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二章 韩管家

第七十二章 韩管家

  赵真元咬了咬嘴唇,低着头说道:“弟子想着不过是见一面而已,这次平西王还派人给师尊带来了礼物,吴额附想要亲手交给您……”
  
  “闭嘴”没等赵真元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白发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想结交吴应熊随你,不要拖上我……你回去休息吧,不用再来看我了。”
  
  赵真元不敢在辩解,当下冲着发白男人和归不归行礼之后,退到了宫殿外面,这才施展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看着赵真元离开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孩子有孩子的想法,你这又是何苦?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去看看吴应熊也没有什么。八成是他也听到了风声,想要替吴三桂也讨要一颗丹药。价码合适的话,那就送他一颗也没有什么。”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他没有回答赵真元的事情,直接说到了正题:“老家伙,你真打算炼制长生不老药?什么时候泗水号需要靠卖这个药丸过活了?”
  
  “老人家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长过生不老药这五个字,随便炼制点丹药,外面的人自己误会关我老人家什么事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手边神主需要的天才地宝太多,老人家我不管炼制什么丹药,消耗一点总是好的。
  
  总比一个不小心被神主顺走的强。”
  
  看到归不归已经成了泗水号的主人,还是这么算计。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说道:“你就等着衰弱期到了,那些人到泗水号门口寻仇吧。”
  
  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怕他们?
  
  就算是我老人家没有了术法,天底下也没人能对老人家我怎么样。那什么……你不算。”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他看了一下脚下的地面,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韩镇关着也差不多了,老人家我打算放了他出来。
  
  原本我老人家还想要留着他在身边做点杂事的,不过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吧。这娃娃毕竟是徐福格杀令名单上的人,这次交给广仁,让他一起带给徐福那个老家伙处置吧。”
  
  听到归不归这两句话,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随你……”
  
  说完之后,白发男人站了起来,向着宫殿外面走去。他走出宫殿的一瞬间,原本雷电交加的雨夜突然变得月朗星稀。如果不是地上存积的雨水,任谁也想不到就在片刻之前,这里还是下着狂风暴雨……看着吴勉远去的背影,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道:“差不多了,该露头的已经都露头了。
  
  剩下就等着看戏了……但愿这场戏不用老人家我亲自上场。”
  
  第二天一早,归不归让小太监准备好马车,他带着刚刚从暗室里面放出来的韩镇一起乘坐马车来到了白云观的山门前。
  
  此时,正有几个小道士在清理积赞在山门前的雨水。老家伙冲着这几个小道士笑了一下,说道:“几位道友,老人家我是来找方士贾士芳的。麻烦道友进去通秉一下,就说归不归带着方士韩镇到了。请他将韩镇接走……”
  
  没等归不归说完,带头的小道士打了个稽首,说道:“老先生您来的不巧,昨儿后半夜贾士芳便已经离开我们白云观了。不止是他自己,还有和贾士芳一起居住在我们观里其他的方士,一共二十一人一起离开了这里。昨晚师傅让我们几个收拾他们的客房,说是一年半载的不会再回来了。”
  
  “都走了?”归不归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转头对着韩镇说道:“这就不好办了,原本想着把你送回到徐福大方师那里。是杀是剐都看他的意思,可是现在方士们都不在了,我老人家又没有时间亲自送你。又不能把你放掉……韩镇,你说你自己应该怎么办吧?”
  
  韩镇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杀了瘟神,其他的神仙一定要杀韩镇报仇。老人家,这时候别说替师尊报仇了,我也哪里都不敢去。你还是把我关回去吧,虽然没有了自由,不过毕竟还是可以保命的。”
  
  “老人家我现在可关不了你,这样吧,娃娃你就住在白云观里,什么时候广仁、火山回来了,你自己向他们自首就好。”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方士的事情,老人家我是管不了的。”
  
  “那您就是害了白云观上下几百条人命……”韩镇叹了口气之后,说道:“神主和其他的神仙不会放过我的,他们不敢动你们,这白云观的人命却不放在眼里。到时候,他们前来捉拿我。这白云观的道士们也不会善终的……”
  
  “早知道昨晚就应该把你送回来,失策……失策了。”归不归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自己脑门,随后老家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着韩镇说道:“行吧,那你就跟着我们几个。老人家我俩管家都留在了财神岛没有带过来,那你就暂时做我老人家的管家吧。等到广仁、火山他们回来,你再去找他们自首好了。至于广义的仇,你还要回去求求你们家徐福大方师。只要他点头再借你一点术法,报仇的事情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重新回到了马车上,随后带着韩镇再次回到了皇宫当中。
  
  归不归回到皇宫的时候,正巧在皇道上遇到了刚刚侍候康熙上完早朝的梁九功。老家伙也没有下马车,居高临下的冲着这个大太监笑了一下,说道:“公公一大早就这么忙,等着过一阵子丹药炼成送公公几颗补补身体。”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梁九功笑着回答道:“那就多谢您老人家了,陛下昨儿还提到了您几位。说再过几天就是秋围的时候了,想要请您几位一起出门走走,瞬便也看看满洲人的骑射功夫。”
  
  “等到老人家我的丹药炼成之后吧,这一阵子够呛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件事老人家我要问问公公,之前我老人家要炼丹的事情已经街知巷闻了。别说京里的王公贵胄,就是三四品的堂官也来找门子到老人家我这里送东西,想要得一颗半颗的丹药。外人都这样了,这么不见宫里的贵人们来索要丹药?”
  
  梁九功看了归不归身边的韩镇一眼,看到老家伙没有将他当作外人,这才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您不要见怪,您炼丹的风声传出来的时候,陛下已经下了口谕,宫中任何人都不要去骚扰您和吴勉仙长。说句不恭敬的话,陛下说您自己都没说炼制的一定是长生不老药,那些人不过是在自作多情而已。”
  
  听了梁九功的话,归不归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之后,老家伙对着梁九功说道:“整个京城当中,也就是皇上看的最明白……对了,还有一件事要麻烦公公,这位是方士韩镇,这些日子他要和我们几个待在一起。还请公公和身边的人说一下,也请给他一点方便。”
  
  “老人家您的朋友,九功我一定会关照的。
  
  稍后启禀陛下之后,再给他一块进出皇宫的腰牌,不算什么大事。”梁九功刚刚说道这里,远处跑过来一个小太监。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梁九功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奴我还有别的事情,就不陪您老人家了……”
  
  “公公有事尽管去忙。”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心里却是另外的一番心境。刚刚小太监的话他听的清楚,说的是大方师广仁求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