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七章 敲打

第四十七章 敲打

  韩镇这句话说完,火山愣了一下。百无求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不过他却从来没有将这只妖物和妖神联系到一起。虽然百无求这些年来妖术大涨,不过在火山的心里,百无求还是当年那个二愣子,和妖神扯不上什么关系。
  
  不过听了韩镇的话,火山心里却犯了嘀咕:那妖物是妖神的魂魄,一旦魂魄觉醒,那还不就是妖神……妖神一分为二,身体干掉了广义,魂魄却在外一个皮囊里。
  
  这时,韩镇继续说道:“如果大方师还不信我的话,那请再看韩镇的诚意……”
  
  说话的时候,韩镇从怀里摸出来一把小小的短刀。随后当着火山大方师的面,用短刀将自己左手小指齐根斩下。随后他忍住剧痛又摸出来一张符纸来,用断指创口的鲜血在上面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符咒来。
  
  “如果韩镇在师仇报了之后没有前来赴死,那魂魄便由火山大方师你来处置。”说完之后,韩镇将小指和符纸一起交到了火山的手里。看着这血淋淋的符纸和断指,火山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真的想好了,要将魂魄抵押给我吗?”
  
  韩镇施展的是方士最大的誓咒——盟渊,施法之人将自己的小指用特制的法器斩断之后,在用断指的鲜血画上咒文。将断指和咒文一并交给受誓之人保管,日后如果发誓之人违背了誓约的话,受誓之人便可以始发将他的魂魄拘起来。哪怕发誓之人逃到了天涯海角,魂魄也会被拘来。
  
  最可怕的是徐福大方师曾经亲自证实过,这个盟渊之法无解……“原本我打算用这些天才地宝作为礼物,来请你们两位大方师助我报了师门大仇的。可惜这些东西都是假的,韩镇也是没有办法,才将盟渊做押。”韩镇一边说话一边施展术法止住了断指的鲜血,看到断指不在流血之后,他继续说道:“只要两位大方师助我一点便利,报仇之后,韩镇在两位面前赴死,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韩镇,百无求就算是妖神,也不是杀了广义的凶手。”看到了手里的断指和符咒之后,火山心里有了底。如果他现在施展术法拘了韩镇的魂魄,面前这个人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地。不过此时的红发大方师已经动了私心,广仁大方师下了法旨,不许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发生冲突,不过面前这个韩镇不是大方师的徒子徒孙,不受他的法旨……“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妖神的罪过自然由妖神来承担。”韩镇的眼角当中闪现过来一丝狠辣之色,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动手的妖神我找不到,那么妖神的魂魄一定要消散在我的手里。我知道当初妖王疆卞分离妖神魂魄的时候,用的是赫请的妖决,魂魄烟消云散,身体自然也会死掉……”
  
  说话的时候,韩镇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说道:“算起来吴勉、归不归要过来了,我先离开。如果大方师你现在就想要韩镇的性命,那也由得大方师你……”说话的时候,韩镇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火山的面前。
  
  “现在就要了你的性命,不急……”火山将断指和符咒刚刚收了起来,便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到了自己的面前。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幕……回到了宫殿之后,见到两只妖物已经回到了宫殿,归不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它们俩说了一遍。又将这里的方士都撵了出去,随后对着吴勉说道:“火山的话不尽不实,你怎么看?”
  
  “我睁着眼看……”吴勉噎了归不归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之前我在贝勒府没有见到一滴鲜血,怎么这么巧,火山出现之后他身边就有了鲜血?”
  
  “就不兴是火山把那个姓韩的打吐血了吗?
  
  老家伙你怎么知道火山是不是和这些姓韩的火拼了?”这时候,百无求忍不住说了一句。看着归不归笑了起来,它继续说道:“老家伙你笑什么,老子说的不是不可能吧?”
  
  “傻小子,这局面一看便是韩镇将火山引到贝勒府的。如果他想要带着天才地宝逃走的话,一定将它们带到千里之外了。留在京城就是让火山追上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猜猜看,这个姓韩的将火山引到贝勒府,想要做什么?就是为了让这位大方师打伤自己,再逃掉吗?”
  
  百无求歪着脑袋想了半晌,随后大声喊道:“关老子什么事?好好的想这个干什么?他们俩又不是老子生的,管他们的死活?呸!想做老子的儿子,美死他们俩……”
  
  看着百无求的样子,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正要说话的时候,康熙贴身的大太监梁九功到了宫殿外面。进来之后,他便陪着笑脸说道:“陛下听说两位已经回来了,又听说归老爷子您家的商铺被烧了。陛下心里着急,便派奴才过来问问。贝勒府的事情不急,如果查到有人故意纵火焚烧了商铺的话,陛下一定亲自下旨捉拿贼人,将他千刀万剐给两位出气……”
  
  虽然这句话说的热乎,不过外人看来皇帝亲自下旨千刀万刚,未免有些小孩子气了。别看小皇帝兵不血刃便擒拿住了鳌拜,不过他年纪毕竟还小,行为举止难免会有些幼稚。
  
  “这个不用陛下出面了,这是有个修士朋友在和老人家我开玩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陛下交代的事情,老人家我已经查清楚了。贝勒府灭门惨案的凶手是——方士火山,他现在带着弟子躲藏在城外白云观中。原本我老人家想替陛下分忧,将此人一并抓获的,不过这个火山之前和老人家我有点交情,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实在不好下手……”
  
  “老奴明白了,凶手是在城外白云观……”梁九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当下马上明白了这个老家伙的意思。陪着笑脸笑了一下之后,这大太监继续说道:“老人家您查清了幕后黑手,那便是立下了头功。剩下的事情怎么好再劳烦您老人家?等老奴回禀陛下,一定会派下大军围剿的……”
  
  打听到了贝勒府的凶手之后,梁九功便要回去康熙禀告。当下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这座宫殿。
  
  大太监赶回了御书房,将刚刚从归不归那里听到的事情禀告给了康熙。小皇帝听到之后,微微一笑,说道:“朕知道了,朕要想想应该如何处置,你先到外面候着吧。”
  
  梁九功施礼离开了御书房之后,康熙又将剩下的人都叫了出去。等到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这位少年皇帝对着空气说道:“你听到了吗?真是火山大方师做的吗? ”
  
  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在空气当中响了起来:“陛下,此时和火山无关,乃是另外一个叫做韩镇的方士叛徒作为。归不归想要借陛下的势力,敲打一番火山大方师的。”
  
  康熙犹豫了片刻之后,笑着对空气说道:“朕也知道八成不是火山大方师做的,不过现在归老爷子已经红口白牙的点了火山的名字,朕不好装作没有听到吧? ”
  
  空气当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陛下是天下之主,对此事还是圣躬独裁的好。在下不便有什么建议,不过看样子火山大方师也应该被敲打敲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