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六章 赌博

第七十六章 赌博

  贾士芳说话的时候,冷汗已经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火山是他的师尊,现在已经证实亡故,广仁和他同生共死。先不说他和火山的师徒情谊,现在两位大方师一起亡故,陆地上的方士们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必定牵连到海上的大方师徐福……

  现在不管如何也要想办法先保住广仁的性命,贾士芳也来不及对着皇帝行礼了,直接说道:“陛下,广仁大方师的生死在一线之间,我们要带着大方师回去。或许还有生机……”

  贾士芳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昏迷不醒的广仁扛在了肩上,随后便要催动五行遁法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康熙突然开口说道:“能搭救大方师的人就在眼前,你何必舍近求远?把大方师抬上来,朕和你一起去求吴勉、归不归两位仙长。”

  一句话点醒了贾士芳,他也是乱了方寸,竟然把吴勉、归不归他们俩忘了。如果说世上还有谁能搭救广仁的话,除去远在海外的徐福之外,那也只剩下白发男人和那个老家伙了。

  当下,贾士芳急忙将广仁抬到玉辇上,随后几十名轿夫跑奔如飞,片刻之后便回到了吴勉、归不归居住的宫殿大门前。

  玉辇停下之后,康熙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一边大声喊叫,一边向着宫殿里面跑去:“几位仙长救人……广仁大方师命悬一线,还请几位仙长看在朕的薄面上,搭救于他……”贾士芳背着还昏迷不醒的广仁紧紧跟在后面。

  这位少年天子八岁登基,十六岁擒鳌拜,什么时候这么慌乱过?他知道方士的分量,对广仁也算下本了。

  宫殿里面的归不归听到之后,带着两只妖物迎了出来。看到了被贾士芳背在身后的广仁之后,这个老家伙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随后笑眯眯的说道:“大方师你什么时候这么下本了?求我们相帮不成,这就以死相逼了?”

  “老人家您误会了,火山大方师的命本符纸自燃,已经牵连到了广仁大方师……”将广仁放在了归不归的面前之后,贾士芳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同生共死,火山大方师已然亡故,广仁大方师也性命难保。”

  “你说火山亡故了?”这个消息让归不归吃惊不小,当下他急忙俯下身子查看广仁。片刻之后,老家伙再次站了起来,说道:“生死脉另一端的人已经死了……火山真的死了吗?”

  “晚辈这就让人将火山大方师被烧毁的符纸送来,老人家您一看便知。”说完之后,贾士芳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晚辈听说过您老人家和两位大方师的恩恩怨怨,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您老人家……”

  “广仁要死了?这个要庆祝一下了……”没等贾士芳说完,吴勉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他瞥了一眼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广仁,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大方师这次也是豁出去了,为了让我们手出,连自己都不顾了。”

  “老人家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看上去可是有几分像是火山已经亡故了。”归不归的眼睛一直盯着广仁,顿了一下之后之后,继续说道:“天下能和广仁同生共死的也只有火山了,把自己和火山一起舍了,这位大方师可是干不出来。”

  “他是干不出来,不过老家伙你亲眼看到本命符自燃了吗?我倒是盼着这个是真的,今天就等着看他死在我的面前……”吴勉看了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广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打个赌吧,广仁今天会死在这里吗?我赌会的……”

  看到了白发男人一心等着广仁死在自己的面前,归不归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之后,说道:“那我老人家只能赌他不会死在这里了,看来是老人家我输定了……”

  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小方士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原本方士当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在皇宫大内之中不得施展遁法。不过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个了,小方士手里端着一个木匣。当下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木匣,露出来里面被烧毁的符咒残骸。

  归不归看了里面的残骸一眼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将木匣带到了吴勉的面前,就见木匣里面的残骸还保留着符纸的样子。残骸当中是火山的名字,下面还有他的生辰八字。

  看到了符纸残骸,吴勉转头便向着宫殿里面走去。转头的一瞬间,说道:“我输了,可惜……”

  在白发男人离开的一瞬间,归不归突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随后对着倒地的广仁喷了过去。老家伙这一口舌尖血在喷到大方师身上的一瞬间,归不归以掌为刀将这口血雾一分两半。随后大声喝道:“广仁你还不醒来吗!”

  这一声出口的同时,天上打了一个旱天雷。广仁瞬间睁开了眼睛,和归不归四目相对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的嘴里吐出来一口浊气,随后广仁的脸色这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缓过来这口气之后,广仁痴痴的看着归不归,说道:“是……火山出事了吗?”

  归不归也不说话,让贾士芳将广仁扶了起来,随后又将木匣里面的符纸残骸给他看了一眼。

  原本以为广仁看到自己弟子惨死,会歇斯底里的发作一下。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白发大方师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在贾士芳的搀扶之下,对着归不归说道:“给师兄添麻烦了……士芳,你带着我回去。”

  “大方师,你还是在吴勉、归不归两位仙长这里休息一下的好。”这个时候康熙凑过来说了一句,这位少年天子叹了口气,说道:“至于火山大方师那里,朕会派人查明出了什么事情。人死不能复生,大方师请保重身体。”

  “不用麻烦了,方士的事情,还是方士自己做的好。”广仁说话的时候,已经强撑着开始催动五行遁法。随后摇摇晃晃的在众人、妖面前消失。随后,贾士芳和另外几个方士也一起施展遁法离开。

  康熙原本想借着这次机会,让广仁在吴勉、归不归这里修养,然后自己从中调和,让他们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想不到醒过来的广仁直接就走了,自己的计划这就被打乱。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陛下不要和广仁一般见识,广仁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加上他的大弟子惨死,失礼之处,还请陛下不要见怪。”

  还没等康熙说话,百无求突然开了口,说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放着奄奄一息的广仁你叔叔不杀,老家伙你又开始替广仁请求了。今早的日头是打西边出来的吗?”

  还没等归不归说话,两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众人、妖的面前,来人正是韩镇和赵真元。两个人出现之后,见到皇帝出现在了这里,当下都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这二人也不敢说话,都规规矩矩的站在了老家伙的身后。

  这时候,康熙笑了一下,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大方师没事,那便是最好了。这样神仙一般的人,朕怎么会怪罪?既然大方师已经救过来,那朕也安心了,就不在继续打扰诸位,这就回去处理公务了。”

  就在小皇帝再次回到玉辇了,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一艘大船上,一个男人对着另外一个正在抢救个红发男子的女人说道:“一定要把他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