。云贵总督、巡抚的人马都被看管了起来。吴三桂抓住了云南巡抚朱国治,此时已经凶多吉少……”
  
  “吴三桂反的真是时候……”康熙冲着归不归几个人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国事为重,朕这就回去处理国事了。几位何时离京,朕要亲自相送的。”
  
  “陛下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等事小、国事为重。”当下、归不归和广仁等人、妖起身,将康熙从宫殿当中送了出去。
  
  看着皇帝玉辇远去的背影,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怎么了?事情都乱在了一起……归师兄,天下即将大乱,我看也不用等到后天了,现在马上启程。早一天将神主送到徐福大方师身边,你我也可以早一天松了这口气。吴勉先生也可以早一天得到救治……”
  
  “大方师说的对,那就别等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回头对着自己的管家说道:“如柏啊,你辛苦一趟,让泗水号的伙计将老人家我的马车运到皇宫外面。在准备十架马车和二十名伙计。带上一个月的吃食在城外等着……”
  
  归不归说完之后,高如柏答应了一声,随后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众人、妖的面前。
  
  高如柏离开之后,广仁命手下的徒子徒孙将插着斩鲲的神主抬了起来,向着宫门外走去。归不归让百无求背起来吴勉,带着小任参一起跟着向宫外走去。至于被关押起来的衰神,已经无暇顾及到他了。衰神被阵法困住,等到从徐福那里带回法旨,再看如何处置他……归不归、广仁不是没想过将衰神一并带走,不过又担心衰神哪里是坏,不知不觉当中或许就会放走神主。他可是吴勉用命换来的,不能这样就神主逃走。
  
  他们这些人到了宫门外之后,见到这里已经停靠了两架一摸一样的马车。这马车都是极尽奢华,高如柏看到吴勉、神主各自需要一架马车。
  
  当下自己做主多带出来一架马车来……当下,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架马车,神主、广仁、火山和贾士芳另外一架马车,其余的方士护卫在马车周围。就这样,两架马车连同车上车下的这些人开始启程。向着城外的位置出发。
  
  离开皇宫之后,两架马车行驶了不久,便改了路线向着望春楼的方向进发。到了胡同口,两架马车停下,火山一个人走进了胡同里。半晌之后,就见红发大方师带着衣衫不整的席应真回到了马车这边。
  
  “不是说好了后天再出发吗?年纪轻轻的,你们怎么说话不算话……”被火山从被窝里叫了出来,大术士脸上的起床气大盛。打了个哈欠之后,席应真看到了在归不归马车上人事不知的吴勉,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这个小白脸怎么了?年纪轻轻的就酒色过度……他走火入魔了? ”
  
  听到席应真说出来吴勉的病症,那他八成会知道如何救治白发男人。毕竟这世上这位术士爷爷的术法仅次于徐福,或许他也有手段可以救治吴勉。就算要白发男人挨上一个嘴巴,只要能治好他这个也就忍了。
  
  归不归当下急忙陪着笑脸说道:“术士爷爷好眼力,吴勉正是走火入魔。您老人家既然能看出来这个小白脸的症结所在,那一定是有办法治好的……”
  
  “这个老家伙你捧错人了,术士爷爷我没有那个本事。”说话的时候,大术士已经上了吴勉、归不归这架马车,随后继续说道:“救治的手段太麻烦,术士爷爷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去修炼一下术法,说不定就能赶上徐福那个老家伙了。再说了,放眼天下,除了还在海外钓鱼的徐福之外,又有谁能打的术士爷爷我走火入魔……”
  
  席应真上车之后,两架马车继续向着城外行驶过去。路过吴应熊的额附府之时,见到这里已经围满了兵丁,府第里面一片狼籍。眼看着康熙来捉拿吴应熊,顺便抄家的圣旨已经发了下来。
  
  不过看样子,似乎这圣旨晚来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