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三章 来晚了

第五十三章 来晚了

  “你看着他做的……”广仁深吸了口气之后,走到了火山面前,将他手里的断指和符纸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之后,他竟然也开始做出来和刚刚火山一模一样的动作,做出来拘那韩镇魂魄的术法来。
  
  —旁的百无求看着直皱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广仁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只有火山能把姓韩的小王八蛋拘来吗?那广仁这是抽什么疯?”
  
  “傻小子,广仁、火山他们爷俩和别人不一样,他们俩同生共死,两个人就像一个人一样。”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没离开广仁。一直看到广仁的术法完毕,也不见身边有韩镇的魂魄来过。
  
  施法无果之后,广仁又开始检查起来那枚断指和符纸来。符纸没有问题,白发大方师又开始检查起来韩镇的断指来。白发大方师打开了格杀令,找到了韩镇那一页的五指朱砂掌纹,开始对照起来指纹和断指有什么不同……当初加入方士一门的时候,每个人都要用朱砂印上掌纹留作记号。首任大方师燕哀侯发现每个人的掌纹和指纹都不一样,便用这个来作为门下弟子们的鉴别之法。
  
  广仁仔仔细细的对照了一遍之后,竟然将断指和格杀令一起向着归不归的手上递了过去。说道:“阵法没有问题,断指和咒文也没有问题。那为什么韩镇的魂魄就是拘不来?”
  
  “大方师都看不出来问题,老人家我又能看出来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并没有伸手去接。老家伙看了脸色煞白的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虽然徐福大方师说过盟渊无解,不过想开避开的话,总会有办法的。韩镇一开始便打算让火山背这个黑锅,他一定是有了完全的手段……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停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火山说道:“还有一种可能,这当中压根就没有什么韩镇。什么韩镇都是火山大方师你和弟子们说的,反正老人家我是没有看到……”
  
  “归不归你血口喷人!”听到老家伙又将矛头转到了自己身上,火山大怒,当下对着归不归继续吼道:“我骗你做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不就是那十三件天才地宝嘛。”归不归笑眯眯的打断了火山的话,随后他转头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刚才自己说的,阵法没有问题,断指和咒文也没有问题。那有问题的为什么不能是火山?他看中了老人家我藏在那一堆西贝货里面的真东西……”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回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说起来老人家我还算是火山的长辈,原本给孩子点小玩意儿也不算什么。不过这么算计我老人家可是不行……看在广仁大方师你的面子上,把那些小玩意儿还了,我老人家也不和他计较什么了。”
  
  “我知道了!压根就没有什么韩镇,都是归不归你……和吴勉做出来的幻象,就是为了栽赃嫁祸我。”听了归不归的话,火山突然回过味来。他指着白发男人和老家伙继续说道:“这些年来你们俩一直都不服气,想要找机会至于我和广仁大方师于死地。师尊,你不要上他们两个人的当……”
  
  说到这里,火山已经想到‘始末缘由’,他退到了广仁的身边,继续说道:“师尊,如果弟子有半句话是假的,愿身受天劫,承万劫不复之苦。”
  
  “现在想到你还有师尊?晩了……”这时候,站在归不归身后看热闹的吴勉开了口,白发男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以为你师尊就没事了?我和他的旧账马上就算。不急,一个一个来……”
  
  归不归原本以为听了吴勉的话,广仁这边便会发作。想不到的是,这位白发大方师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说道:“之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和尊夫人。原想着神主的事情了却之后,去找你请罪的。想不到中间又出了这件事……”
  
  说话的时候,广仁竟然向前一步,对着吴勉的方向一躬到地,随后继续说道:“当初在财神岛之时,我已经想通了。你再等我几年,神主的事情了却之后,广仁一定登门,将身家性命交由你来处置……”
  
  原本吴勉已经打定了要找广仁麻烦的心思,现在被他这么一闹,反而有些僵住了。
  
  这时,归不归嘿嘿一笑,开口说道:“跑题了,我们说的是那些被火山带走的天才地宝,怎么又扯到你们俩的恩怨上来了?说点正事吧。火山,韩镇抢走天才地宝只有你和你的弟子们看到。这个怎么能让老人家我信服?看在广仁大方师的面子上,我老人家给你两条路走。一,交出来那些天才地宝,二,把韩镇交出来。
  
  你自己选一个吧。”
  
  此时火山已经悔青肠子了,早知道这样,他何苦出来自首?皇帝要拿他虽然是自己师尊的主意,不过火山一走了之的话,那点人马怎么可能抓得住他?现在倒好了,落到了吴勉、归不归的手心里,火山又中了韩镇的圈套,现在是有苦说不出了。
  
  “你们是在找我吗?”就在这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有些沉闷的声音。随后在一阵拖拖拉拉的声音当中,一个身披枷锁,背着一个皮口袋的男人从天牢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了这个人之后,火山顿了一下,随后指着他说道:“这就是韩镇……说!
  
  上次你是不是带走了一批货真价实的天才地宝?还有,刚才我与广仁大方师拘你的魂魄,为什么你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去给两位大方师淘换一点见面礼了……”说话的时候,韩镇将背后的皮口袋取了下来,将一个圆滚滚的圆球扔了出来。等到圆球落地之后,众人、妖才看清这个竟然是瘟神的头颅。
  
  这个首级里里外外都沾满了金色的鲜血,看他毗牙咧嘴的样子,生前一定经历了极大的痛苦,到死都闭不上眼睛。
  
  “就是因为这个人头,耽误了时间。”韩镇笑了一下之后,又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随后目光恶狠狠的停留在了百无求身上。看的二愣子一个劲的不自在,要不是给归不归拦住,它已经冲过去和这个姓韩的讲道理了。
  
  好不容易将目光从百无求身上挪开,韩镇继续对着两位大方师说道:“这神仙跟踪我几天了,刚刚想要趁着不防备对我下手的。结果我先下了手,您和广仁大方师催我魂魄的时候,我的命门被这神仙扣住了,魂魄堵在身体里面出不来……”
  
  韩镇说话的时候,百无求跑过去查看了一下。这瘟神它是见过的,这人头和瘟神一模一样,只是死不瞑目的样子看着有些触目惊心“还真是那个倒霉催的瘟神……”百无求说了一句之后,将人头捡起来扔给了归不归。随后对着韩镇说道:“你就是那个姓韩的?说吧,把我们老家伙的天才地宝藏在哪里了?交出来老子就饶你一命,送到徐福那里,让他来处置你。”
  
  “我是韩镇,家师广义……”韩镇冷冷的盯着百无求,随后他继续说道:“家师死在妖神的手里,我知道你还算不上妖神。只要你能将妖山里面的妖神引出来,我便把那些天才地宝都还给你们,你我的恩怨也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