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章 一个一个来

第九十章 一个一个来

  “小白脸!别以为你会一点妖术邪法,就能吓住我们……”这时,大个子何虎冲到了吴三桂的面前,他手中铁枪枪头指着吴勉,继续说道:“实相的现在就把路让出来,要不然的话,你家何虎将军就在你身上扎几个透明窟窿!”
  
  “可惜了,这些人里面就你还顺眼一点……”吴勉最后一个字出唇的同时,何虎手里的大铁枪突然炸了起来。随着一声巨响,何虎满身是血倒着向后飞了出去。
  
  撞倒了围在吴三桂身边的几个黑衣人之后,这才昏迷不醒的倒在了地上。
  
  面前的白发男人甚至都没有动手,何虎便丢了半条性命。吴三桂等人吓得脸如土色,都将目光对准了那个叫做尚三秋的修士。你们都是修士,同行之间好说话。
  
  你过去客气客气、拉拉关系说不定他们这些人就滑过去了。
  
  此时尚三秋的心里也在翻腾,自己这点本事在吴勉的眼里根本拿不出手。比起来何虎,白发男人对付自己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而且刚才好像还惹到了吴勉,早知道这样刚才说什么反清复明……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尚三秋对着吴勉笑了一声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大修士,您说的赵真元的确不在这里。这样,现在我们就出去给您寻找。找到了之后直接送到泗水号去,您看这样可以吗?
  
  对了……那边的上仙皮囊您尽管拿去用,他的魂魄大概也亡于大修士您的手下了,皮囊您也拿走,兴许能还炼制出来什么傀儡、法器件么的……”
  
  “刚才我还是说的不清楚……”吴勉看了尚三秋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说的是知不知道赵真元的下落,那就是你们的运气不好了。”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抬手对着尚三秋的方向轻轻挥了一下。
  
  众人看到吴勉的动作之后,心里都明白尚三秋是死定了。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白发男人的动作结束之后,尚三秋还在说个不停,似乎他根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大修士您误会了,在下没有说不知道赵真元的下落,我知道他在扬州有一处藏身之处。您放了我们出去,三秋带着您亲自去找……”
  
  看到吴勉不理会自己,还将身体转到了面对吴三桂的方向。当下尚三秋急忙跟着挪动身体,没想到就在他抬腿的一瞬间,他的头颅和四肢同时从身体上断开。
  
  当着吴三桂等人的面,散落了一地。到死尚三秋都没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离开人世的……“死了还这么啰嗦……”吴勉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之后,对着吴三桂那边的人继续说道:“该你们了……我知道赵真元就在你们当中,一个一个杀,总会杀到你的……”
  
  “大修士……要不你还是把本王交给朝廷吧。本王这次原本就是来向皇帝主动撤藩的。”就这样死在吴勉的手里,吴三桂心里不甘心。这样还不如自己主动对康熙提出来撤藩,到时候把云贵两省的地盘交出来,自己还能落一个活命。起码也比还被关在天牢里面的鳌拜要强的多……吴勉根本不理会这位平西亲王,他的眼神在那些黑衣人的身上转了一圈,随后再次说道:“那我就不等了,一个一个来……”
  
  说话的时候,吴勉抬手对着武老大点了一下。武法大叫了一声之后,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血窟窿,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出来。虽然身受重伤不过却暂时保住了性命。
  
  看到了武老大的反应之后,吴勉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再次对着武老二虚点了一下。武天和他哥哥一样,胸口出现了一个血窟窿之后也倒在了地上。接下来是他们身边的黑衣人,这些人连反抗的动作都做不出来,胸口被吴勉点出来一个血窟窿之后,都倒在了地上。
  
  看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自己的忤逆弟子却始终没有现身。吴勉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点倒了一个黑衣人之后,对面只剩下了吴三桂和四个他比较亲信的黑衣人。
  
  看着顺序自己就是吴勉下一个动手的目标,吴三桂突然喊了一声,指着身边的一名黑衣人,对着吴勉大声说道:“这个人有问题!乔远……你今早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本王便看着你不对劲了。如果你是赵真元修士,请你自己向大修士自首,不要再连累本王了……”
  
  “王爷……末将真是乔远,不是什么赵真元……”看到吴三桂将矛头指向自己,当下他急忙解释:“早上我是到上面出恭,不止我一人,所有人都上去了。大修士,末将只是在云南的时候和赵真元有过一面之缘。进京之后井未见过此人……”
  
  “是不是赵真元,试一下就知道了……”吴勉根本不理会他说的话,当下再次抬手向对面虚点了一下。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指并不是点向黑衣人乔远。
  
  而是对着吴三桂的胸膛点了下去……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吴勉抬手的同时,吴三桂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他将剑身横在了自己的胸前,这一指正好点在了剑身上。瞬间响起来一声金属相交发出来的鸣响……挡住了吴勉的这一指之后,‘吴三桂’手里的斩鲲甩了一个剑花,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虚劈了下来。一道剑气迎面扑来,整个密室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好徒弟……”看到‘吴三桂’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之后,吴勉笑了一下,他没有闪避也没有作出任何抵抗,任由剑气打在了自己身上。看到自己的师尊这么托大,‘吴三桂’的脸上露出来一丝欣喜的笑容。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剑气在接触到吴勉的一瞬间突然消失,好像自己压根就没有挥岀这一剑一样。‘吴三桂’顿时呆在了当场,他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师尊要开始清理门户了……“你的术法是我教的,法器是我给的……”看着已经一动不动的‘吴三桂’,吴勉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现在你用我教的术法,我给你的法器来杀我,真是我的好弟子……赵真元,你我师徒的缘分尽了……自杀吧。”
  
  这时,‘吴三桂’的相貌开始发生了变化,花白的头发变得雪白,皮肤上的褶皱也开始被拉平。脸上的容貌变成了一个年轻人的样子,正是之前反了吴勉的弟子赵真元。
  
  “师尊,我一时糊涂……”赵真元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是您和归不归让我和假扮韩镇的神主一起监视方士的,他趁我不备制住了弟子的性命。以生死要挟,让我听命于他。弟子也是没有办法……”
  
  “所以你就把我的性命让出去了,是吗?”吴勉看着自己的弟子,顿了一下以后,继续说道:“当初在财神岛那次,我就应该废了你的术法,消除你长生不老的身体。把你赶回陆地的……我一时心软,才有今天的结局。看在你我师徒一场的情分上,你自己动手……”
  
  此时,那些黑衣人和武家兄弟俩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王爷竟然是赵真元假扮的,如果他是假的,那真的平西亲王哪去了?
  
  武老大乍着胆子对赵真元喊道:“你是假的!那我家平西王哪去了?赵真元你死前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