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五章 广仁的话

第八十五章 广仁的话

  “术士爷爷到了,你们不用怕什么神主了。
  
  也不用等他找上门来了,术士爷爷带你们杀上门去……怎么,你们是不是已经打过一场了?”说了一半的时候,席应真看到背后已经倒塌的宫殿,和七八具死尸之后,心里明白自己好像晚来了一步……“大术士,您应该半个月之前到的。”看到了席应真之后,广仁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贾士芳联络的您,我以为他把时间说错了,还斥责了那孩子一顿。大术士您早来片刻,或许就是另外一番结局了……”
  
  说话的时候,广仁故意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伙心领神会的跟着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我们这些人都盼着术士爷爷您老人家早点到的,结果我们还要自不量力的孤军奋战。幸亏神主只是夺舍了凡人的身体,如果是他本体的话。现在这里已经是一地的死人了,唉……我也明白您老人家一定是被要紧的事情耽误了,这个怪不得术士爷爷您的头上,都是我们的命不好,怨不得别人……”
  
  这两句话说的席应真老脸都跟着红了起来,原本他是应该半个月之前前来和广仁汇合的。不过途经扬州的时候,被一家娼馆里面的头牌姑娘折腾的五迷三道。当下什么来北京和广仁汇合,联络吴勉、归不归一起对付神主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今早有个北京客人在娼馆花光了钱,准备收拾回家的时候多说了几句。席应真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北京还约了广仁,这才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什么要紧的事情?这个老东西又是嫖院忘了时间。你们闻闻他身上一股胭脂味儿都熏鼻子……”实在忍不住的百无求骂骂咧咧了几句,就在它要继续骂下去的时候,却被归不归从后面捂住了嘴巴。
  
  老家伙陪着笑脸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您别跟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这小王八蛋刚刚被神主打坏了脑子。刚刚它还在说如果术士爷爷您老家人到了,那神主也不会逃了……”
  
  席应真原本已经举起来了巴掌,不过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又臊眉搭眼的放下了手臂。大术士不好意思去看这些人,当下将头低了下去,正巧和小任参打了一个对眼。
  
  这一人一妖相互看了一眼之后,随后脸上都露出来了古怪的表情。当下小任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事可不对啊。这个老头儿你们都熟,怎么就我们人参不认得?之前我们人参就问过你,老不死的你给搪塞过去了。现在怎么是个人就认识这个老头儿,就我们人参不认得? ”
  
  小任参大喊大叫的时候,席应真也跟着皱起来了。大术士心里感觉这只人参娃娃好像很熟悉,可是偏偏又想不到和它有过什么交集。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其实这话我是不想说的,之前人参你也是认识士术爷爷的,关系也就一般般。后来你们俩在娼馆里看上了同一个姑娘,当时你和术士爷爷都喝多了,为了个娼妓破□大骂起来。最后术士爷爷一巴掌把你打的失忆了……”
  
  “那不对,这只人参娃娃失忆了,术士爷爷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老家伙,你是不是还有瞒着我的事情? ”席应真一把揪住了归不归的衣服,将他拖到了自己身边之后,继续说道:“说,是不是你用了什么手段消除了术士爷爷我的记忆? ”
  
  “大术士,那天碰巧我和火山路过,正巧看到了您和任参在争执。”归不归没有想到,这时候广仁微笑着走到了席应真的身边,随后这位白发大方师替老家伙说道:“当时您喝多了几杯酒,把任参打晕在地。看热闹的人都在说您,大术士您当时酒劲上来,以为将任参打死了。便要自残断了自己一臂,我苦劝无果之后,只能用浊脑消除了有关任参在您心中的记忆。这件事归不归可以作证……”
  
  老家伙想不到这个时候广仁会帮着自己说话,送上门的借口不用白不用。当下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大方师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术士爷爷您是记不得了。当时您喝多了几杯谁劝都没用,最后大方师也是没有办法,这才用的浊脑抹去了您的记忆。他怕日后您再想起来什么,索性把有关人参的记忆都给抹掉了……”
  
  席应真倒是真有在娼馆喝多了,耍酒疯的时候。以为自己打死了任参,闹着要断一条胳膊也不是不可能。再说这话是广仁说的,他那么大的大方师不会说瞎话。如果刚才那话是归不归说的,大术士早就一个嘴巴打过去了。
  
  不管如何,总算是堵上了这个窟窿,归不归笑眯眯的冲着广仁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宫殿外面跑过来一个小太监。他直接跑到了归不归的面前,在老家伙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看的席应真直皱眉头,说道:“老家伙,你们俩有什么背人的话?怎么,见到术士爷爷我就说不得吗? ”
  
  “在术士爷爷您的面前,哪有什么背人的话?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昨晚皇帝已经连夜带着皇亲离开了京城,今天的事情结束之后,还要回来。这位小公公过来打听,事情了结了没有。”
  
  随后,归不归又对着小太监说道:“公公可以传信请陛下回宫了,神主虽然没有伏诛,不过他也伤了点元气。没有三五十年不会再露面的,陛下定好的国策尽管去办,神主不会对陛下不利的。”
  
  小太监听到了归不归的答复之后,急忙行礼离开了皇宫。这时候,席应真开口说道:“既然你们已经打跑了神主,那术士爷爷也就不厚着脸皮继续待在这里了。我找家娼馆住下,什么时候神主再出现,你们再联络术士爷爷就好。”
  
  说完之后,席应真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他们众人的面前。看的百无求直翻白眼,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老东西来干什么了?就是出来露个面就又去嫖院了?你们都说说他究竟干嘛来的?老子看就是为了来京城嫖院的,顺便过来看你们死了没有。”
  
  “不管怎么样,有这位大术士坐镇,我们也少了不小的压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参继续说道:“人参,你到暗室里面查一查,别神主夹带了我老人家的私货走了。”
  
  小任参答应了一声之后,便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看着任参离开之后,百无求先是看了一眼广仁,随后开口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吧?广仁他竟然会帮着咱们说话,放在以前他说话就是为了给咱们拆台。”
  
  “傻小子你懂什么,人参和大术士恢复了记忆之后,对广仁他们有什么好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大术士一定看在人参的面子上,和咱们几个一起。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就断了这样的机会。”
  
  归不归说话的声音很小,除了他自己和百无求之外,别人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说完之后,老家伙还不忘笑眯眯的又冲广仁点了点头,就好像刚才他在这里说这位大方师好话一样。
  
  这时候,那几具方士的尸体已经收拾好,随后由其他的方士将这几具尸体背好,随后施展五行遁法将尸体带离了皇宫,要将他们安葬回原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