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章 送给广仁的礼物

第七十章 送给广仁的礼物

  看到百无求已经睡着,归不归笑了一声,脱下来自己的外衣盖在了二愣子的身上。随后老家伙施展瞬移之法来到了地下的密室当中,只见被关在这里的韩镇正在闭目打坐,感觉到这里多了个人之后,这才睁开了眼睛。
  
  “你打坐你的,不用管老人家我。要不是知道你的术法被封住了,我老人家还以为你在运功想办法逃走……”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韩镇一眼之后,开始在一摞一摞的天才地宝当中寻找着什么。他一边找一边说道:“待在这里还习惯吗?老人家我也是为了你好,毕竟瘟神是死在你手里的,神主不会放过你的。待在这里虽然闷一点,好歹死不了。”
  
  “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初当在海上的时候,我一个人看守一条船,也是成年累月看不到人。”韩镇回答了一句之后,看着到处翻找天才地宝的归不归,当下他继续说道:“老人家你要找什么?这几天我闲来无事,看过这些天才地宝。或许我能知道你要找的珍宝放在哪里。”
  
  归不归笑眯眯的回头看了韩镇一眼,随后说道:“是嘛,老人家我去见广仁,空着手不大好意思。给他们珍贵的天才地宝自己又心疼,想着找点不太重贵的……娃娃你看我送点什么好?”
  
  韩镇指了指归不归身边的天才地宝,说道:“你左手边的锦盒里面是火鬃皮,这妖兽虽然在中土早就灭绝了,不过听说在西洋国中还有不少。需要的话你让泗水号的商队买来就好。这种看似珍贵实则还有不少的天才地宝送人最好。”
  
  按着韩镇所说的位置,归不归果然在一堆天才地宝当中,找到了装着的火鬃皮。
  
  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想不到你比老人家我都了解这里,要不我老人家向徐福求个情,留你一条命去财神岛守着那些天才地宝吧。”
  
  韩镇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如果你能帮我报了杀师大仇的话,韩镇这条性命都是你归不归的。你让我做什么,我绝对没有二话。”
  
  “老人家我怎么没有你这样的弟子,广义好福气。”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拿着手里的锦盒坐在了韩镇的身边,随后继续说道:“娃娃,广义的事情徐福都没有说什么,你又何苦趟这个浑水?老人家我说两句心里话,你现在杀了瘟神,有了拯救天下万民的功劳。
  
  看在这点功德的份上,徐福应该会饶了你的性命,不过方士是不用再想了,八成你会像老人家我这样,做一个闲散的修士。至于报仇什么的也不用再想了,你还能再活多少年?就算你一直修炼到死,也不是妖山群妖的对手。”
  
  听了归不归的话,韩镇迟疑了一下,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你要放了我?”
  
  “早晚都是要放的,你虽然不食五谷,不过一直待在老人家我这里也不是回事。”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好了,老人家我也不多说了,还要去见广仁,等到回来的时候我们再聊。”
  
  说话的功夫,归不归便准备开始催动五行遁法,看着马上就要消息的老家伙,韩镇突然说了一句:“你去找广仁,是要打算把我交给他吗?”
  
  “你没那么重要,起码不必老人家我亲自跑一趟。”归不归收了术法,看了韩镇一眼之后,说道:“和你说一句也没有什么,今天我老人家遇到了龙种饕餐。它和张松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就是那个张松。几百年前他让饕餐去给徐福送信,结果那龙种给耽误了,看见了我老人家才想起来。这才请老人家我代为送去,你说我老人家哪有那个时间,方士的事情还是方士自己干的好,信给广仁,让他自己去送。”
  
  听到和自己无关,韩镇也没有那么多心思了。当下不再阻拦,看着归不归在眼前消失。
  
  老家伙回到了头顶上的宫殿,此时百无求已经被小太监扶到了寝室休息。原本二愣子睡着的椅子上坐着白发男人吴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举着手里的锦盒说道:“给广仁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给徐福送信本来就是他份内的事情。”
  
  看了一眼归不归手里的锦盒,吴勉用他特有的“给广仁送礼?那你应该送砒霜。”
  
  “哈哈哈哈……”归不归忍不住大笑了一阵之后,说道:“砒霜没用,能送给广仁的,起码也是末灵这种让人心神俱灭的丹药。可惜老人家我手里没有现成的,下次吧……给广仁准备一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怎么样? 一起去看看那位大方师?”
  
  “你准备末灵之后,我再去……”看了一眼归不归,吴勉再次说道:“老家伙,你准备把水搅浑吗?”
  
  “水至清则无鱼,还是浑点好。”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开始施展起来五行遁法。在他消失的一瞬间,最后说道:“你等着真元,老人家我估计今晚吴应熊那里会有消息……”最后一个字出唇的同时,归不归已经消失在了白发男人的眼前。
  
  归不归消失的同时,空中突然响起来一道炸雷,随后瓢泼大雨倾泄了下来。吴勉走到了门口,看着从天而降的大雨,自言自语的说道:“还真是应景,来的真是时候……”
  
  与此同时,城西墙外的白云观前,一出现便被大雨浇到的归不归来不及施展术法,只能有些狼狈的来到山门前。有些狼狈的拍打了几下山门,喊道:“有人没有?去和广仁大方师说,归不归到了。让他出来迎接……”
  
  片刻之后,山门打开,撑着油纸伞的贾士芳出现在了门口。陪着笑脸对老家伙说道:“这倾盆大雨的,老人家您怎么到了?您先进来……真是不巧,大方师三天之前便离开白云观了。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对我说,士芳我再转告大方师。”
  
  “和你说……”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走进了贾士芳的伞内,说道:“先进观里避避雨,既然你们家大方师不在,那老人家我准备好的礼物那就省下了。至于传话的事情,看娃娃你敢不敢传了。”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打着一把伞走进了观中。在贾士芳的引导之下,两个人来到了三清阁当中。坐好之后,观主亲自送上了香茶。客气了几句之后,观主便带着弟子们离开。诺大的三清阁当中,只剩下了归不归和贾士芳二人。
  
  侍候着归不归喝了一杯茶水之后,贾士芳陪着笑脸说道:“老人家您来的真是不巧,大方师要个月其程才能回来。如果没有什么急事的话,您过一个月再来。要是真有什么急事的话,那就只能晩辈跑一趟去传话了。”
  
  “如果不是急事,老人家我犯得上这么晚了,还下大雨跑一趟吗?”归不归看了贾士芳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急事你自己来说……”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将已经拆了封的信函摆在了贾士芳的面前。
  
  “这是术士张松临死之前请龙种饕餐转交徐福大方师的,白天老人家我见到了饕餐,它找不到徐福大方师的落脚地点,便请我转交……”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老人家我最近忙着炼丹,实在没有心思管这个,你们方士的事情,还是方士自己来做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