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四章 放生

第六十四章 放生

  尚三秋愣了一下,随后猛的就要继续钻进地下。只不过他的遁地之法比起来小任参差的太多,身子刚刚下沉的时候,已经被吴勉揪住了衣服领子,一把从地下揪了出来。
  
  “大修士!你听我解释……”尚三秋大喊了一声,还没等他说出第二句话,白发男人已经将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尚三秋的身子反弹起来两尺有余,落地的一瞬间都没有感觉到疼痛,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还是吴勉手下留情,因为还有话要问尚三秋,当下并没有下死手。不过就是这样他也摔断了十几根骨头,不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别想下来。
  
  吴勉摔晕尚三秋的同时,归不归已经将晕倒的康熙连同两只妖物唤醒。苏醒之后,康熙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尚三秋,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
  
  当下小皇帝苦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是朕刚刚送来的戒指有问题?”
  
  “这是有人利用陛下算计我们几个,陛下是被别人利用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要是老人家我猜的没错,这枚如意钩是不是突然被陛下找到。然后心里一直想着应该拿来给老人家我们几个人看看?如果不赶紧将指环拿过来的话,陛下便坐立不安,什么事情也办不了?”
  
  康熙点了点头,看着归不归说道:“是……老人家您说的极是,朕着了道?”说话的时候,小皇帝缩了缩脖子,一股凉意顺着后脊梁涌了上来。
  
  “陛下不用担心,动手的人已经被抓住了。
  
  不会再对陛下不利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刚刚醒过来,还有些迷糊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陪着陛下回去休息,这两天你就陪在陛下身边。有什么事情的话老人家我再找你……”
  
  “行啊,老子又不是没陪过皇帝,之前不是也陪过朱允文嘛。”百无求走了过来,看了康熙一眼之后,说道:“老子陪你回去,别担心,老子也是做过一任妖王的,真有人瞎眼敢对你不利的话,老子召唤百万妖军,杀他个片甲不留……”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搂着康熙的肩头,带着梁九功一起走出了宫殿。
  
  看着康熙离开宫殿之后,归不归带着刚刚苏醒的小任参和贾士芳一起,来到了尚三秋的身边,老家伙用脚尖轻轻的点了一下这人的后背。
  
  随后一阵杀猪一样的叫声从尚三秋的嘴巴里响了起来:“啊!疼死我了……不要动我……你要问什么我都说,我说了之后给一个痛快就行……”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嘛……”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尚三秋说道:“老人家我给你个机会,你自己说,如果说的我老人家满意了。就给你一条活命。”
  
  尚三秋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从归不归的嘴里,还有活命的机会。当下他也顾不上什么了,直接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多谢大修士……我说……我是平西王吴三桂招募的修士尚三秋,这次被派来保护世子。在云南的时候,遇到了神主,他将我收为弟子。许诺日后回到天界的时候,会带着我一起前去。让我到了京城之后,去联络刚才的神仙,有什么事情,刚才那位神仙会吩咐我做的……啊!疼疼疼……”
  
  尚三秋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冷不丁将他翻了个身。这一下疼的尚三秋几乎晕了过去,就这一下子他身上的衣服几乎被冷汗湿透了。缓了半天之后,尚三秋这才再次说道:“那枚如意钩是平西王收藏的古董,还是神主认出来它的来历。原本想着将各位迷晕之后,我和那位神仙将韩镇救出来的。想不到最后还是没有逃过您老人家……”
  
  听了尚三秋的话,归不归的眼睛眯缝了起来。思索了片刻之后,老家伙说道:“你说是奉了吴三桂和神主的命令,前来京城的。那么说他们俩是不是已经勾搭在一起了? ”
  
  “没有……神主从来没有和平西王见过面,这个我是知道的。当初我也怀疑过,几次试探过平西王,结果他都不知道神主的事情。”虽然翻身遭遇了一次痛不欲生,不过脸面向上还是让尚三秋舒服了许多。缓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而且神主已经很久都没有在云南露面了,听指派我来皇宫的神仙说,神主已经去了海外,三五十年之内回不来……老人家,神主和平西王的事情差不多了。剩下都是细节,您想要知道什么,我一定如是向告。”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说平西王没有和神主有过来往,那么他的世子吴额附呢?他一直在京城,这位额附和神主有没有交情?”
  
  “世子嘛……”尚三秋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不敢说死,我到京城时日尚短,而且和世子的关系也没有好到什么话都和我说的程度。不过以我来看,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瓜葛。”
  
  听了尚三秋的话,归不归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么我们最后说说你们要找的韩镇,你和衰神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救他,这个韩镇哪里值得你们这么冒险了?”
  
  尚三秋缓了口气之后,“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说起来还是衰神逼着我做的。不过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主使之人应该就是神主了。”
  
  尚三秋一门心思的想要活下来,当下有什么便说什么,没有一点隐瞒。老家伙看出来他的心思,也没有再难为这个从云南赶过来的修士。
  
  又问了几个有关神主和吴三桂、吴应熊父子俩的话之后。归不归便扭脸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差不多该问的都问了,你是不是也问几句? ”
  
  之前吴勉一直在听归不归询问尚三秋的话,现在听到老家伙问他,白发男人摇了摇头,说道:“该问的你已经都问了,现在就送他上路吧……”
  
  “不是说好了嘛……刚刚说好的,我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你们就放了我的,现在该说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不能这样……”听到吴勉要送自己上路,当下尚三秋吓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边哭边说道:“看在我上有年近百岁的父母份上,饶了我这一条贱命……我死了,他们俩没人照顾……可怜年近百岁还要落得一个冻饿而死的下场……”
  
  看到尚三秋大哭的样子,小任参心里不忍,当下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他也没把咱们怎么样。算了吧,把这个春夏秋冬的放了得了。他再敢找事,我们人参出手弄死这个春夏秋冬……”
  
  看着小任参上蹿下跳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就给人参你个面子,尚三秋你都听到了。回去之后你也不用呆在吴应熊那里了,尽早离开京城吧……人参,你找人和担架将他抬出去吧。”
  
  当下,小任参蹦蹦跳跳的出去找来了四个太监,找不到担架当下便找了一床被子将千恩万谢的尚三秋搭在了里面。随后一个太监揪着一个被角,将尚三秋从宫殿里面抬了出去。知道这是从宫殿里面运出来的,当下也没有侍卫找麻烦。
  
  尚三秋离开了宫殿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看来留住韩镇还真是蒙对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既然都证实神主已经出走海外了,那趁着这个时候,老人家我再炼制点丹药。也不能在皇宫里面白吃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