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九章 双面

第五十九章 双面

  冷不丁听到了这个声音,吓了吴应熊—跳。就在他到处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他的眼前一花,一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已经站在了吴应熊的面前。这人竟然是刚刚跟着归不归一起出现的那个道装年轻人。
  
  之前有康熙在身边,吴应熊没有询问这个白发年轻人的身份。不过是跟着归不归一起的,应该也是他们一伙的人。归不归的人来找自己做什么……就在吴应熊疑惑的时候,面前的年轻人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印章。上面写着虎丘二字,这个是他死去弟弟的印章,除了他们吴家人之外,再没有外人知道这枚印章的含义。
  
  “平西王说了,只要将这枚印章给世子殿下看过,你自然会相信我的。”赵真元说完之后,将印章抛给了吴应熊,随后继续说道:“几天之前,我在昆明见到过平西王。他请我转告你,之后平西王,靖南王和平南王三家联动,上书试探小皇帝是否有意撤藩。世子你在京城当中要留意小皇帝的动作,一旦他有意撤藩。世子你要立即逃离北京,到时候我会给你安排前往昆明的路程……”
  
  虽然吴应熊相信了赵真元就是来给自己送信的,不过刚刚看他还是在归不归的身后,现在成了自己父王的信使,这个转变让吴应熊还是有些疑惑。当下趁着赵真元说完之后,他急忙开口说道:“多谢阁下传递口信,应熊没有不信你意思。只不过刚刚在皇宫见过了阁下,现在又是你来传信,应熊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赵真元看了吴应熊一眼,随后说道:“这有什么,不瞒世子,我是大修士吴勉的弟子赵真元。之前奉师命去云南的时候,见到平西王有王者之气,远比皇宫当中的鞑子皇帝要可靠得多。当下我便被平西王收在了麾下,现在暗中替你们传递消息……”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的眉头一挑,对着门外说道:“谁在外面!”说话的时候,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作势就要冲出去。
  
  “是我,我是额附的护卫尚三秋……”门外的人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大叫了一声之后,推开门走了进来。这人推门的一瞬间,吴应熊也跟着对赵真元说道:“大修士不要动手,他也是修士,是父王特意为我挑选的护卫尚三秋……”
  
  赵真元已经举起来了手里的长剑,正要对着门口这人劈下去,听到了吴应熊的话之后,这才将手里的斩鲲收了起来,看了面前的二人一眼之后,说道:“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如果世子有什么吩咐的话,找人去泗水号商铺找我……”
  
  说完之后,赵真元也不理会那个叫做尚三秋的修士,直接催动五行遁法,消失在了这两个人的面前。
  
  看到赵真元消失之后,吴应熊和尚三秋这才松了口气。缓过来之后,吴额附对着身边的修士说道:“你想办法派人尽快回到昆明,打听一下这个赵真元是怎么回事。怎么吴勉的弟子,这就成了父王的信使了。”
  
  “是,我这就派弟子回到昆明,他们施展疾行之法,一来一回十天差不多也够了。”尚三秋答应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吴应熊说道:“世子,在消息没有回来之前,您千万不能相信这个赵真元。吴勉、归不归有名的诡计多端,小心他们使诈。”
  
  “我知道了,你的消息一天没有回来,我便一天待在府上哪也不出去。”吴应熊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明天开始,你安排人去泗水号商铺,监视赵真元的一举一动。他有什么异常的动作马上告知我……”
  
  吴应熊这两句话说的有些无力,就算查到赵真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也不能做什么。还是盼着从昆明传回来的会有好消息,父王真的已经将赵真元收入麾下了。
  
  再说赵真元这边,之前在皇宫当中,陪着归不归和小皇帝看了一阵字画之后,他便找了借口离开。随后施展五行遁法来到了吴应熊的额附府上,传达了平西王的话之后,赵真元溜溜达达来到了泗水号的商铺。说明了来意之后,商铺管事将他请到了里面的内宅当中。
  
  因为没有提前准备,管事将他请到了书房,请他暂时在这里呆一阵子。等到房间收拾好之后,再请他到那里休息,就在管事离开之后,书房里面只剩下了赵真元一个人的时候,老家伙归不归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冲着吴勉这位弟子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开口说道:“怎么样?吴应熊那里什么反应。”
  
  “开始不信,不过等到看见了印章之后,便半信半疑我是平西王派来的信使。
  
  这次我在吴应熊的府上发现了一个叫做尚三秋的修士,这个修士在故意掩藏自己的术法,他不简单……”说完之后,赵真元顿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原本吴三桂的确请过我,我这就是顺水推舟而已。不过我有一件事不明白,老人家您为何对吴三桂父子如此上心。他们父子也不过就是一个藩王而已。”
  
  “藩王……现在没有那么简单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说起来话长,有机会的话我再和你说。真元啊,记得老人家我的话,平西王和吴应熊不管有什么联络,你都要告知老人家我。”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开始催动五行遁法,瞬间在赵真元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刚刚老家伙所在的位置,赵真元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我做的没错,你们都在提防着……”
  
  说完之后,赵真元走到了床榻前,他拉过了被子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赵真元睡着的同时,归不归已经出现在了自己居住的宫殿当中。看到了老家伙出现之后,正躺在地上和小任参聊天的百无求爬了起来。指着桌子上的一副字帖说道:“老家伙,你不是说这是假的吗?那还要老子把他偷出来做什么?”
  
  “傻小子,老人家我说这副画是假的,它就是假的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走到了桌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字帖,随后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里外里只有这么一副字帖,吴应熊是从恭亲王那里偷取得来的。然后又拿去向小皇帝显摆,想要离间他们兄弟的感情。为他父亲谋划好的事情打好基础。”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对着两只妖物说道:“一直没有看到吴勉,他还关在下面没有出来吗? ”
  
  “我们俩也刚刚回来,你不说老子都忘了还有你叔叔这么一个人了。”百无求咕哝了一句之后,对着身边的小任参说道:“任老三你下午看看,一个姓韩的不用我们看着,直接弄死就好……”
  
  “大侄子,能弄的话早就弄死了,也不用等到现在。”小任参笑了一声之后,还是一个猛子扎到地下,片刻之后,吴勉回到了宫殿当中,留下了小任参下面继续看守韩镇。
  
  “老家伙,好像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勉看到了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是赵真元的事情吗?你又让他做什么事情去了?”
  
  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你也真是豆腐心,嘴里不搭理自己的弟子,心里还是挂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