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六章 张恭谨

第六十六章 张恭谨

  “这个叫张恭谨的王八蛋是谁?”百无求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之后,还是对着小任参继续说道:“老子记不得什么张恭谨了,任老三你记得吗?”
  
  “大侄子,凭什么你记不住的人,我们人参就要想起来?”任参白了一眼百无求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是不知道,往我们俩怀里塞名刺的人那是乌央乌央的。几十个人我们人参怎么可能都认得清楚?”
  
  小任参刚刚说完,百无求接着说道:“老家伙,这个叫张恭谨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老子看那张名刺也没有什么啊。告诉你他叫张恭谨,打个招呼……”
  
  “这个张恭谨是修士”没等百无求说完,吴勉突然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看着手里的名刺继续说道:“这名刺使用了修士们名引的材料,只有修士才做的出来。”
  
  “不是名刺吗?怎么又名引了?”百无求皱了眉头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小爷叔你在说什么黑话?说点老子能听懂的……”
  
  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名引是修道门派当中写上弟子名字的名牌,平时都要挂在正厅的墙上。当弟子离开宗门或者死了,他的名引就要被摘下来。当初一些大的修道门派光是挂着名引的墙壁,就有十几面。这种名引到了晚上会发出夜光,不信你看看……”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挥了挥手。原本正直午后的宫殿当中突然漆黑一团,只有吴勉手里的名刺还发出来荧光,当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张恭谨三个字。随后,归不归再次施展术法,宫殿当中重新恢复了光明。
  
  看到了名刺的异象之后,百无求信了归不归的话,当下说道:“还真是那什么修士的名引,老家伙,就算这个张恭谨是修士又能怎么样?天底下能赢你们俩的就那么俩三,一个在海上钓鱼,一个不知道躲在那个娼馆开心。还有一个到海外捡破烂去了。他们不在,你们俩怕过谁?”
  
  “要不是认识你久了,还真听不出来这是几句好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是好奇,怎么还惊动修士了。我老人家可不想因为几颗丹药,再把修道门派弄的乱成一团……”
  
  这时,吴勉将张恭谨的名刺还给了归不归。
  
  老家伙拿着名刺犹豫了一下之后,也和之前的名刺一样,扔进炼丹炉当中。看着转眼之间名刺便被烧成了灰烬,老家伙笑了一下,对着身边的一人二妖说道:“不管这个了,既然递了名刺,那早晚是要见到的。兴许这两天就要知道张恭谨是谁了……”
  
  和归不归想的一样,就在第二天一早,侍候他们几个的太监头目找到了老人家,说道:“老人家,宫外有一位叫做张恭谨的先生想要见您几位。原本宫内是不方便见客的,不过陛下早就下了恩旨,您几位可以在这里会客。您看看我让人如何回复,是请这位张先生进来,还是您几位出去见他?”
  
  “他的性子还真是急,刚刚递了名刺,转天就找上们来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就麻烦公公带他进来吧,就把人带到这里,老人家我正好也有话要对他说。”
  
  半晌之后,这位太监头目带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干瘦男人走进了宫殿。这男人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袱,他蜡黄的脸色,留着两撮八字胡。看到了宫殿里面的几个人、妖之后,急忙小跑到了几个人妖的面前,跪在地上行了师礼,说道:“修士张恭谨拜望几位大修士,这次来是为了感谢几位对敝师弟尚三秋的关照。他是犯了死罪的,这样您几位还能赦免了尚师弟,让恭谨感激非常。”
  
  说话的时候,这位张恭谨解开了背后的包裹,从里面取出来一个锦盒。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打开了锦盒。露出来里面一个白色的玉瓶,这时张恭谨继续说道:“这是恭谨师门的一点心意,再次多谢几位对尚师弟的不杀之恩。”
  
  说话的时候,他将玉瓶递给了太监,再请这位太监总管转手送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
  
  老家伙只是看了一眼玉瓶,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对了。归不归上下看了一番玉瓶之后,将它送给了吴勉,随后笑着说道:“这也太客气了,老人家我怎么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这可是三江玉露瓶,徐福大方师都称为神器的,我老人家怎么敢收?你还是原物带回吧,留在老人家我这里,一旦有什么损坏,我老人家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看着归不归对这玉瓶赞不绝口,百无求皱着眉头说了起来:“老家伙,不就是个瓶子吗?还赶不上老子的夜壶。这么点都装不下老子的一泡尿……”
  
  “胡说!这个怎么会是夜壶?呸呸呸……说出来都是大不敬。”归不归看着吴勉正在把玩的玉露瓶,嘴里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傻小子,三江玉露瓶是当年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炼制的法器。别小看这个瓶子,能装下三江的江水而不满。当年百里熙亲口说的,他炼制的法器当中,就属这三江玉露瓶最花心思……”
  
  “装下三江的江水……那倒是比老子的夜壶能装一点。”看着吴勉手里小小的玉壶,竟然能装下三江江水,就是百无求也不免乍舌。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辛亏老子没拿它当夜壶,要是装满这一壶尿,老子要尿多少年……”
  
  听百无求话里离不开夜壶和尿水,当下吴勉皱了皱眉头,他也没有心情观玉瓶了,有些厌恶的将玉瓶还给了归不归……看着归不归将玉瓶当成了宝贝,张恭谨继续说道:“这是弟子师门给两位大修士的赔礼,也是师门长辈对您二位的一番心意……”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恭谨顿了一下。他偷眼看了看归不归脸上的表情,看到老家活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之后,张恭谨这才对着面前的两位大修士继续说道:“弟子师门长辈听说归大修士您已经开始炼制长生不老药了,不知道他们几人有没有福气,能得几颗丹药来……”
  
  “老人家我就知道不会白白得到这样宝贝的,原来你还真的是冲着长生不老药来了。”归不归笑了一下,将手里的玉瓶小心翼翼的放回到了锦盒当中。随后叫过来小任参,在小家伙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小家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看这架势是去收藏这传说当中的神器了……这时候,张恭谨有点心慌,这瓶子是用来交换长生不老药的,只不过客气说是自己师门的礼物。现在你把瓶子拿走了却不给什么说法,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几个不会不承认吧?或者那个黑大个子百无求真把它的尿壶拿来,它一瞪眼就说尿壶就是三江玉露瓶的话,我又该怎么办?
  
  就在张恭谨胡思乱想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指着身边的丹炉说道:“娃娃你来的晚了,看到这丹炉了吗?还是空的……老人家我起码要再准备几天,这才能正式开始炼丹。不过炼制长生不老丹药这事不是老人家能控制了的,一炉可能会有百十来颗丹药,也可能会颗粒无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