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一章 老冤家

第九十一章 老冤家

  听到了武老大的声音,赵真元看了一眼吴勉,说道:“我和他们说几句,交代完后事,再在师尊面前领死……”
  
  听了赵真元的话,吴勉看了他一眼之后,便转到了另外一边,让赵真元向武老大等黑衣人交代吴三桂的去处。
  
  “你们家王爷今早已经独自离京了,让诸位留下来辅佐世子。”赵真元说了一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神主的位置,见到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侧位上之后。这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们在这里听着风声,一旦皇帝有撤藩的动作,就要马上保护世子离京。王爷在城外安排了千里马和通关文书,只要你们的动作够快,便保诸位和世子可以顺利回到云南……”
  
  赵真元说起来便没完没了,最后连吴应熊逃回云南的路线都一一的说了一遍。
  
  他一边说话一边有意无意的看着神主的皮囊,最后每看一眼,脸上便多了几分焦急的神情。
  
  最后赵真元已经把线路说了一遍,被他磨掉了小半个时辰。就在赵真元打算在说额附府金库的钥匙应该怎么分割的时候,一直没有言语的吴勉终于说话了:“你打算说到天黑吗?还是在等着神主醒过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回头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神主。说道:“没有那么快,就算这皮囊原本是他自己的,想要完全融合还早着呢……”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回头看了赵真元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早点上路吧,不用再耽搁了。”
  
  看到神主好像吴勉说的那样,现在不会醒过来之后,赵真元也无计可施起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看着吴勉说道:“弟子死后,还请师尊将弟子的尸骨带回扬州老家,埋葬在父母的坟前。赵真元没有留下一儿半女,断了这一支的血脉。来世再向父母道歉……”
  
  说话的时候,赵真元跪在了吴勉的面前。对着白发男人磕了三个响头,随后手腕一翻,那柄闪烁着水秋一样光芒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酝酿了半晌之后,赵真元将长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另外一只手从脖后绕了过来,抓住了剑身,看他的架势只要一用力便可以将自己的人头割下来。
  
  临事方知一死难,赵真元几次下手,眼看着已经割进去了半个脖子,可是总在最后的时候放弃。然后缓了半天之后,在吴勉的注视之下,再次继续刚才的动作。
  
  几次三番下来,赵真元整个身子已经被鲜血浸透,可是他人还是好好的跪在吴勉的面前。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赵真元几次都没死成,是在等着吴勉再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当初赵真元泄露了白发男人衰弱期,差点害了吴勉、归不归死在财神岛。这样的罪过能都留下来性命……这次只不过是杀了几个方士,放走了神主,却没有直接伤害到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看在这么多年师徒的情分上,饶自己一条性命。应该还是可以的。
  
  不过吴勉却没有这个意思,他冷眼看着赵真元一次又一次的自尽,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就好像在看一场无聊的杂耍一样,一言不发就等着赵真元最后了结自己……赵真元虽然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架不住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自杀。几次未果之后,他全身上下连同脚下的地面都已经被鲜血染红。赵真元脸色灰白灰白的,已经隐约出现了死人的脸色。
  
  最后失血过多的赵真元直接倒在了吴勉身前,他直接丢掉了手里的斩鲲,嘴巴对着吴勉的方向动了动,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说了两个字:“饶命……”
  
  “晚了……”吴勉回答了两个字之后,走到了赵真元的面前,捡起来他丢掉的斩鲲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你引来广仁师徒闯岛,那是被胁迫的无心之过,虽过不罚。这次你伙同神主诛杀方士,将我和归不归苦心定下的计策毁于一旦。这是你有心为之,你是我的弟子,只能我亲自来了结……”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剑锋贴在了赵真元的脖子上。只要他微微一用力,便可以将自己弟子的项上人头切割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吴勉最后说道:“你死之后,尸骨运到扬州你父母坟前埋葬。还有其他的遗言吗?”赵真元知道自己死定了,心反而静了下来。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之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下一世不要再见我了,做个普通人便没有这么多的烦恼……”吴勉说话的时候,抬手就要割掉赵真元的脑袋。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打在了斩鲲的剑身上。一阵巨大的声响响过,白发男人手里的斩鲲竟然被打的荡了起来。如果不是吴勉抓的紧,这一下子斩鲲能被打的出手。
  
  “你自己一个人竟然敢来找我的麻烦……”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一直一动不动的神主突然站了起来。随后冲着吴勉继续说道:“这次没有拿到天才地宝,能收下你的性命也好。之后的阻力会小不少……”
  
  “我等了你那么久,才醒过来……”看到神主终于融合了身体,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随后另外一只手里出现了那只黄铜打造的帝崩来。龙口对准了神主之后,说道:“刚才就应该送你最后一程的,不过我还有件事想要问……”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神主突然在他的面前消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白发男人手中斩鲲突然发出一阵尖厉的声音,随后开始长鸣了起来。听着好像是一种有妖禽在尖叫一样……“原来徐福用你炼制了法器……”神主的声音在空气当中响了起来……这句话响起来的同时,斩鲲竟然自己拉着吴勉的胳膊向右斩了下去。长剑斩下去的同时,神主的身影出现在了剑尖所指的位置。剑尖划破了他的左臂,金色的鲜血当场滴滴答答的流淌了下来。
  
  随后斩鲲继续拉着吴勉去砍神主已经受伤的手臂,只是这次神主有了提防,在斩鲲异动之前,他的身体再次消失。随后斩鲲再次开始长鸣了起来……“原来你们俩认识……”吴勉看了一眼手中开始颤抖起来的长剑之后,继续对着空气说道:“看来是我把事情想的复杂了,这次根本用不到帝崩……”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将帝崩收了起来。只用手里这柄斩鲲便足够用了。
  
  “我和你的法器是老朋友了,我们俩之间有点误会……”声音响起来的同时,神主已经出现在和吴勉有四五丈远的角落里。看着白发男人手里的法器,他继续说道:“好在我们之间的误会可以慢慢解决,先了结你,没有了载体它便对我无能为力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神主的嘴里喷出来一股黑烟。在黑烟出口的一瞬间,神主竟然伸手抓住了黑烟。随后黑烟迅速将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然后猛的向着吴勉扑了过来。
  
  当黑烟完全将神主包裹着的同时,斩鲲的长鸣突然消失。它好像感觉不到神主的存在一样,开始拉着吴勉漫无目地的劈砍了起来。而这时被黑烟包裹着的神主已经到了吴勉的面前……“是不是后悔将帝崩收的太早了?”神主怪笑了一声之后,抬手向着吴勉的咽喉抓了下去。眼看这一下就要扯断白发男人脖子的时候,吴勉另外一只手反手抓住了神主的手臂,随后种子的力量顺着二人的手臂,传导到了神主的身上。接触到种子的力量之后,包裹在神主身上的黑烟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