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三章 张松的信

第七十三章 张松的信

  马车继续向着宫殿的位置行进,归不归眯缝着眼睛开始盘算了起来:原来广仁还在京城当中,还有胆子敢来皇宫……现在皇宫已经算是归不归的地盘了,不知道白发大方师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会被自己发现,还敢正大光明的求见皇帝,广仁打得是什么鬼主意?
  
  就在归不归想着广仁见皇帝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韩镇突然开口:“广仁大方师来向皇帝要人了……看来我还是做不成你们的管家。这次回到徐福大方师身边……”
  
  “你也听到刚才那小太监说的话了,不过八成你是想多了,现在广仁已经没有心思管你的死活了。”归不归冲着韩镇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昨晚老人家我去给他送了封信,现在那位大方师的心思应该都在这封信上。他来找皇帝应该也是在想办法怎么把信送出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从车窗向着远去的梁九功看去。看着这位总管大太监的背影,老家伙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我明白了,广仁还存着把我们也拉进去的心思。这都多少年了,他还是一点没变……”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冲着韩镇笑了一下,说道:“看起来娃娃你要跟着我们出去躲躲了,现在不止是你要躲着广仁,老人家我和吴勉也要避避风头了。”
  
  康熙给了吴勉、归不归可以乘坐马车在皇宫内行走的特权,当下他们这架马车一路走到了宫殿大门外。老家伙给了车夫商钱之后,让他带着马车回到了内务府。归不归带着韩镇推门进了宫殿,就见白发男人和两只妖物还是老样子。吴勉坐在角落里看着他的《冥人志》,百无求和小任参两只妖物打打闹闹的,看到了老家伙回来之后,小任参咯咯一笑,说道:“老不死的,你们家傻儿子刚刚说了,它要在京城等着拖金儿再投胎,然后它们俩给你生一个大孙子……”
  
  “先别拖金儿了,你们收拾一下,咱们搬家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走到了那一堆准备炼丹用的天才地宝前,开始将里面珍贵的珍宝都收拾起来。随后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傻小子你搭把手,还有暗室里面的天才地宝。不用都拿走,你让韩镇去挑,他挑什么你就去拿什么……”
  
  看见归不归慌慌张张的样子,百无求皱起了眉头,对着他说道:“老家伙你又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了?刚才这么一会功夫你就把娘娘睡了?
  
  看不出来老家伙你的身子骨倒是不错,还想给老子整出来个弟弟吗?”
  
  “别胡说八道了,广仁又盯上咱们几个。他知道明说没用,便剑走偏锋找了皇上的路子……”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回头看了吴勉一眼。见到这个白发男人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这才继续说道:“昨晚老人家我大意了,以为他躲着不岀来正好。想不到这还给了广仁倒打一耙的机会,现在他不知道正在和皇上说什么,左右不过是再坑我们一次。”
  
  这时候,吴勉突然合上了手里的《冥人志》,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时候开始怕皇帝了?”
  
  “不是怕皇帝,是不知道广仁想要做什么。”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广仁一走是看出了老人家我哪块软肋,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来见皇帝……傻小子你还愣着干嘛,和韩镇下去,把该拿走的天才地宝统统带走……”
  
  就在百无求带着韩镇下到密室的时候,归不归的脸色突然变了起来。老家伙冲着宫殿外面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说道:“来不及了,想不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远处已经有百余名侍卫簇拥着皇帝的玉辇向着宫殿这边走了过来。
  
  陪同一起走过来的,还有那位服饰和吴勉有几分相像的大方师广仁。
  
  玉辇一直到了宫殿大门前停下,康熙下了玉辇之后,将随驾的侍卫们都留在了大门外,他自己带着广仁和梁九功一起走进了宫殿里面。
  
  见到了宫殿里面的二人一妖之后,康熙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这是要离开皇宫?怎么也不和朕说一声,您几位要去哪里,朕派仪仗送几位过去。”
  
  “也不是要走,老人家我只是收拾一下这些天才地宝,这几天有点潮湿,有些怕水的天才地宝总是要收拾一下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着站在康熙身后的广仁说道:“这不是广仁大方师吗?昨晚老人家我三更半夜冒着大雨去找你,那个叫贾士芳的弟子说你不在,原来你是来皇宫见驾了。老人家我这里就在宫中,大方师你也不说来看看我老人家……”
  
  “我就是为了昨晚那封信来的,今天凌晨广仁回到白云观看了师兄给的那封书信。看的我体如筛糠、冷汗直流,思来想去此事是关重大,并非方士一门独立承担起的。这才进宫向陛下奏秉……”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看了一眼身前的皇帝,随后继续说道:“陛下圣躬独断,想请你们几位一起来商讨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广仁,你说你把张松给徐福的信函,交给陛下看过了,是吧?”听到了广仁的话,归不归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了起来。深吸了口气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这件事再大,也有徐福大方师处置,你将事情泄露给了人间帝王。惹起无穷无尽的风浪不算,还要牵扯到国运。这个广仁大方师你承担的起吗?”
  
  “广仁也是没有办法了,陛下是天下之主,这件事理应交给陛下处置。”广仁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勉的身上,说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再给你们添麻烦。这是陛下说的,要麻烦你们几位帮忙……”
  
  这时候,那位少年天下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如果知道要岀这样的事情,朕还不如做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百姓。此事一旦有个差错,就是朕也担不起这个责任……老人家,吴勉先生,为了天下苍生你们要出份力气了。”
  
  这时候,在旁边越听越心惊的小任参开口说道:“等一下……我们人参昨天就觉得不对劲了。饕餐送来的那封信里到底说了什么,你们不是皇帝就是大方师、大修士的,什么事情能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你们还没有和人参娃娃说吗?早点说出来它也要早做准备。”广仁看了小任参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它说道:“这是张松在化身境当中看到了几百年之后的景象,天上的众神下凡,将天下改造成了众神之国。到了那个时候,天下的方士、修士和术士都失去了术法,只有天上的神仙可以施展神力。
  
  只要有人胆敢反抗神仙,方圆百里连坐被杀个鸡犬不留。当中张松还看到了徐福大方师惨死在神主的手下,吴勉先生和归不归和我为了给徐福报仇,结果也死在了神主的手里。这就是张松看到的所有景象,因为他已经置身在化身境当中,只能写下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交给饕餐转交徐福早做准备。想不到最后却是这样的一番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百无求和韩镇各自背着一个大包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们来好像听到了刚刚广仁的话,百无求直接说道:“你说他们都死光了?老子呢?最后和拖金儿生孩子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