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二章 败露

第五十二章 败露

  看到了广仁出现之后,归不归笑着继续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老人家我早就不是方士了,也不用听两位大方师的号令。
  
  火山还欠着我老人家十三件天才地宝,不是广仁你说放就放了他的。”
  
  “归不归,你我心里都明白,没有你说的那十三件天才地宝……”看到归不归咬准火山吞了他的天才地宝,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他继续说道:“你吓唬火山,只是想把我引出来。
  
  现在我到了,放了他吧。”
  
  “广仁,你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这时候,吴勉抢在归不归之前说了一句。两个白头发的男人对视了一眼,随后吴勉继续说道:“我们俩的帐一会再算,先说火山的事情。老家伙混在里面的天才地宝我是亲眼见到的,我是归不归的证人,那谁是火山的证人?”
  
  听了吴勉的话,广仁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你知道韩镇的下落吗?”
  
  火山低着头说道:“那次弟子追到韩镇之后,没有亲手抓住他……”
  
  “你知道韩镇的下落吗?”广仁直接打断了火山的话,这位大方师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要说那些没用的,说知道、不知道就好。”
  
  火山从来没有违背过广仁的话,这次他低头犹豫了一下之后,摇着头说道:“弟子不知道韩镇现在藏着什么地方,他是格杀令上的人,徐福大方师亲自过问的。如果弟子知道,那一定……”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广仁第三次打断了自己弟子的话,他转头看向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的方向,说道:“我信我的弟子,我做火山的保人。如果他知情不报的话,广仁愿成为你的阶下囚……”
  
  听到了自己师尊的话,火山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的抽动了两下。他的嘴角也跟着动了动了,不过火山还是强压着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红发大方师的举动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嘿嘿一笑,开口说道:“现在证人、保人都有了,吴勉证明了老人家我的天才地宝确实存在。广仁大方师你给火山做保,那老人家我的天才地宝到底哪去了?总不能倒霉的事情都让我老人家自己摊上吧……”
  
  “你的天才地宝是被韩镇抢走的,失踪了自然要向他索要。”火山说了一句之后,偷偷看了看自己的师尊。见到广仁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之后,这才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找错人了,现在去寻找他的下落还来得及。总好过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既然已经浪费了那么久,那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面前的广仁大方师说道:“老人家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竟然广仁你做了火山的保人。那么有件小玩意儿要你帮着看一下……”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摸岀来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口袋。当着两位大方师的面,他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竟然是一截断指和一张写着符咒的符纸来。随后他对着广仁继续说道:“这是老人家我刚刚到手的东西,不敢确定它的真假。还请大方师你帮着看一眼。”
  
  看到了断指和符咒之后,火山的脸色大变,随后他的手掌自觉不自觉的向着自己的胸口摸了过去。眼看着火山就要从怀里摸出来什么的时候,他突然反应了过来,马上将手缩了回来。
  
  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归不归的眼睛,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突然到了火山的身边,伸手向着白发大方师的怀里摸了过去。
  
  “归不归你想要做什么!”火山反应的快,在归不归动手的时候,他已经闪身退到了广仁的身边,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退到师尊的身边,脸色铁青的广仁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随后白发大方师亲自在火山的怀里摸索了起来。片刻之后便掏出来另外一个被符纸包裹着的断指来……打开了符咒之后,广仁看到上面画着盟渊咒法,在咒法的最后写着韩镇的名字。看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广仁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随后将手里的断指和符咒扔给了吴勉和归不归来……“不知道韩镇的下落……现在你们两位大方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看到了符纸和断指之后,吴勉嘲讽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广仁,你什么时候跟我走……”
  
  说话的时候,吴勉走到了广仁的身边。随后就要去抓白发大方师的胳膊,还没等触碰到广仁的衣服,火山好像疯了一样,双手里瞬间各自出现了一柄冒着大火的长剑来。对着吴勉便劈了过去。
  
  “不要碰我家师尊!事情是火山而起,我把韩镇交出来……此事和大方师无关,我不认这个保人。”见到事态急转直下,火山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就是担心这符纸和断指被广仁或者其他同门发现,这才将它一直带在身上。想不到最后还是中了吴勉、归不归的计策,被老家伙用假的断指和符咒套出来自己身上的真家伙。
  
  看着火剑对着自己劈了下来,吴勉躲都没躲,伸手在两柄剑身上各自弹了一下。随着两声清脆的响声,两柄火剑的剑身瞬间灭了火,碎成了无数个碎片。火山手里只剩下了两个光秃秃的剑柄……“火山,想不到你还是受誓人,韩镇的盟渊就是对着你发的。”看到了符纸上面所写的内容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别的不说,你先把这位韩镇叫过来吧,看看老人家我的天才地宝到底在谁的手里……”
  
  此时,火山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广仁的身前。说道:“师尊,弟子没有想到会到这个地步……弟子确实和韩镇有过接触,他答应报了广义的大仇之后,到弟子面前领死。弟子一时糊涂,信了他的鬼话……”
  
  “不用再说了,没有听到归不归的话吗?去把韩镇交出来。”广仁冷冷的看了自己弟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韩镇是格杀令上的人物,你自证清白,拘他过来的时候,你自己动手了结这个韩镇……”
  
  “那可不行,动手之前,老人家我的天才地宝要他还回来。”没等火山说话,归不归已经抢先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韩镇是你们方士的事情,他的死活和老人家我无关,我老人家只要自己的天才地宝……”
  
  “弟子并不知道韩镇的藏身之处,盟渊上面弟子虽然是受誓之人,不过也只能将韩镇的魂魄拘……”火山苦涩着说了几句。
  
  “那就把他的魂魄拘来,原本韩镇就是该死的人。”广仁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打断了火山的话,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继续说道:“还在等什么?现在你不自证清白,难道想让大方师给你证明吗……”
  
  无奈之下,火山只能施法,开始拘来韩镇的魂魄。不过让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火山施法之后,竟然无法将韩镇的魂魄拘来。不是说这术法无解吗?
  
  那这是怎么回事……感觉到了周围几个人、妖和自己师尊的目光不善,火山继续说道:“盟渊是我自己看着他做的,不应该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