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八章 凉亭

第八十八章 凉亭

  不管这么说,这两个小方士也是跟着贾士芳一起来的,吴应熊不敢怠慢。当下对着自己的管家说道:“去,带两位方士去吃点心,尝尝咱们云南的鲜花饼和云腿。
  
  还有公主送来的京点也一起拿出来请两位方士品尝……”
  
  管家答应了一声之后,将吴勉、归不归假扮成的小方士带出了书房。将他们带到了客厅,随后命人端上来从云南运过来的点心:“这可是稀罕的吃食,两位尝尝看……这鲜花饼是鲜花拌上果仁和猪油做馅,外裹酥皮烤制而成。这一碟是云南大名鼎鼎的宣威火腿,两位尝尝鲜……”
  
  归不归咬了一口鲜花饼之后,装模作样的说道:“真是好吃,比窝头好吃多了。
  
  劳驾有咸菜吗?要不来头蒜也成。再来碗棒子面粥就更好了,尊管不要见笑。我们修道之人的日子清苦,师父们大多数都辟谷了,也没人管我们小的吃喝。我们哥俩一天就是窝头就着咸菜,偶尔吃顿白面馍馍那就是过年了。什么候时吃过这样的好东西,那什么,吃剩下的可以带走吗?”
  
  管家原本以为方士会法术,那日子过的还不知道有多滋润。敢情还不如府中的家丁,府中的下人虽然没有大鱼大肉,起码大米白面管饱。当下,管家回头对着仆人说道:“原样在准备一……两份,用荷叶包上一会给两位方士带走。”
  
  “这怎么话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眼前这点吃的走带就行……”归不归装模作样的起身,看这架势好像是要阻拦仆人。
  
  被管家一把拦住,说道:“进府就是客,更何况你们两位都是方士,那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说话的时候,管家的眼神突然迷离了起来。随后亲手用筷子夹起来一块火腿放在了原本归不归的食碟里,随后对着空气继续说道:“你们两位什么时候得空,能不能麻烦一下。我老姨家里闹鬼,都好几年了。我姨夫死的早,天天晚上给他老婆托梦,不许我那苦命的老姨改嫁……”
  
  管家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站了起来。两个人也不理会管家,向着后宅的方向走了过去。老家伙边边走说道:“什么时候用空,你也教教老人家我这手幻术……话说回来,有别人走过来,不会穿帮……”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刚刚出去的仆人提着两个荷叶包走了进来。他好像看不到面前的两个人一样,将荷叶包放在了桌子上之后,也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还有小的,小的今年一直不顺序。从年初到现在一直没安生,不是头疼脑热的就是闹脚气。您两位给看看流年,是不是我老婆在方我。不瞒两位方士,我去年取了个寡妇,都方走三个男人了……”
  
  看着小方士的样子,归不归这才笑了一声,随后跟着吴勉继续向着后宅的位置走了过去。看来只要不是神主从附近走过,谁也不会发觉这只是吴勉的幻术。
  
  额附府后宅是一个三进的院子,两个人很快便在第一进院子里查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密室之类的存在。两个人很快便来到了第二进的院子,担心贾士芳那里时间不够,当下两个人分开,归不归在第二进院子里继续寻找神主的下落,吴勉则进到最里面的院子里查找。
  
  当下,吴勉和归不归分开,一个人走进了最里面的院子。尽头的院子是个花园,在花园中心有一水塘,吴应熊在水塘中心修了一个凉亭。一艘小船停靠在岸边,应该就是乘坐这艘小船往来凉亭。
  
  花园里面假山、廊亭林立,如果有暗室藏在这里,到是个不错的选择。当下吴勉进入到了花园,在假山、廊亭当中寻找密室的踪迹。查找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最后白发男人将目光转移到了水塘中心的凉亭上……吴勉踩水走到了凉亭当中,围着凉亭转了一圈之后,又进入到了亭中。就在吴勉准备在亭中查找线索的时候,突然他的脚下开始震动起来,随后凉亭里面的地面开始慢慢的下沉……凉亭里面果然有机关,吴勉闪身躲到了凉亭外面。这时,地面已经完全沉了下去,露出来里面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顺着洞口向下看,能看到一排石头台阶直通洞底。
  
  片刻之后,从洞底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不是说有人来拜见额附,不许我们出来吗?”
  
  “没事……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庄稼了?
  
  有人见额附也是在前院,谁会没事到这里来?主人要我们出去办事,你敢不去?”说话的时候,两个家丁模样的男人顺着台阶走了上来。两个人先是原地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外人之后,这才按动了亭柱上面的机关。刚刚沉下去的地面又慢慢的浮了上来。
  
  随后,两个人竟然也踩着水面,向着对岸走了过去。吴勉开始以为这两个人是方士,仔细一看才看明白这二人的脚下都踩着一块尺余的木板。两个人不过是经过训练,可以踩着木板在水面上行走而已。
  
  等到两个人走远之后,吴勉学着他们俩的样子,找到了机关之后按了下去。随后就见地面再次沉了下去,露出来通往洞底的台阶来。
  
  原本这个时候,白发男人应该去找归不归的,两个人再通知外面的广仁,等着方士们一起杀进来。不过吴勉的性格根本没有去找归不归的打算,独自一个人顺着台阶走了下去……开始还以为这里面只是黑洞洞的一片,想不到下去之后才发现顺着台阶两次每隔丈余墙上便挂着一个小油灯。灯碗里面也不知道灌的什么油,没有一丝烟气不说,还发出来白色的光芒。
  
  吴勉向下走了十几登台阶之后,突然听到下面有人说道:“武家哥俩……你们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主人的事情办完……没人?武法、武天……是你们哥俩吗? ”
  
  说话的时候,一个和百无求差不多身高的大汉出现在了台阶下面。就见此人手提一杆大铁枪,抬头向着台阶上面张望。
  
  随后他提枪走上了台阶,一直走到了上面的凉亭上,见到没人之后,这才再次走了下去。
  
  “活见鬼了……八成是武法、武天那哥俩按了两遍机关,自己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回头看看,毛躁……”大汉扛着铁枪走下了台阶,随后他在下面按动了机关。看着地面被钢索拉倒了凉亭处之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明儿要和额附说一下了,这么大意一旦被人发现可是不得了……”大汉自言自语的向着洞底纵深的位置走去,下面是一个长长的通道,一直走到了通道尽头之后,大汉对着空气说道:“何虎已经查看过了,没有外人,是武法、武天兄弟联系按东机关,误开亭门……”
  
  这句话说完,他面前的墙壁缓缓打开。露出来里面好像宫殿一样的所在,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坐在主位上,周围站在十几个身穿黑衣的武士。侧位坐着一个一动不动的男人,竟然是神主的本体……看到何虎走进来之后,老人对着身边的武士说道:“再忍几天,如果还是没有消息的话,我们就回云南。这一趟辛苦你们了,回去之后,本王一定重重的犒赏。只要本王有的,一定不会吝惜……就在老人说话的时候,他身边侧位上坐着的神主突然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