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八章 初月帖

第五十八章 初月帖

  “他怎么下的床,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走,过去看看热闹去,老人家我也有点佩服这位额附了。明知道上次挨打和小皇帝脱不了干系,这刚刚下地就敢来皇宫……”
  
  小皇帝的御书房,归不归这几天倒是常来常往。当下他带着两只妖物和赵真元一起来到了康熙的御书房,太监刚刚进去禀告,便传来了康熙的声音:“朕说过的,归老先生等人不必求见,人来了直接请进来就是。你们是怎么办的差?要朕说过几次才能记住?”
  
  说话的时候,御书房当中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就见这位少年天子在一群太监、侍卫的簇拥之下,从御书房当中走了出来。一个矮胖的男人跟在康熙身后,正是不久之前被百无求一顿暴打的平西王世子,额附吴应熊。
  
  “什么风把您几位吹过来了?下面的奴才们不会办事,也不知道过来通秉一下,朕也好前去迎接。”小皇帝笑了一下之后,走过去拉住了归不归的手,回身一起走进了御书房。
  
  进到了御书房之后,康熙指着身后的矮胖子说道:“老人家您几位来的巧,平西王世子刚刚来看望朕,还带来了王羲之的初月帖。这有几个版本了,宫里也曾经收藏过,朕看不出来真假,正在和吴额附辨明真伪,赶巧您几位就到了……额附,这位老人家就是泗水号之主,天下第一的有钱人归不归老先生了。这是朕的师友,你代平西王过来行个礼吧。”
  
  吴应熊当下急忙走过来,向着归不归行礼,笑着说道:“老神仙的名字应熊早就听说过了,年前的时候泗水号的管事还送了一套胭脂给公主。公主用了都赞不绝口,想不到今日见到老东家您了……”
  
  “额附你客气了,老人家我也是捡了个便宜,拾人牙慧而已。”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公主喜欢,赶明儿我老人家再让人送个十套八套的。女人的东西老人家我不懂,只要公主喜欢就好。”
  
  这时候,百无求皱着眉头走了过来。看着吴应熊说道:“姓吴的,你这么总想着占我们家老家伙的便宜?张口就要胭脂水粉,别以为我们家大业大的你就来随便占便宜。这点家底以后都是老子的……”
  
  听了百无求的声音,吴应熊便是一哆嗦。刚刚看到了这个黑大个子他便感觉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现在听到了这个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他马上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当初自己挨打那晚,殴打自己那个人的声音吗?当时自己光顾着挨打了,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样子,可是这个声音错不了,自己这辈子都会牢牢记住的。
  
  想到当初自己被打得死去活来,吴应熊便觉得小腹一紧,瞬间有了尿意。只是正在被皇帝接见,怎么可以提出来要去‘方便’这种无礼的要求。
  
  吴应熊心里翻江倒海,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显露。 他笑着对百无求说道:“这位……少东家误会了,我们府上平素也经常在泗水号购买货物。家里一切的用度也是请泗水号的伙计们送过来的。”
  
  “傻小子你说这些做什么?让人家笑话。几包胭脂水粉算什么,吴额附高兴的话,老人家我用胭脂将他活埋起来都没有问题。”归不归嘿嘿—笑,走到了皇帝面前,随后继续说道:“刚刚陛下说什么王羲之的初月帖?老人家我也认得几个字,能否让我老人家也看一眼?”
  
  “这个当然……”康熙笑了一下,随后带着他们几个来到了御书房当中的一座长条书案前。此时这里已经摆下了一张字帖,真是王羲之的初月帖。
  
  “初月十二日山阴羲之报……”归不归看着字帖摇头摆尾的念了起来,等他念完所有的初月帖之后,这才抬头冲着小皇帝和吴应熊笑了一下,说道:“看这笔法、力道果真是王羲之后世一等—的临摹之作,如果不是老人家我手里也有一副初月帖,恐怕还真没人能认得出来。”
  
  这句话一出口,小皇帝和吴应熊二人都愣了一下。康熙反应过来之后,笑了一下,说道:“刚刚朕与吴额附争论的就是这个,原本宫中也收藏了这么一模一样的初月帖。被恭亲王借走了,刚刚朕还让他回府取回,当着吴额附的面一辩真假。想不到老人家您手里也有一幅初月帖,这样一来就有三幅字帖了,这个谁能说清是真是假……”
  
  “老人家我收藏的那一副是真的,陛下与吴额附的字帖是假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两个人颇有些不以为然,老家伙继续说道:“初月帖是王羲之写给其父王旷的,不巧的是,我老人家与王羲之的侄子王简之有点缘分。当时老人家我救了他们一家子的性命,作为报答,王简之便把他叔叔的这副字帖交给了老人家我收藏。至于现在流传下来的,大都是他们王家子侄的临摹之作。”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又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可惜那字帖收藏在泗水号的总号当中,等着下次老人家我再回到陆地的时候,一定将那字帖带来请陛下观赏。”
  
  康熙早就查过吴勉、归不归的底细,听到老家伙认识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人物,也不觉得稀奇。只是吴应熊有些想不到,他反应了半天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老人家您认识一千多年前的人?您真是长生不老的活神仙……”
  
  这时候,百无求也跟着说道:“这有什么?
  
  活得久点谁还不认识点名人?知道写猴子戏的吴承恩吗?当年就是老子和他说了一段孙猴子的故事,结果他七改八改的和唐朝和尚揉在一起了。
  
  说起来齐天大圣的大号还是老子亲自封的,他奶奶个熊,好好的一个孙无病,让他改成孙悟空了……”
  
  此时吴应熊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候,听到百无求最后带出来一句骂街的话,吴额附的病根犯了,他的裤裆一热,站在康熙面前,不受控制的便溺了起来……等到吴应熊反应过来的时候,流淌下来的尿水已经湿了康熙的鞋底。当下吴额附满脸通红的跪在了地上,随后对着小皇帝磕头说道:“臣无礼……臣该死行出来这么无礼的事情,请陛下降旨重重治臣的罪。”
  
  “这有什么,额附你大病初愈,难免会有一点不适, 这又不是你故意冲撞朕的。”康熙后退了几步,宽慰了几句吴应熊,又对着梁九功说道:“九功,你去给额附找件干净的裤子来换上。今天的事情不要外泄,说起来朕还要管额附叫做姑父的,他受辱朕的脸面上也不好看。”
  
  此时,吴应熊羞愧的脸色好像一张大红纸一样。谢恩之后,被梁九功带出了御书房,找地方去给他换裤子去了。
  
  因为皇宫特殊,吴应熊只能找了一间太监休息的房间里换上了干净的裤子。此时他已经没脸去见皇帝了,对着御书房的位置磕了几个头之后,便臊眉搭眼的回到了自己的额附府。
  
  回来之后,才想来那副初月帖忘了带回来。
  
  不过当时羞臊之下,谁还能记得起那个?当下,吴应熊回到了房间,准备换上自己的衣裤之时,突然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世子殿下,我替平西王传来一个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