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四章 苏醒之后

第一百零四章 苏醒之后

  广仁微微一笑,说道:“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我的命格太宽,一个人撑不起来,还需要再拉上一个进来。”
  
  “老子上次还以为火山死定了,刚想买两挂炮竹庆祝一下的,谁能想到那个小王八蛋又活过来了。”百无求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指挥着方士们移动神主的火山,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对这个拖油瓶这么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亲生的弟子……”
  
  “这个是玩笑了,火山的来历,归师兄是知道的。”广仁对百无求言语当中的不敬并不在意,他顿了一下之后,岔开了话题说道:“神主是要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的,那衰神又要如何处置?将他一起带走怕是不妥。”
  
  “这个也是听从你的处置。”归不归冲着广仁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在这里怕会影响吴勉的康复,老人家我将他囚禁在地下密室当中。那里下了禁制,他逃不出来的。这位神明是死是活,也听从广仁大方师的安排……”
  
  衰神虽然没有多大的本事,不过也是正位神明之一。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这位神明还是继续囚禁在这里的好,等我从徐福大方师那里讨下来法旨,再说他应该如何处置。”
  
  广仁说话的时候,就见院子里面的火山连同其他的方士一起,将被斩鲲刺穿的神主连同身下串在一起的地砖一起挖了出来。随后将他挪到了一边,众方士用金钢锁、捆仙绳之类的法器将神主绑了七八道。虽然知道神主一旦恢复了知觉,这些法器八成没有什么作用。不过为求心里安慰,还是手边有什么法器,都一股脑的用在了神主的身上。
  
  看着被斩鲲钉住的神主,广仁回头又看了一眼同样一动不动的吴勉。白发大方师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师兄,昨晚到底是怎样一场恶战,能让吴勉先生和神主两败俱伤。这么惨烈的争斗,竟然都没有使用帝崩,广仁我是真不敢想象……”
  
  “别说你了,老人家我都不敢想象。”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是睡着一样的吴勉,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他们俩争斗的时候,老人家我带着百无求和人参正在对付衰神。回来的时候便已经是这样了,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要等到他们俩苏醒之后,才能知道。不过看这样子,吴勉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神主又被斩鲲困住,不拔出这柄神器他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是谁又敢现在就拔出斩鲲?”
  
  广仁跟着叹了口气,看着院子里面已经准备差不多的弟子,说道:“火山你进来,我们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
  
  红发大方师回到了宫殿当中之后,广仁对着他说道:“先把神主停在这里,我来看守。你亲自去请大术士席应真,他住在珠市口的望春楼。
  
  你说明厉害,请大术士与们我一起护送神主出海。”
  
  “弟子明白,请大术士席应真与我们一同护送神主出海。”火山重复了一边自己师尊的话之后,对着广仁继续说道:“弟子还有事情回禀,刚刚已经找遍了神主身上能藏物品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那张器图……”
  
  说话的时候,火山有意无意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这个动作让百无求直接瞪起了眼睛,冲着红发大方师吼道:“火山你什么意思!找不到器图就找不到器图,看我们家老家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说是被我们偷走的?老子要那样破图做什么!”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你们偷走了器图……”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还想要继续再说下去。不过看到了自己师尊皱起来了眉头,见广仁对自己的话颇有些不以为然,当下火山马上闭上了嘴巴。
  
  “火山也是担心器图外传,这才有些口不遮言,还请你们几位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广仁说完这句话之后,转头对着火山说道:“去请大术士吧,这里不用你了……对了,放风出去。暂停继续追杀格杀令上的方士,如果他们肯一起保神主去见徐福大方师的话,我愿在大方师面前求情,减免这些人的罪责……”
  
  广仁的话对火山来说就是圣旨一般,他想也不想直接答应了一声。随后向着自己的师尊行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宫殿。一直退到大门之外,这才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着火山离开之后,归不归冲着广仁说道:“大方师这次真是下本了,连格杀令上的那些人都打了主意。不是老人家我夸你,这一步棋下的妙。用他们来做炮灰,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都省得你们方士动手了。”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我要把能用到的力量全部用到。”广仁并不理会归不归话里话外的弦外之音,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不比方士一门鼎时期,我能借助的力量并不多……”
  
  说话的时候,广仁再次看了归不归一眼。嘴巴动了动,不过还是把即将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看着广仁的举动,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躺在身后的吴勉哼了一声。老家伙急忙回身查看,就见白发男人睁开了眼睛,有些空洞的看着自己。
  
  看到吴勉醒了过来,归不归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回到了肚子里。当下他冲着白发男人笑了一下,说道:“终于醒过来了,还以为这次你要再睡个十天半月。醒过来就好,傻小子,去给你小爷叔弄点吃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依旧眼神空洞的看着他。老家伙感觉事情有些不大对头,当下伸手在白发男人的眼前晃动了一下,见到他没有什么反应之后,又大声说道:“你没事吧?能听到老人家我的话吗? ”
  
  连说带比划,吴勉始终没有什么反应。当下归不归刚刚平稳的心再次提了起来,这时候,广仁也凑了过来,看到了白发男人的反应之后,这位大方师皱起了眉头,随后取出来自己其中一柄短剑法器。
  
  “广仁你想要做什么!”看到白发大方师取出了法器,百无求大喝一声,随后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白发大方师的面前,说道:“想要趁机弄死老子的小爷叔吗?来!你敢动他一根手指头,老子就要你的小命……”
  
  “傻小子别乱动,让大方师动手。”就在百无求大喊大叫的时候,归不归一把拉住了它。这时候老家伙也收敛了笑容,对着广仁说道:“你继续吧……但愿没到那种地步。”
  
  “你们还是早做准备吧……”广仁深吸了口气之后,手握短剑刺进了吴勉的肩头。剑尖瞬间划破了白发男人的皮肤,鲜血马上流淌了出来。不过吴勉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无神的看着面前的归不归。白发大方师看到之后,冲着归不归摇了摇头。
  
  这时候,百无求也发觉到不对头了,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叔叔这是怎么了?他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你倒是把他叫醒啊……”
  
  “晚了,现在谁也叫不醒他。”归不归看着没有一点反应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他耳不能闻,口不能言,目不能视,身体没有触觉……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