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九章 平西王

第八十九章 平西王

  原本好像石像一样的神主突然动了一下,主位上的老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急忙走到了侧位上的神主身边,看到神主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之后,老人回头对着身后的黑衣人说道:“尚三秋!你过来看看,他是不是醒过来了……”

  老人说话的同时,众黑衣武士当中一人窜了出来。这人正是夺舍了同门师兄张恭谨肉身的尚三秋……

  尚三秋到了神主面前之后,先是低声呼喊了几声,见到没有回应之后,这才将手指搭在神主的气脉上。闭着眼号了半晌之后,这才睁眼对着老人说道:“王爷,这位上仙还没有醒过来。他的魂魄尚未归位,希望皇宫那边早点有消息传出来……”

  老人有些恼怒的说道:“上仙还没有醒过来,褚人凤也不回来了。本王现在孤身犯险,一旦被康熙小儿发现,那也不削藩了。直接把本王押赴菜市口砍头!”

  “王爷,您少安毋躁。想成大事者必定遭些磨难。等到上仙的大事完成,就是保您夺取天下之时。”尚三秋陪着笑脸安抚了老人几句之后,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神主,继续说道:“现在就等着皇宫里面的消息传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密室外面响起来刚刚出去武氏兄弟的声音:“武法、武天回来复命,世子正在见客。不便前来向王爷请安,请王爷见谅……”

  听到的确是武家兄弟的声音之后,大个子何虎打开了机关,墙壁裂开让那兄弟二人走了进来。

  看到了这一对兄弟俩之后,何虎皱着眉头说道:“武老大、武老二,你们哥俩出门的时候也回头看一眼,刚刚你们俩按动了两次机关,上面的入口打开惊吓到了主人……还不赶紧向主人赔罪?”

  武家哥俩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武老大开口说道:“什么两次机关?我明明只按动了一下,过水之前还回头看了一眼,入口关着呢。老二,你也说说,我们俩一起回的头……”

  武老二也跟着说道:“何大哥,这个不是开玩笑的。规矩我们哥俩懂,出门回头看是世子立下的规矩。刚才我们哥俩都回头看过,入门千真万确是封上的。这样,老大咱们俩发个毒誓……如果刚刚我们俩按动两次机关,误开入口大门的话,武法(武天)愿受五雷轰顶之苦……”

  看着武家哥俩一本正经的发誓,老人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尚三秋的话:“武氏兄弟,你们刚才说世子正在见客,见的是什么客?”

  武老大回答道:“听说是个叫做贾士芳的方士,之前好像收了世子不少的好处。这次他带来了什么宝贝,是来向世子打秋风的。”

  “方士……”听到方士两个字的时候,尚三秋的脸色已经变了,随后他强打精神对着武家哥俩继续说道:“那……那个方士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吗?还是带着徒弟一起来的?”

  “是带了两个小徒弟一起来的”武老二说了一句之后,抬手指着客厅的位置继续说道:“现在吴管家正带着他们俩在客厅吃点心,我们哥俩看他们聊得欢,就没有打扰直接回来了。”

  听到两个小徒弟被管家招待,进府的三个人都确定没有走失之后,尚三秋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老人说道:“王爷,贾士芳是大方师火山的弟子,不亚于广仁大方师奸猾。这次进府恐怕不是为了探听王爷的下落,就是查探上仙的情况……”

  说到这里的时候,尚三秋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依旧一动不动的神主之后,他继续说道:“额附府上已经引起了方士的怀疑,此地不可久留。王爷还是尽早离开的好……我在城外玉皇庙有位交好的师兄法延,王爷可以暂住玉皇庙中。”

  “你是说康熙小儿已经怀疑本王到京了?”老人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犹豫了半晌之后,他一挥手,说道:“既然已经有了危险,那也不去什么玉皇庙了。我们这就回云南……何虎!你去和世子说,本王这就回云南了。让他收拾一下,与本王一起走……”

  “尊王旨!”大汉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就向着凉亭的方向走去。尚三秋在后面嘱咐道:“不要惊动进府的那几个方士……等到贾士芳离开之后再说。”

  此时,那些黑衣人开始在密室里收拾起来。这里有成箱的奇珍异宝,也不乏世间罕至的天才地宝。看着黑衣人舍命不舍财,老人有些焦躁的说道:“不要了!不要了!这都是身外之物,回到云南之后本王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这时,武老大走到了密室的尽头,按动了墙上的机关之后,整面墙壁沉到了地下,露出来一条密道。这条密道直通城外,那里已经准备好了马匹随时随地都可以骑马逃离京城。

  露出来了密道之后,武老大对着老人说道:“王爷,您先离开额附府,世子随后便追赶上来。”

  老人点了点头之后,在众黑衣人的簇拥之下,向着密道入口逃去。眼看着到了入口处,老人第一个向着密道里面跑了进去。

  “嘭!”的一声响,老人撞在了一面看不到的墙壁上,瞬间反弹了回来。众人急忙过去搀扶,就见老人撞的太狠,他已经人事不知。众人急忙开始救治老人,缓了半天之后,老人这才睁开了眼睛……

  看到老人没有什么大碍之后,武老大带着两三个黑衣人走到了密道入口处。摸到了那面看不到的墙壁之后,脸上都变了颜色。武老大回头对着尚三秋喊道:“你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是你们修士的手段吗?”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这个还用问……”这时候,空气当中传出来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随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白色头发的年轻人正坐在刚刚老人坐着的位置上,对着密道口的那些人说道:“你们谁也不用想出去了,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死在菜市口……”

  白发男人出现的时候,尚三秋的脸顿时变得死灰。他有意无意的向着黑衣人那里靠拢,似乎以为这样,吴勉便认不出自己了……

  不过下一句话白发男人便是直接对着他说了:“我记得你是叫做张恭谨的,为什么他们都叫你尚三秋?你连同门都不放过,把他夺舍了?”

  见到吴勉已经点了自己的姓名,尚三秋主动说道:“只是我门中的私事,与阁下无关。什么时候大修士吴勉也成了满清的爪牙?你我都是大明遗民,理应反清复明……”

  没等尚三秋说完,吴勉对着他的方向挥了两下手。随着两声脆响,尚三秋的脸上出现了两个鲜红的巴掌印。随后这名修士一翻白眼,也跟着晕倒在地。

  这时,吴勉不再理会晕倒的尚三秋,他对着被黑衣人扶起来的老人说道:“吴三桂?”

  “不错,正是本王……”勉强对着白发男人拱了拱手之后,老人吴三桂这才继续说道:“本王正是平西亲王吴三桂,本王与大修士素无瓜葛。还请大修士能放了本王,待本王回到云南之后,一定重重的报答……”

  “想要活命?不难……”吴勉用他特有的表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只要你们把赵真元交出来,便可以离开这里。如果你们敢说不认得这个叫赵真元的,那就只能怪你们的运气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