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二章 敬酒

第八十二章 敬酒

  “老家伙你别冤枉老子啊,老子又说什么了……”百无求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突然明白了过来。它一拍大腿,说道:“火山!老家伙你是说火山没死!哈哈哈哈……怎么样,老子猜的没错吧,那个小王八蛋是诈死……”

  “诈死未必,或许只是运气好了一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吴勉继续说道:“送信的人是被火山指派来的,信里面有暗语不假,不过应该是火山和广仁说的什么。如果老人家我没有猜错的话,是火山通知广仁自己没死,要不然的话刚刚那位大方师也不会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这时候,小任叁插嘴说道:“那么麻烦干什么?不是我们人参说他们俩,有什么事情直接传音啊。送什么信。”

  “那是火山也知道神主的细作就在广仁身边,传音之法并不保险。只要有侧听的法器一样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继续对着吴勉说道:“之前广仁、火山身上的联系是老人家我亲手斩断的,火山应该已经死了。能把他拉回来的就只有徐福一个人了,是那个老家伙救了火山。然后又派他暗中做些事情,所以现在山火都没有露面。”

  “徐福终于忍不住了……”吴勉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他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说明陆地上的事情还没有到徐福出手的地步,对吧?”

  老家伙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想知道,那个老家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想永远困在海眼里,再不回到陆地了?”

  就在这个时候,宫殿外面响起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归不归答应了一声之后,赵真元和韩镇二人走了进来。吴勉的弟子直接开口说道:“贾士芳刚刚离开了这里,他有皇家的腰牌,看样子是奉了广仁大方师的法旨,去皇宫外面办什么事情。他还没有走远,我和韩镇要不要跟出去?”

  “敢用腰牌离开,就不怕有在人后面跟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用管他,今晚你们俩也休息一下。广仁那边不用费心了,刚刚接到了徐福大方师的书信,神主的细作不敢轻举妄动,以防漏出来狐狸尾巴……”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发男人突然说了一句:“广仁呢?他现在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俩只能查看他进寝室之前的样子,至于进了寝室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就不知道了。”韩镇回了一句,不过他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再次开口说道:“说起来倒是还有一件事情有点古怪,广仁大方师回到寝室之后,里面有些术法异动的迹象。不好说里面发生什么事情,还是有人进出大方师的寝室。也有可能只是施展一些不打紧的术法……”

  “也可能是广仁大方师接到了那封书信,有些忘乎所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俩去休息吧,这两天广仁身边的细作便会有异动。对付那种小辈用不着我们出手,还要麻烦你们俩。”

  “这都是弟子应该做的。”赵真元答应了一声之后,再次和韩镇一前一后离开了这座宫殿。

  看着二人离开之后,归不归转头看了吴勉一眼。老家伙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冲着白发男人古怪的笑了一下。看到了归不归的笑容,吴勉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

  百无求再愣也看出来两个人一定在传递什么信息,当下他一跺脚,说道:“你们俩这是什么意思?都开始眉目传情了吗?有什么话就说!老子就烦你们这样好像什么都知道的臭德行……”

  “傻小子你还知道眉目传情,是人参在妓馆里面教你的吧?”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马上就有好戏看了,傻小子,这次恐怕老人家我和你小爷叔也要下场唱戏了……”

  “你们俩早就该动手了,先把那个细作弄死了再说。”百无求拍了拍自己胸膛,说道:“你们下不了手,就让老子来……最近没怎么折腾,手都痒了……”

  “放心吧,到时候谁也跑不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说了,回去休息吧。突然来了这么多的方士,老人家我怎么好像回到当年在方士一门那会了……年纪大了,以前的事情都不敢想了,当初那些人还有几个活在人世上……”

  第二天一早,康熙命人送来了早饭。据送饭的太监说,这是皇帝命人照他的早膳又做了两桌,一桌送到吴勉、归不归这里。另外一桌已经送到广仁的寝室当中了,如果不是今天早朝有削藩的奏本,这个时候小皇帝已经亲自过来和他们一起用餐了。因为不知道方士们的习惯,虽然是早餐,每桌也还是配了两坛子美酒。

  “陛下真是有心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着已经开始狼吞虎咽的百无求和小任叁,随后对着赵真元和韩镇说道:“你们也来坐下,一起来承受陛下的皇恩。吃饱喝足之后,还要去见广仁。老人家我突然想起来件事情……”

  “就知道师兄找我,广仁已经主动上门了。”说话的时候,大方师广仁已经带着弟子们走进了宫殿,康熙赏赐他的那桌吃食也被抬了过来。

  看着两只妖物已经吃喝上了,广仁继续笑着说道:“陛下赏赐御宴,广仁第一个便想于师兄和吴勉先生一起享用。想不到师兄心里还是没有我,不过广仁心里不能没有师兄。这样的御宴还是一起享用的好……”

  没等广仁说完,百无求突然张嘴啐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差不多得了……谁不知道谁?广仁你加上你那些方士都是辟谷的吧?你们根本就吃不成这些吃食,这才送过来的。老子没冤枉你吧?”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随后说道:“傻小子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大方师你也别和它一般见识。孩子小还不会说假话。”

  广仁好像听不懂老家伙的弦外之音一样,看到弟子们已经将两张桌子并在了一起,当下坐到了主客的位置上,笑着说道:“我就喜欢百世兄的爽朗。虽然广仁辟谷不食烟火,不过喝杯水酒还是没有问题的。”

  说话的时候,广仁自己斟满了一杯,最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杯酒敬火山,我虽然身为他的师尊,他身死之时我却什么都做不了。还要他做了最后一任大方师,背了我的黑锅……”

  说完之后,广仁将杯中酒倒在了地上。随后再次斟满了一杯酒,对着对面一座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连同韩镇、赵真元一起说道:“这杯酒敬你们诸位,多谢这么多年诸位不计前嫌,几次相助于我和方士一门……”

  说完之后,广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吴勉、归不归都被一旁侍候的方士斟满了酒。看到大方师这样,就连吴勉都一只手举起了酒杯。大方师敬酒的话不是对着韩镇、赵真元说的,不过他们俩也跟着一起举杯。

  就在他们几个人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另外一只手变戏法一样的变出来那支传说当中的法器——帝崩,两个人没有丝毫犹豫,对着其中一个人扣动了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