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九章 化干戈?

第七十九章 化干戈?

  既然徐福大方师自己不能轻易离开,那么面前这位‘琉璃卯’应该就是大方师的神识了。不过就是这位神识,给火山带来的压力也是他承受不了的。
  
  当下,火山对着徐福的神识说道:“回到陆地之后,徒孙马上联络广仁大方师,将您的话转告给师尊。”
  
  “这件事不必你亲自去做,找人代传就好。”
  
  神识看了火山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和广仁的联系已经被人斩断,现在你和你那师尊已经没有了联系。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档口做点事情……”
  
  说话的时候,徐福的神识在火山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这位红发大方师听到之后,瞳孔一阵紧缩。等到神识说完之后,他有些惶恐的说道:“那徒孙要提醒他吗?还是大方师您另有安排?”
  
  “你不要说,我也没有安排,归不归一早就看出来了。”神识说话的时候,眉头突然皱了一下。随后他转身看向本体在东海的方向,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又开始喷发了,你算到我会出来吗……火山,我要回去了。那件事你要记在心上,不可以有丝毫的怠慢……”
  
  说到最后的时候,神识的身体突然在火山面前消失。只留下来一套药师们修士的衣服,在这几件衣服当中,摆着一个琉璃打造的小猫。
  
  神识离开之后,火山这才算松了口气。看着脚下那个憨态可掬的琉璃小猫,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你就是这么一个琉璃卯……船家,我们不回泉州码头了。去福州……”
  
  与此同时,皇宫当中吴勉、归不归居住的宫殿之中。赵真元正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现在火山大方师已经离世了,广仁大方师也深受重伤。那张松交给徐福大方师的信函怎么办?此事非同小可,是不是我们……”
  
  “赵真元,这里有你说话的位置吗?”没等归不归说话,赵真元的师尊先开了口。
  
  “孩子也是担心那封信送不出去,再坏了大事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扭脸继续对着赵真元说道:“真元呐,广仁不会只派火山一路去转交书信的,以老人家我对他的了解,那位大方师最少也会再派两路方士。三路方士送信,必定有一路能送到的。这个你不用担心,就算那封信真没有送到,广仁也会再来找我们帮忙的。”
  
  说完之后,老家伙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些年来和广仁、火山一直磕磕绊绊的,想不到今天知道火山那孩子没有了,老人家我的心里还空落落的。火山不是坏人,就是心急了一点……”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在撕下了自己的衣角,随后施展控火之法将衣角烧成了灰。这是方士一门祭奠同门的礼节,韩镇看到之后,也照葫芦画瓢撕下衣角烧成了灰烬。
  
  “火山的术法不弱,能了结他的一定非同小可。最近大家伙都要小心,没有什么事情不要独自离开。”归不归说了一句话之后,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吴勉,继续说道:“衰神的本事不可能了结火山,神主又远在外洋。如果不是神主突然回来,那就是他们当中还有高手一直没有露面。
  
  如果我是神主的话,在陆地上,你才是最大的阻碍。你干万要小心……”
  
  “等一下!老子有话要说……”没等归不归说完,百无求皱着眉头抢先说道:“老子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们都以为火山那个小王八蛋死了?
  
  之前符纸自燃人没死的事情不是有过几次吗?
  
  怎么到了火山的本命什么什么符这里,烧了符纸火山就一定要死?他小名也叫大方师,打不过就跑的事情火山做的少吗?怎么这次就一根筋,非要照死里扑腾?老子就不信火山那个小王八蛋已经死了,爰咋咋地吧……”
  
  归不归解释道:“本命符纸自燃的确不能就说人已经死了,不过傻小子你把广仁忘了。他们俩同生共死,刚才广仁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老人家我即时斩断了他们俩的联系,现在就算是广仁都跟着一起到奈何桥排队等着喝汤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商量一下我们这边的事情,信函是昨晚老人家我亲自送到方士那边的,今天送信的时候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看起来广仁身边有神主安插的奸细,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那么精准的了结火山?”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有意无意的看了吴勉一眼,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异常的表情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先不说以后会怎么样,现在广仁重伤未愈。一旦他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到时候那就只能是我们来对付神主了。这个买卖可是不划算……老人家我的意思呢?先保证广仁的安全,起嘛也要找到他身边的细作……”
  
  这时候,吴勉也明白了归不归话里的意思,白发男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给广仁做保镖?你真的不担心我会下手了结广仁吗?”
  
  “广仁死在你的手里,总比死在神主手里的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死在你手里是替妞儿报了仇,死在神主手里反而成全了他的大义。再说了……找到那个细作,我们就不再管那位大方师了。真到了和神主见真章的时候,广仁还要冲上去做炮灰不是?”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那你就赌一下吧,看看广仁会死在谁的手里。”
  
  看到白发男人妥协,归不归心里松了口气。
  
  随后对着赵真元说道:“还要再麻烦你一下,去白云观通知一下那里的道士。让他们转告广仁大方师,请他来皇宫住几天。就说老人家我想他了,约他来见见面,顺便在这里修养到康复为止。”
  
  赵真元答应了一声之后,直接施展了五行遁法离开了宫殿。
  
  过了大半天之后,赵真元带着方士贾士芳回到了宫殿。贾方士向归不归表达了广仁大方师的谢意,现在大方师已经请旨了。只要康熙皇帝那一关过去,稍后他便会带着亲近的方士住进来。
  
  看起来广仁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火山死的不明不白,神主身边或许还有一位神仙高手。
  
  现在不是和吴勉斗气的时候,为了确保安全,还是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居住在一起的好。
  
  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听说皇帝已经批了广仁可以居住在皇宫当中。随后有十几个方士来到了这座宫殿当中,他们带来了广仁大方师平时的所用之物。锅碗瓢盆以及被褥都是广仁平时趁手的……看着方士们大包小卷的往宫殿里面运送物品,百无求对着小任参说道:“他还真以为是来做客的?心里没点数吗?看看这些东西,皇宫里面的娘娘都不一定比他多。”
  
  小任参听了咯咯一笑,说道:“大侄子,你这就不明白了,人家是大方师,你以为都和你似的。做妖王的时候不讲究,现在就更加不讲究了……那谁,那床褥子还有富裕的吗?和你们家大方师商量一下,匀给我们人参一床怎么样?”
  
  傍晚时分,脸色苍白的广仁在贾士芳搀扶之下,来到了宫殿。看他的样子比白天也好不了多少,看起来火山的死对广仁的打击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