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一章 韩镇的话

第六十一章 韩镇的话

  圆珠重新塞进了韩镇的身体之后,刚刚被归不归化开的伤口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缓了口气之后,韩镇这才苦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归不归你猜的没错,当初回到陆地之后,我前后两次潜进妖山。结果都是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我的术法虽然还说的过去,不过也不是妖山上群妖的对手。
  
  最后被进妖山寻找天才地宝的神主所救,将我带出了妖山。他被徐福大方师软禁的时候,听说过我的事情。神主说我为师报仇的心是好的,只不过术法不行,就算对上妖神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当下他说看在我为师报仇的份上,教了我一个法子,用妖丹化妖。神主有可以提升妖物妖法的法子,只要我变成了妖物。他便可以大大的提升我的妖法,到时候除非是已经觉醒的妖神,否则天下群妖都不是我的对手。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便听了神主的话。后来他带着我去了妖冢,在那里挖出来一颗当年神主羽化之前埋在那里的妖尸。在妖尸的脑中挖出了这颗内丹。随后埋在了我的身体当中,只要等到身体、魂魄都被同化之后,他便可以提升我的妖法,再去妖山给师尊报仇了……”
  
  听到了韩镇这几句话,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开口说道:“这个不用再说了,老人家我明白为什么盟渊拘不到你的魂魄了。你的身体已经多少有了妖化的迹象,盟渊是对人的,对妖物无效。所以你胆子才这么大,敢对火山用盟渊结盟……说点别的吧,既然你是被神主选中化妖的,那为什么又砍了瘟神的脑袋?”
  
  韩镇叹了口气之后,说道:“那是他自找的,瘟神要炼制通天瘟疫。据说就算是修士也无法幸免,只不过炼制这种瘟疫,也需要一颗成了气候的妖物内丹。他没有本事去找内丹,便把心思动在了我的身上。
  
  我也不算是都说了假话,那次广仁、火山拘我魂魄的时候,正是瘟神要动手的时候。原本我的术法便不如他,又中了瘟神的阵法定住了魂魄。那时候他以为我死定了,想不到就是这两次拘走魂魄救了我。在他全神贯注要取出内丹的时候,我突然恢复了对魂魄的掌控力。趁着他不注意,用瘟神自己的法器了结了他。如果不是他大意的话,我也没有本事带瘟神的人头回来。”
  
  在韩镇的话里,归不归并没有找到破绽,当下老家伙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韩方士再次说道:“城里贝勒府是谁灭的门?是你还是瘟神? ”
  
  “是我……”此时韩镇已经豁出去了,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当时我听说你在皇宫里面挖出来不少神主需要的天才地宝,便想要引你们出来,自己趁机进入皇宫偷取宝物。只不过原本没想要了那一家人的性命,当时想着在贝勒府里装神弄鬼引你们出来就好。
  
  想不到晚上行事的时候,听到那个钧贝勒在和门人商量如果再挣一个王爵的功名。他要向皇帝请旨出外差剿灭前明遗孤,到时候靠着杀百姓冒功再晋升爵位。我听的无名火起,当时没有忍住,便要了他们贝勒府几十口人的性命。
  
  后来你们出宫来彻查此事,我便趁机到皇宫当中偷取天才地宝。想不到没用我调虎离山,火山带着方士已经调开了那两只妖物。我也没有多想,在方士们动手之前,便出面抢走了那些天才地宝。
  
  在动手的时候,我已经发现天才地宝有问题了。便故意将火山引到了贝勒府,投机取巧用盟渊骗住了火山。虽然神主答应我可以提升妖法,不过能否打败妖神我心里也没有底。有火山那些方士帮我,起码胜面还能大一点。”
  
  韩镇说完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换了口气之后,看着归不归说道:“就是这点事情了,归不归,看在你和我师广义一场师兄弟的情分上。先让我报了师仇,等到我了结妖神之后,再回到你面前领死……”
  
  “当初你就是这么和火山说的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和广义同门一场,他的仇我老人家会替你报的。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我老人家一定会报了广义的仇。这么说你是不是就可以瞑目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又笑了一声,随后对着韩镇说道:“你是格杀令名单上的人,现在老人家我了结你,徐福那个老家伙还要欠我老人家一个人情。不过老人家我早已经不是方士了,也不用再听那位大方师的号令……这样,你告诉老人家我神主的下落,说不定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我老人家现在把你交给广仁、火山处置。
  
  说不定看在你杀了瘟神,解救了天下万民的情分上,会饶了你的性命……”
  
  “神主……他已经出了外洋,到西洋各国去寻找天才地宝了。”韩镇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卖了神主,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神主说汉家地面的天才地宝差不多已经被挖掘殆尽了,想要凑齐炼制神器的天才地宝除非再打你们的主意。不过经过了上次,他对你们已经怕了。神主不想惹你们这个麻烦,便去西洋各国碰碰运气了。说不定那里的天才地宝足够可以炼制神器了……”
  
  听了韩镇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他早已经猜到神主他们或许会有这么一手,回到陆地的时候,已经安排了泗水号的人马在西洋各国收买天才地宝。神主就算是天上的众神之主,也不过就是他自己。怎么能和财大气粗的泗水号相比?
  
  该说的都说完之后,韩镇冲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就这些了,如果你们再没有什么要问的话。就考虑一下韩镇,是现在杀了还是留一条性命,我都无话可说。”
  
  “老人家我怎么舍得杀你,不过给广仁、火山处置也是太便宜他们爷俩了……”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了韩镇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还是继续住在老人家我这里吧,有我老人家替你看住大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这段时间老人家我再想想有没有要问你的,再等几年,我老人家该问的都问完之后,自然会给你一条出路的。”
  
  听到归不归没打算放自己离开,韩镇脸上流露出来了失望的表情。这时候,老家伙突然伸手在韩镇小腹的鼓包上面抓了一把,原本圆鼓鼓的包瞬间瘪了下来。就在韩镇要发狂的时候,老家伙提前在他的眉心上点了一下。
  
  随后正在暴怒前夕的韩镇一翻白眼,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看着韩方士睡着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妖丹在你身上,老人家我怎么能安心住在你头顶上?这枚妖丹老人家我替你保管,等你砍头的大日子再还给你……”
  
  这时候,有些不以为然的百无求开了口,说道:“老家伙,你这就不讲究了,这个王八蛋该说的都说了,你是杀是放说句话啊,留着他在老子脚底下算什么? ”
  
  “傻小子,你只看见老人家我不讲究,可是没看到这韩镇杀了那么多同门,会有什么样的报应。现在放他回到徐福那里,八、九成也是个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更何况对这个韩镇,傻小子你想的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