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五章 突变

第七十五章 突变

  少年天子还想做最后的努力,说服吴勉、归不归一起帮着广仁阻止信函当中的内容发生。
  
  不过之前广仁伤吴勉太重,他们几个都没有相助的打算。归不归笑眯眯的听着康熙的话,不管这位小皇帝说什么,老家伙只是点头却不答应。
  
  看到自己在这里不受待见,偏偏又不能对着这几个人、妖发作。最后康熙对着吴勉四个客气了几句之后,带着人悻悻而归。
  
  小皇帝离开之后,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广仁这步棋走的出乎老人家我的意料了,我老人家想不到他敢将皇帝一起拉了进来。现在有些麻烦了,如果真好像他说的那样,广仁想办法对付神主,我们就不可能置身事外。到时候广仁他们都死光了,你我加上傻小子和人参就要冲到前面去了。”
  
  “好啊,到时候我们冲到前面去,正好给广仁报仇了。”吴勉用他特有都语气说了一句之后,又继续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打算送上门再给广仁出次力?”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只是算算有几分把握,不加上我们几个的话,就算有席应真,广仁他们也最多有三成的胜算。如果加上了我们会有五成的把握,一旦只是我们四个的话,对神主最多只有两成的胜算。我们越早加入当中,胜算的几率便越大。这个你要考虑清楚。”
  
  “老家伙,你这么精细的人,就算不到百分之百的把握吗?”这时候百无求突然来了句话,二愣子抓了抓头皮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是人还是神,总会有弱点的,这是你当年说的话吧?”
  
  “老人家我说的是人或神,可没说过神主。”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看着吴勉说道:“别说,我老人家还真想到了一个百分之百胜算的办法……帮着神主干掉广仁,那位大方师还真没有一点还手的机会……”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吴勉。看到白发男人脸上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之后,这才笑了一下,正想要拐弯抹角再劝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百无求的声音:“老家伙,老子有句话要问问你。刚才老子上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你们在说什么化身境的事情,说什么张松信里说的都是他在化身境里看到的。老子就不明白了,这个化身境到底是什么东西?”
  
  “化身境可不是什么东西,这是用通过精炼魂魄达到的一种境界。”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走到了百无求、韩镇从下面拿上来的包袱旁边。他一边在里面翻翻找找,一边继续说道:“传说当中,到了化身境的时候,魂魄会看到一些来自未来时期的景象。当时就有很多修道门派让自己的弟子精炼魂魄,让弟子的魂魄来预知未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冲着韩镇说道:“化身境的事情徐福大方师教过你吧?剩下的韩镇你来对傻小子说。”
  
  化身境的事情是我师尊所说,和徐福大方师无关。韩镇点明了归不归话里的错误之后,继续说道:“那些可以看到化身境的弟子们后来魂魄都离开了身体,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在融合到身体当中。后来这些弟子们一个一个都成了无主的魂魄,被阴司鬼差强行拉到了地府投胎。
  
  我猜想就是因为这个特性,那位大术士这才让张松去精炼化身境。等到他练成之后再让阴司鬼差们抓走,因为这样魂魄之外的一切印记都被打磨掉,故而大术士才这么做的。应该是张松看到了化身境的景象,这才写下了给徐福大方师信函当中的内容。”
  
  韩镇原本就是个聪明人,刚才在上来的途中听说过几句,加上以往也听说过有关席应真和张松的事情揉在一起。便有了他说的这两句话。
  
  听到韩镇说完之后,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娃娃你猜的不错,大术士应该就是看中了化身境的这个特点,这才精炼了张松的魂魄。别人担心魂魄被打磨掉了回不到本体,张松可是不怕。这样正和了他的心意。”
  
  韩镇还是有些事情想不通,当下直接说道:“那么大术士之前为什么不替张松精炼魂魄? 一直要等待过了几百年。”
  
  归不归想不到韩镇会主动向自己问话,他眯缝着眼睛看了这个方士一眼之后,再次说道:“因为张松的魂魄之前被动过手脚,他的魂魄不能投胎,虽然说化身境会打磨掉一些印记。不过之前大术士还是要将张松魂魄上被动过的手脚清除出去,这个过程很漫长……”
  
  听了老家伙的解释,韩镇这才点了点头。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他说道:“娃娃,既然你已经是老人家我的管家了,那你现在就帮我老人家办点事情。去城里泗水号的商铺,把赵真元找来。咱们刚刚得罪了皇帝,这座宫殿怕是住不下去了。找他回来咱们商量一下搬家的事情……”
  
  韩镇现在只能依仗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当下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施展五行遁法离开了皇宫。
  
  就在韩镇离开这里之后不久,皇帝的玉辇旁边突然多了个人。正是刚刚已经离开的广仁,他出来兜了一圈之后,还是只能来麻烦康熙。这次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两名方士,其中一个人正是火山的弟子贾士芳。
  
  “陛下,阻止神主的事情必须要吴勉、归不归加入,否则的话,就算大术士席应真加上我们这些方士也没有把握能将阻止神主。”广仁脸色阴沉的对着康熙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如果他们这些人执意不答应的话,那我就只能按着和陛下所商定的下下策了,我会带着弟子……”
  
  白发大方师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随后对着康熙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口血不偏不倚正喷在了小皇帝的脸上。随后广仁一翻白眼,身子向着玉辇的方向倒了下去。
  
  想不到十六岁的康熙竟然没有丝毫慌乱的样子,他顾不上身上的鲜血,在广仁倒地的一瞬间抓住了他的前襟。随后对着已经慌乱的轿夫说道:“停下!两个方士过来,扶住你家大方师。”
  
  刚刚贾士芳和另外一个方士为了避嫌,已经远远的避开。现在突然看到广仁倒地也是吓了一大跳,随后二人直接冲到了玉辇面前,扶住了广仁之后,听到小皇帝继续说道:“大方师怎么会这样,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朕?”
  
  就在这个时候,贾士芳和另外一个方士突然面露惊讶之色。随后两个人一起将广仁放在了地上,他们俩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贾士芳擦了—把冷汗,随后也不请示,直接走到了皇帝身边,他压低了声音说道:“陛下,刚刚宗门传音。
  
  我家师尊大方师火山的本命符纸自然,他老人家已经仙游了……”
  
  “火山大方师不在了?”康熙脸上也满是惊讶的表情,“原本这件事不应该对陛下说的,不过既然说了,那方士索性说到底。”贾士芳看了一眼脸上苍白几乎透明的广仁,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同生共死,火山大方师仙游,广仁大方师恐怕也难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