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三章 惊吓

第六十三章 惊吓

  说话这人竟然是赵真元在额附府见到的那个叫做尚三秋的修士,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这几个人、妖之后,回头对着宫殿外面说道:“人都倒下了,您可以进来了……”
  
  尚三秋的话音刚落,空气当中便传来了一个没有什么底气的声音:“你看准了吗?那可是吴勉和归不归,他们俩装死的次数比你投胎的次数都多。”
  
  “这可是如意钩,就算远在海外的大方师徐福到了,也难逃被制住的结果。”尚三秋说话的时候,走到了小任参的身边,将那枚掉在地上的戒指捡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天下方士都以为这是燕哀侯的礼器,谁又能想到这是当时方士一门长老们为了制衡首任大方师设下的陷阱……当初燕哀侯死的早,没有机会用到,想不到过了几千年,却被他的徒子徒孙用到的。”
  
  说到这里,尚三秋又走到了吴勉的面前。他一只手抓住了白发男人的衣服,后襟,将吴勉抓起来之后,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用力太猛,这个宫殿的地面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看到了吧?您要是还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砍掉他的脑袋。”说话的时候,尚三秋在宫殿里面到处寻找可以砍断吴勉首级的利器。
  
  这个时候,刚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行了……神主说过现在还不是了结他们几个的时候,一旦吴勉、归不归他们有了闪失,就断了徐福最后一道屏障。到时候再把他引回陆地对大事不利,去找那个人,找到他之后我们就离开……”
  
  声音落下的时候,哪位被百无求来回欺负的衰神凭空出现在了尚三秋的身边。
  
  他有些紧张的看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一眼,随后和尚三秋一起在宫殿当中寻找起来。看他们的架势,是在寻找通往关着韩镇的密室。
  
  找了一圈之后,衰神在宫殿西南位置的角落里停下了脚步,随后回头看着尚三秋说道:“我找到了,就在我脚下的位置,三秋你先下去看看,定好位置之后,我再去把你们运上来……”
  
  听到衰神让自己下去,尚三秋面露难色,看了一眼神仙脚下的地面之后,说道:“您知道我这遁地之法不灵,等到我找到密室也要个把时辰,到时候皇帝的侍卫来找他们主子,那就不妙了。想要尽快的找到那个人,还是您辛苦一趟吧。”
  
  衰神和尚三秋都在担心归不归会在暗室周围设下阵法,老家伙这样的大修士摆下的阵法,就算衰神这样的神仙,也够他喝一壶的。
  
  你怕,我就不怕了吗?衰神心里骂了一句之后,沉着脸对尚三秋说道:“还磨蹭什么?你不想早点跟着我回到天界,位列神位仙班了吗?尚三秋,成神的道路已经毁掉,人间已经多年没有飞升的修士了,这次你飞升不了,再过百世也未必能有这样的机会了。”
  
  衰神就是这样控制住尚三秋的,听到了神仙的话之后,这位来自云南的修士把心一横,说道:“那我就下去了,一旦在下面有什么闪失,还请神仙您一定拉我一把……”
  
  说完之后,尚三秋的身子一点一点下沉进入到了地下。和天生就会遁地的任参相比,他这点遁法难看至极。过了半晌才下到了地下,随后地面便鼓起来一个土包。随着尚三秋深入地下,地面上的土包也开始越来越大。
  
  看着尚三秋遁进了地下之后,衰神也开始紧张了起来。现在宫殿里面站着的只有他这位神仙了,这时候如果吴勉或者百无求突然站起来,能吓破他的胆。当下,衰神退到了距离他们倒地较远的位置。一边等着地下的尚三秋,一边反复的催动五行遁法。只要吴勉、归不归那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便立即离开这里……就这样,衰神在宫殿里等了小半个时辰,也不见尚三秋的信号传上来。神仙越等越急,开始反复在周围踱步。想要试着传音询问出了什么事情,又担心尚三秋已经被阵法困住,冒然传音说不定还会连累自己。
  
  就在衰神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从吴勉、百无求倒地的位置发出来一声响:“桄榔……”
  
  原本静到能听见针落到地面的宫殿里突然发出这一声响动,吓的衰神就是一哆嗦。随后他急忙转头看向吴勉、归不归倒地的位置,就见他们这些人、妖还是好端端的躺在地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是自己听错了吗?这时候衰神的冷汗已经流淌了下来。盯着看了半晌之后,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衰神的心这才稍微的安稳了一点。就在他将注意力再次转到地下的时候,刚才那声诡异的动静再次响了起来:“桄榔……”
  
  这次衰神再也经不起,也顾不得地下的尚三秋了。当下立即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宫殿里……衰神消失之后又过了半晌,始终不见宫殿里面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更别说吴勉他们有什么人苏醒过来了。衰神离开之后过了一刻钟,宫殿大门再次打开,一个身穿道装的男人小心翼翼走了进来。来人竟然是火山的弟子贾士芳……确定衰神不会再回来之后,贾士芳急忙到了吴勉、归不归倒地的位置,随后从随身携到的葫芦里面倒出来了水,接在手中之后,施展术法将水结成了寒冰。刚才就是贾士芳发出的声响,惊走的衰神。趁着衰神离开,他赶紧进来救人……没想到就在贾士芳要将手里的寒冰塞进吴勉嘴巴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白发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贾方士说道:“你要给我吃这个吗?”这一句话吓的贾士芳一哆嗦,手里的寒冰一滑向着吴勉的脑门砸了下去。
  
  就在寒冰接触到吴勉皮肤的一瞬间,原本还冒着寒气的冰柱瞬间化为了蒸汽,随后消散在了空气当中……贾士芳这才反应过来吴勉并没有晕倒,这才松了口气。当下立即起身,对着吴勉行礼说道:“晩辈冒失了,还以为您几位已经被如意钩所害。也是……这种小伎俩怎么可能让您这样的大修士上当。士芳我是不是还坏了您的大事?”
  
  “你说呢?”这时候,躺在另外一边的归不归也坐了起来。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有些发蒙的贾士芳继续说道:“要不是娃娃你突然插了这么一杠子,下面就是老人家我和吴勉跟着他们回到老巢了。这个时候,衰神胆子这么大敢来搭救韩镇,这里面一定还有老人家我不知道的事情。
  
  现在好了,这么好的机会被你搅和了。娃娃你说怎么赔老人家我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站了去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继续说道:“当初燕哀侯的女儿那样,他自己又渡劫失败,两次打击让他有些癫狂。方士一门的长老担心他作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便打造了这枚如意钩。这戒指分里外两层,里面的那一层可以迷晕燕哀侯。这件事虽然说知之甚少,不过老人家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归不归刚刚说到这里突然闭上了嘴巴,随后他和吴勉两个人不声不响的来到了鼓起来的土包前。片刻之后,浑身是土的尚三秋钻出来脑袋,晕头转向的说道:“找不到……”
  
  这三个字刚刚出口,便看到了头顶上的两个人。这时吴勉开了口,说道:“刚才你是怎么摔我的,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