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章 细作

第八十章 细作

  冲着吴勉、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白发大方师有气无力的说道:“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果有需要我们方士的,直接去找贾士芳就好。我要修养几天,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不要吵我……”
  
  “怎么现在要饭的都这么会说话了吗?”听到了广仁的话,百无求的眼睛便瞪了起来。二愣子碎了一口之后,继续骂骂咧咧的说道:“不是老子说你!要饭的就要有要饭的样子。就算你拉不下脸来说两句——大爷大奶奶行行好这样的话。也要过来客气客气说句人话吧?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这都不是要饭的嫌饭嗖了,这是嫌要饭的钵子里没有燕窝鱼翅……姓广的你先别走,老子还没有骂完……”
  
  百无求骂街的时候,广仁咳嗽了一声,贾士芳心领神会的搀扶着这位大方师去了他的寝室,就好像没有听到百无求在骂街一样。
  
  看着百无求有冲到寝室里继续叫骂的冲动,归不归急忙拦住了他,说道:“傻小子,算了,现在大方师正在走背运,别和他一般见识。”
  
  “明知道广仁走运背,老家伙你还敢招他进来。”一旁的吴勉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向着自己的寝室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也要修养几天了,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不要吵我……”
  
  看到吴勉突然闹了脾气,归不归也只得苦笑了一声。随后吩咐跟随着大方师一起前来的方士们,都住到了宫殿后面的厢房里面。
  
  等到把这些方士都安顿好之后,归不归带着赵真元、韩镇和两只妖物走进了吴勉的寝室。冲着正在翻看《冥人志》的吴勉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加上广仁一共是十七名方士,看来这次他是也怕了。把京城当中的方士都带了过来……”
  
  说到这里,看到吴勉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当下老家伙再次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说当中有神主的细作,那最可疑的就是贾士芳了。他是火山的弟子,现在又是广仁最信赖的方士。他能接触到其他方士接触不到的东西,老人家我猜想火山的行踪就是他透露出去的。”
  
  这时候,赵真元也跟着说道:“弟子也觉得贾士芳有些意刻,算起来他是广仁的徒孙,可是却太能向上爬了。现在广仁自己的弟子都在打杂,只有他这个徒孙代替大方师在管方士一门的事情。除了他之外,还有苏文海,张远福和郑鑫三个方士也有嫌疑。他们到来之后,便开始暗中研究这里的地形。都被弟子看在眼里,其中苏文海和郑鑫二人暗中交流过眼神……”
  
  赵真元说完之后,归不归看了韩镇一眼,说道:“娃娃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老人家我交代过让你暗中观察这些方士有没有偷偷摆下法阵,你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韩镇回答道:“这些方士之前都是追杀我的人,这个时候我和他们走得太近,恐怕会引起细作的怀疑。我只是远远的观察了一番,并不敢保证这些方士当中没人暗中摆下阵法。”
  
  说话的时候,韩镇从怀里摸出来一枚石子,放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说道:“不过我还是发现了一点蹊跷,这是在院子里面发现的,如果不是当年在船上见过这件自然而生的法器,我也不会认出这就是一块天磁。这是公磁,只要有人在施展五行遁法的时候,身上带着一块母磁,便会直接到达这里的。”
  
  归不归拿起来手里的天磁,对着韩镇点了点头,说道:“没有发现谁仍在外面的?”
  
  “没有,刚才外面人多眼杂,我发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方士都在那里经过。”韩镇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说起来百无求刚刚也在那里走过,如果不是它,我也不会注意到这块混在石子里面的天磁……”
  
  “放你的狗臭屁!你是不是想说老子是神主的奸细?老子这个奸细现在就弄死你……站着别动!”百无求大吼了一声之后,便要向着韩镇这边扑过来。当初他们俩曾经交过手,韩镇知道自己和这只妖物相差甚远。当下急忙向着归不归身边凑了凑。
  
  归不归笑眯眯的拉住了百无求,随后开口说道:“傻小子你别冲动,韩镇也没说你是神主的奸细了。再说了,老人家我给你打保票,不管谁是奸细,也不会是你的。”
  
  说完之后,他将手里好像石头子一样的天磁扔给了韩镇。说道:“这小玩意儿哪里捡到的,再扔回去。真元,贾士芳他们四个人你要看紧了。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就找人参,它在地下办事比你要方便。”
  
  看着归不归打发走了韩镇和赵真元二人之后,吴勉这才将手里的《冥人志》放下,随后似笑非笑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心急了点。还不到图穷匕见的地步,你确定我们几个一定会成功吗?不等席应真了……”
  
  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说道:“等不起了,老人家我认识大术士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只要现在有个小浪蹄子让他多留几晚,他一定会答应的。
  
  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等他到来,我们几个都活不成了。求人不如求己,能自己动手的事情就不要麻烦别人……”
  
  “要不是看见你嘴巴动了,我真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能出自老人家的嘴里。”吴勉用他独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我就等着看……”
  
  “你们再说什么哑谜?在老子面前你们也说说人话不行吗?”听不懂他们俩在说什么的百无求直接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随后它继续说道:“老人家,你这次把广仁调进来,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你不是看着火山死了,觉得广仁可怜,想把老子过继给那个王八蛋吧?”
  
  “傻小子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把你给广仁,他也得要……算了,不说这个了。忙乎了大半天,早点休息吧……”
  
  因为来的方士太多,他们几个将各自的寝室都让了出来,归不归好像多年之前那样,带着两只妖物来吴勉的寝室凄合几天。当下,还是多年前的老样子,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打起了地铺,唯一一张床榻让给了白发男人吴勉。
  
  躺下之后,百无求还是不死心,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老子还是觉得火山那个小王八蛋没死,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能躲过去,老子就不信火山能在这个小河沟里翻船,神主又怎么样?打不过还不能跑吗……”
  
  “傻小子,广义、广孝说死也就死了,怎么火山就死不得?”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火山不死,广仁也不会是这个样子。本来还想指望徐福和席应真的,可惜现在看起来徐福那个老家伙是回不来了,大术士也不会轻易露面的。
  
  如果告诉他哪家场妓馆进了新姑娘,那他八成才会拼命赶过来。现在不能靠外人了,只能依靠自己……这句话刚刚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看向门外。随后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位仙长休息了没有?皇宫外面有人来找您几位,还有广仁大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