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七章 药师门下

第七十七章 药师门下

  红发男人正是大方师火山,之前他的七孔和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流血。现在虽然已经止住了流血,不过并不是因为他的伤势得到了控制,而是人已经死了,心脏不在跳动,血液也不在流动了而已。
  
  “不行……”抢救了大半天之后,满脸是汗的女人对着身后的男人摇了摇头,说道:“人已经死了,我不能起死回生,就是神主也做不到。”
  
  男人丈余的身材,一副麻子脸。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对着人女说道:“现在火山还不能死……他死了广仁也完了,到时候一定会把徐福牵连进来。到时候那位大方师回到陆地,坏了神主的大事,别说性命了就连魂魄也难保。”
  
  女人无奈之下再次施展手段,无奈火山已经死了,虽然体温尚在,不过再过一会便会僵直,随后慢慢出现尸斑直到彻底腐烂为止。这样的情形女人见过的太多,想不到今天的死人会牵连到自己……“他是个死人了!神主亲自下的手,我怎么可能救得活……”再次尝试无果之后,女人有些歇斯底里的叫喊了几声。随后他着对麻子脸的男人继续说道:“这是神主的手段,他下手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后果了。就算救不活火山,他也不应该治我们的罪。”
  
  “这句话你和神主去说,不要连累到我。”麻子脸的男人看了女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有埋怨的时间,你还不如再想想其他的办法。火山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你再加把劲,说不定他就活了……”
  
  无奈之下,女人只能哭丧着了脸再次动手救治火山。只不过她自己已经认定这是无用之功,一个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救得回来……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海面上漂过来的一艘小船。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人躺在船舱里,任由小船载着她在海上游荡。一男一女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已经死了的火山身上,直到小船靠近,才突然间发觉过来。
  
  “什么人!”男人大吼了一声之后,直接窜到了小船上,看着吓得瑟瑟发抖的老人说道:“你是修士? 一个人在海上做什么?”
  
  老人看出来麻子脸男人不好惹,当下哆哆嗦嗦的说道:“晚辈是药师门的修士琉璃卯,想要去东海朝圣。无奈雇佣的大船在途中失火,晚辈抢了一艘小艇偷生,却不识航海之术。已经在海上漂流三天三夜了……”
  
  当初徐福出海之后,几乎每年都会有修士效仿徐福出海,想要去东海寻找蓬莱仙岛,美其名曰——朝圣。虽然当中大部分人都死在了海上,不过有传说某人真在东海发现了仙人们居住的仙岛。
  
  “你是药师们的弟子?正好……”原本麻子脸打算用船上的人撒撒气,将老人折磨一番之后在要了他的性命。不过听到了琉璃卯的师门之后,麻子脸马上改了主意。他一把将老人抓了起来,随后扔在了火山的身边,说道:“去,把他救过来。如果这个人死了,你就和他一起陪葬……”
  
  女人已经听到了麻子脸和琉璃卯的对话,当下她主动将位置让了出来。等着看这个老头会有什么样的手段救活已经死掉了的火山……药师们的修士擅长医药、救治之术,虽然在术法一道不如其他的门派,不过单论救治伤患的修士,就算是方士一门也无法比肩。不过查看了火山的伤势之后,琉璃卯还是哭丧着脸对着麻子脸说道:“大修士您玩笑了,这是个死人。我们药师门弟子虽然擅长医药之术,不过救人救不了命。您节哀吧……”
  
  “他是个死人,那你就跟着一起死……”麻子脸盯着琉璃卯,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再想办法,一定要将火山大方师救活。如果他死了,你们药师门上下所有的修士都要给他陪葬!”
  
  “这是火山大方师? ”琉璃卯愣了一下,再看躺在甲板上的死人一眼之后,他的眼珠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法子,这才开口继续说道:“我就说看着这个死人眼熟,原来是火山大方师,说起来当年我和他老人家还有过一面之缘。大修士你倒早说这是有长生不老之身的火山大方师啊,早知道的话刚才我就直接动手了。赌一把,或许能行……”
  
  说话的时候,琉璃卯突然伸手在怀里摸出来—柄锋利的小刀,当着麻子脸和女人的面在火山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
  
  这刀也是锋利,一下子便将火山脸颊的皮肉豁开,豁口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两排牙齿。看到这个老头子不救火山,反而在他身上添了新伤。
  
  麻子脸男人大怒,一脚将琉璃卯踹倒,吼道:“你想要干什么!我让你救人,不是让你在火山身上再添伤口!他一旦死了,我们都活不成……”
  
  说话的时候,麻子脸从腰上解下来一条软鞭,作势就要抽打这个老头子。
  
  琉璃卯趴在甲板上,两只手护住了脑袋,随后大声喊道:“大修士误会了……我这就是在救治大方师,大方师无体外伤患,是内伤太重无法自行恢复。他是有长生不老身体的人,我是在赌大方师的肉身未死,只要他体外的伤势可以自愈,便可以带动身体里面的伤势自己愈合……”
  
  听了琉璃卯的解释似乎有点道理,麻子脸当下收了软鞭,对着老头子继续说道:“那你还愣着什么,继续救治火山。千万别让他死了……”
  
  当下,琉璃卯惊魂未定的回到了火山身边,开始查看刚刚那道伤口。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火山的伤口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当下琉璃卯把心—横,再次在火山的咽喉处划了一刀……随后,琉璃卯不停在火山大方师的要害割出了伤口,咽喉,心口和眉心等位置被割出来一道一道的伤口。
  
  旁边的麻子脸和女人见到火山还是没有一点自愈的迹象之后,女人说道:“如果火山还有自愈能力的话,一早就行了……送这个药师门的老头上路吧,火山已经死……”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呆愣了起来。就见火山要害上的几处伤口还是慢慢的愈合起来,几道比较浅的伤口已经完全复原,甚至看不出有一点疤痕的迹象。女人心里惊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样就算救过来了?可是刚刚火山明明已经没有了生气。就算是长生不老的人,死人还可以复活吗?
  
  这时候,琉璃卯也松了口气,老头子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回头对着那一男一女说道:“火山大方师这就算救过来了,不过他的伤势太重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就算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也要修养几个月才会完全康复。
  
  “想不到你还算有点本事……”看着火山身上又开始慢慢出现了生气,麻子脸脸上总算有了笑容,随后他对着琉璃卯说道:“药师门的弟子果然不同凡响,不过说起来药师门有名的修士我都听说过,怎么就是没有听过你的名字? ”
  
  “大修士您有所不知,我是尔东掌门的外甥,也没有什么惊人的本事,舅舅不想提到我这个没用的废物。”说到这里,琉璃卯顿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如果是我那舅舅的话,早就将火山大方师救醒……”
  
  就在琉璃卯说到这里的时候,麻子脸脸色一变,再次将软鞭从腰间抽了出来。随后对着这个老头子打了过去,火山既然已经活了过来,这个人自然是要灭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