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五章 倒霉

第九十五章 倒霉

  在财神岛的时候,归不归便接待过不少来自西洋的商船。当中不乏西洋各国的商人,对面前这个叫做郎世宁的西洋画家,老家伙并没有如何意外,还冲着郎世宁笑了一下。
  
  对面的西洋人以西洋礼节还礼,随后他走到了他们这几个人、妖的面前,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尊敬的先生们,请接收鄙人来自意大利的祝福……这位白头发的先生,您介意我为您作一幅肖像画吗?不会耽误您太多的时间,只要在每天午后给我们留出来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好……”
  
  吴勉看了这位西洋画家一眼之后,只回答了两个字:“介意……”说完之后,他也不会理有些尴尬的西洋画家,转身向着自己临时居住的宫殿走了过来。
  
  这时候,百无求走到了西洋画家的身边,说道:“洋鬼子,不是老子说你。哪有你这样的,青天白日就要给人画像。再说了,一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画的,你看看老子这身材、相貌不比那个小白脸顺眼多了吗?这样,你给老子画像,画的好老子还重重有赏。”
  
  “很抱歉,尊敬的先生,您的相貌的确很独特,不过还没有独特到我一定要画下来。”郎世宁微微的欠了欠身,看了一眼白发男人的背影之后,对着梁九功说道:“总管先生,请您再劝一下那位白头发的先生。他的相貌和气质都非常有特点,如果可以画下来的话,是可以流芳存世的。”
  
  “朗大人,那位先生是皇上请来的客人。奴才我可是不敢开这口。”梁九功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时辰不早了,朗人大还是先离宫吧。离宫的牌子过了申时就用不上了,奴才我换了牌子之后,还要回去侍奉皇上……”
  
  郎世宁叹了口气之后,只得跟着梁九功向着宫门外走去。看着他走几步便向着吴勉背影看一眼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是啊,相貌和气质都透着那么一股刻薄劲。得,连西洋人都看出来了……”
  
  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的头顶上突然想起来一声雷响,吓得老家伙一缩脖子:“好耳朵,这还能听见……”
  
  和归不归预想的一样,自打‘韩镇’那次之后,神主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康熙虽然察觉到了额附府的猫腻,不过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亲自下旨从内务府拨钱来翻修额附府不说,还给了吴应熊一个三等子爵的爵位。
  
  —转眼半年过去,神主再也没有出现过,让吴勉、归不归众人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了下来。广仁在宫中久了,担心会在无意当中卷入国运当中。‘韩镇’之事结束了一个月之后,他便带着弟子从皇宫当中出来,搬到了距离皇宫很近的一所道观中居住,只剩下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继续居住在皇宫当中。
  
  这些日子以来,那位叫做郎世宁的西洋画家时不时的就来见吴勉。他翻来覆去的还是那几句话,想要为吴勉画上一幅肖像画。为了让这位白头发的男人信任自己,郎世宁还带来了自己在老家意大利的画作。当中除了有栩栩如生的画像之外,竟然还有不少不怎么穿衣服、姿态曼妙的女性全身像……吴勉没心思去看画,一边的人参娃娃却看红了眼睛。凑过来看着画像当中的女人说道:“啧啧啧……看看人家西洋人的小娘们,什么都不穿让人画像……那个谁——郎世宁,我们人参问问你。你们国大街上的小娘们儿是不是一样不怎么穿衣服?”
  
  “那怎么可能,绘画是艺术,不可以和生活参杂在一起的。”看到吴勉没有什么兴趣,郎世宁有些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随后将小任参手里恋恋不舍的画像卷了起来,准备塞进随身携带的画筒当中。
  
  就在郎世宁巻起来画像的同时,他手上的力道稍微大了一点,竟然将外面两层的画像捅出来一个透明窟窿。这是郎世宁画的最满意的两幅画,看到给自己戳破之后,差一点晕倒在地。
  
  “这这么话说的?好好一幅光屁股小娘们,给你抠瞎了眼睛。”小任参看着郎世宁被毁掉的画作之后,也拍着大腿长呼短叹:“早知道你把这两幅画留下来,让我们人参看着也好啊。”
  
  小任参说话的时候,抓起来过桌子上的酒壶,就往自己的嘴里塞。他用力大了点,加上全部的精力都在那两幅破损的画作上面,竟然被酒壶磕破了嘴角,随后鲜血竟然还流淌了下来。小任参捂着嘴巴蹲在了地上,鲜血顺着它的手指划落到了地面上。
  
  看得一旁的百无求哈哈大笑了起来,二愣子指着小任参说道:“任老三,你好好的坐在这里,不去动去那画的就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走过来一个端着汤盆的宫女来。眼看着就要走到百无求身边的时候,脚下突然绊了一下,宫女左脚绊到了右脚上,身子前情将手里的汤盆对着百无求扔了过去。
  
  一盆鸭肉火腿汤连带着汤盆都扣在了百无求的脑袋上,烫的二愣子嘴里发出来惨叫的声音。等到归不归动手,将汤盆拿下里的时候,就见二愣子的脑袋已经被烫成了枣红色。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倒霉?”看了面前这一人二妖的样子,归不归微微皱了后眉头,随后他原地转了一圈,自言自语的说道:“一个人突然出事叫倒霉,现在一连四个……”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看着面看的一人二妖说道:“你们就这样,另动……”说话的同时,白发男人向着对面走过来的一队太监说道:“上次我亲口说的,再看见你,就把你塞起来。你肯自己现身的话,我就再饶你一次……”
  
  这句话说的那一队太监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不明白对面白发男人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
  
  看见这些太监没有人站出来,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看来你是准备好了……”
  
  —个当头的太监小跑了过来,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仙长,您是在和我们说话吗?是不是有人得罪了仙长?您点他出来。奴才给您出气……”
  
  “不用了,公公还是赶路的好。刚刚这里发生了一点意外,好在没有什么大事。”这时候,归不归也凑了过来,冲着两只妖物笑了一下之后,还不忘安慰了一下:“你们俩没什么大事,小病是福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一堆太监见到和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当下向着吴勉行礼之后,向着御书房的位置走了过去。此时除了那个歲了脚的宫女之外,便再没有外人了……这时候,吴勉皱了皱眉头。刚刚看到倒霉事凑到了一起,他便认定了是那位衰神出现在了附近。诈了一下之后,并没有将衰神吓出来。这里是陆地,不适合之前在海上使用幻术找到了衰神那次。
  
  “也未必就是衰神,或许就是倒霉呢?”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神主都不是你的对手,一个小小的衰神怎么敢……”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藏在腰里的帝崩突然发出来一阵巨响,老家伙的屁股下方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柱,还好归不归反应的及时,身子前倾这才没有让帝崩的光柱伤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