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四章 同归于尽

第九十四章 同归于尽

  “要老人家我出天才地宝,估计动手的时候也是我老人家和吴勉加上百无求冲在前面。”老家伙似笑非笑的看了面前两位大方师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最好我们几个再和神主斗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那是最好了。这样一来你们两位的烦恼就彻底没有了,老人家我说的对吧?”
  
  “不错,如果你们两败俱伤,对我和火山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坏事。”原本以为广仁能解释几句,没有想到他一开口竟然认了归不归的话。就在连老家伙都开始差异这位一向最会说话的大方师,怎么能说出心里话的时候,听到广仁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我也应该做点什么了,神主多疑,我来吸引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火山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师兄断开了我和火山的联系,也算是天意了。等到我和神主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师兄你用帝崩将我们俩一起轰杀……这样一来,当年欠文君小姐的性命也就算还上了。等到事情结束之后,还请两位保着火山到徐福方大师那里。他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就让火山代替广仁,在徐福大方师身前尽孝吧……”
  
  说到一半的时候,火山已经惊着了,他长大了嘴巴半天大都合不上。刚才他几次求广仁重新接上二人之间的联系,不过都被自己的师尊找各种理由拖着。原来广仁是这个心思,打算用自己当作诱饵,和神主同归于尽。
  
  缓了口气之后,火山结结巴巴的说道:“大方师……您不能这样,还有办法……如果一定要和神主同归于尽的话,理应是弟子来……”
  
  “你还不够这个资格……”广仁冲着自己的弟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之后在徐福大方师身前尽孝的责任都在你身上了,我走之后,当年广字辈的四个人便都没有了。日后大方师差你做事,遇到什么困难的话,来请吴勉、归不归两位师长帮忙。你不要学我和他们搞得太僵,待他们二人如同对我广仁一样……”
  
  完说之后,广仁回头冲着吴勉、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这样一来,两位总信得过广仁了吧?我死之后,还请善待天下方士……”
  
  “了结神主的办法很多,大方师你偏偏要和他同归于尽……”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再说了,神主这边两次吃亏。已经是惊弓之鸟,这个时候别说是天才地宝了,就是老人家我替他炼制好神器,他也不会出现的。”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吴勉跟了一句,说道:“想要和神主同归于尽?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听了吴勉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两位大方师打起了圆场:“说到了神主,老人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们两位方大师……”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白发男人明白他想要做什么。当下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法器斩鲲取了出来,随后听到归不归对着面前两位大方师说道:“这件法器两位大方师都见过了,不知道两位是从在和徐福大方师往来的信函当中看到过有关这件法器的事情?大方师没说过这件法器的器灵是什么吗?”
  
  广仁没有明白归不归是什么意思,当下看着斩鲲说道:“这不是徐福大方师赠与吴勉先生的法器吗?我记得吴勉先生给它取名叫做斩鲲的,怎么,这件法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倒不是什么不对的地方……”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实话实说将之前神主被这件法器惊走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的两位大方师都瞪大了眼睛,将刚才所说要和神主同归于尽的事情都放在了一边……“这些年来,虽然和徐福大方师偶有书信往来,不过大方师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件事……”广仁又想了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师尊炼器的样子师兄是见过的,就算是我们广字辈的弟子也不敢轻易上前。更别说我和火山远在万里之外了,如果师兄还有疑惑的话,那还是写封信向大方师询问的好。”
  
  “那还是算了吧,广仁,咱们那位师尊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想告诉你的话当年送法器的时候就说了,不想说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不会说的。老人家我不去找那个不自在,法器都在手里了,器灵什么的真不在意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冲着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笑了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现在不用再打神主的主意了,刚才的惊吓没有个月其承的不算完。这个时候你就算用帝崩逼着他出来,神主也未必敢干。你们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养精蓄锐之后,再想办法找神主的麻烦。”
  
  听到了斩鲲和神主还有这么一段经历的之后,广仁心里也明白神主在吴勉和斩鲲联手之下吃了亏。没有想到解决办法之前不会再冒然出现,自己想好和神主同归于尽的计策便实现不了。
  
  归不归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和吴勉一起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宫殿。
  
  路上百无求便忍不住问道:“你们说说看,广仁真的会和神主同归于尽吗?还是说就是客气客气,同归于尽的时候还得咱们几个往上冲……”
  
  “那要看什么事情了,徐福现在说一句,广仁你死一个给我看看,那位大方师当场就能把自己的脑袋揪下来。”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看了吴勉一眼,继续说道:“不过这次就不好说了,以老人家我认识当初的那位广仁大方师来看。没有徐福的话,他绝对不会做出来自残身体的事情来……可是这些年来广仁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也是一件接着一件,或许心里有了什么变化也说不一定……”
  
  说话的时候,面前突然走过了几个太监和侍卫,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洋年轻人在他们当中,显得格外扎眼。
  
  为首的一人见到了正走过来的吴勉、归不归他们之后,一溜小跑的跑了过来。
  
  陪着笑脸对他们几个说道:“远处看着就像您几位,刚刚皇上还说起到几位。说一会批阅完奏折之后,便来看望几位仙长……”
  
  说话这人是康熙身边的太监总管梁九功,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下,客气了两句话之后,眉毛冲着还在远处等着梁九功德西洋男人说道:“怎么还有西洋人进宫了?这不是藩国的使臣吧?”
  
  “这是奉了陛下的圣旨,进宫来为太皇太后画像的西洋教士郎世宁。”梁九功回头看了一眼西洋人之后,继续说道:“别看他年纪不大,画的人像真是惟妙惟肖。明儿还要进宫来为皇上画像……这不是时辰不早了嘛,陛下让奴才送他出宫。明儿一早再接进来。”
  
  “来为太皇太后画像?”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梁九功说道:“陛下和皇亲刚刚回来,这就为太皇太后画像,有些着急了吧?”
  
  梁九功陪着笑脸说道:“不急不行了,还有五天就是太皇太后的寿辰,原本陛下找了宫中的画师,结果都不满意。还是明珠大人推荐的这位郎世宁大人,皇上看过他给明珠大人的画像,几位仙长没有看到,那就好像是活人印在上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