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四章 一波又起

第四十四章 一波又起

  听了归不归的话,顺天府尹连同他的衙役们如释重负一般。连客气都没有客气,众衙役们护送着府尹老爷们一窝蜂的跑出了贝勒府大门。
  
  等到偌大的贝勒府只剩下吴勉、归不归二人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包发黄的粉末来。归不归一边将粉末倒在了自己的掌心中,一边对着吴勉说道:“这次也是碰巧了,留在皇宫的天才地宝当中还真有点好东西……”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掌心当中的黄色粉末自燃了起来。归不归随后将火苗吹熄,粉末当中冒出来的浓烟迅速的扩散了起来,片刻之后,这座贝勒府便笼罩在了厚重的烟雾当中。
  
  看到烟雾将这个贝勒府都笼罩起来之后,吴勉看了身边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这是游仙雾?之前你可没说过还有这样可以追踪神仙之气的天才地宝。”
  
  “老人家我的天才地宝成千上万种,别说你了,就说我老人家自己都不一定能记起来所有的天才地宝。”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迈腿向着后宅的方向走了过去。吴勉看了一眼老家伙在浓烟当中模模糊糊的人影,随后也跟了上去。
  
  刚刚归不归拿出来的游仙雾,是用来探测天上的神仙是否出现在附近的天才地宝。东周时期曾经流行过一阵请神仙下凡的阵法,虽然请不到天上真正的神仙,不过还是可以将一些地仙吸引过来的。
  
  因为这些地仙当中有不愿抛头露面的,当下,便有方士找到了龙鼠树根的粉末,这些粉末燃烧之后产生的游仙雾可以发现最近出现在附近的仙气,从而推断出来请神的阵法是否失败。只是这样的阵法三五十次也未必能请来一位神仙,没多久请神的游戏便没人在做了。
  
  吴勉想不到早已经失传的游仙雾会出现在归不归的手中,看起来正和老家伙说的一样,他的事情自己不知道的太多了。
  
  在贝勒府走了一阵之后,归不归对着吴勉说道:“但愿是老人家我多想了,如果这件事里面没有瘟神、衰神参合的话,那就是那几个方士做的了。火山不至于灭了人家满门……”
  
  吴勉也不相信这件事会是方士所作,他跟在归不归的身后,说道:“老家伙你不去查这位钧贝勒得罪什么人了吗?或许是他的仇家请了修士做的。”
  
  “你说的这个顺天府一定查过了,这么查案的话,我们俩加在一起也不是顺天府捕快的对手。老人家我又何必找那个麻烦……”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我老人家倒是相信,这是那俩神仙做的。为的就是那些刚刚出土的天才地宝……”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呃?”了一声,随后天空中突然刮过来一阵狂风,将贝勒府的烟雾吹的干干净净。烟雾虽然消失,不过却在贝勒府的后花园当中发现了有人施展术法的痕迹。
  
  发现了有修士的气息之后,吴勉身影消失在了归不归的身边,随后后花园的位置传来了一声惨叫。等到老家伙瞬移过去的时候,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倒在了吴勉的脚下。
  
  这人的胸口被扎出来一个血窟窿,里面已经能看到内脏,和白森森的骨头。眼见这个方士打扮的男人快活不成了,而吴勉还在东张西望,好像还在寻找这个人的同伙。
  
  “老人家我还以为你能留个活口……”看了一眼这个已经活不成了的男人,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起码知道他是广仁、火山谁的弟子也好,他刚才施展的控风术是方士一门的术法,这个错不了。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是我动的手。”吴勉一句话拦住了归不归,随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他胸前的伤口是自己炸开的,我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没救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亲自施展术法要抓住这个方士的魂魄。想不到等他伸手将魂魄从那具马上就要死掉的身体当中抽离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魂魄的胸口竟然也出现了和肉身一模一样的伤口。
  
  魂魄伤得这么严重,什么话都别想问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贝勒府外面突然响起来有人叫喊的声音:“两位仙长你们先出来一下……又出大事了,归不归老先生,你的泗水号商铺失火了……”
  
  喊话的人正是在府外等着的顺天府尹,他喊话的同时,归不归已经施展了腾空之法飞到了半空中,就见泗水号的商铺位置已经是火光冲天。
  
  老家伙没有丝毫的犹豫,当下立即施法找来雨云向着商铺那边飞了过去。片刻之后,一阵倾盆大雨已经在商铺上方倾泻了下来……看到大火被雨水压制了下来,归不归这才算松了口气。当下他也顾不得贝勒府这边了,低头向着吴勉说道:“这里交给你了,老人家我去泗水号看看。那可是咱们自己家的买卖,怎么也比这八杆子打不着的贝勒府亲近。”说话完的同时,归不归已经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吴勉的面前……归不归离开之后,吴勉将这具残破的魂魄放下,等着地府来阴司鬼差将它接走。随后他自己—个人在阴气森森的贝勒府当中,继续寻找起来灭门惨案的线索来。
  
  归不归走的匆忙,没有将龙鼠树根的粉末留下来。吴勉没有天才地宝相助,只能自己在贝勒府中转圈,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古怪。
  
  就在白发男人已经在贝勒府中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后花园当中那具残破不全的尸体旁边。正准备施展传音之法询问归不归,泗水号那边情况如何的时候,他的眉毛突然一挑,对着空气说道:“出来吧,你的本事在我眼前藏不住……”
  
  吴勉说完之后片刻,面前便出现了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子,正是和他有过两面之缘的方士贾士芳。
  
  贾士芳现身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呼吸的尸体一眼,随后他才对着吴勉行礼,说道:“晚辈见过吴勉大修士,看来有人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个人不是方士。贾士芳敢用身家性命作证……”
  
  吴勉看了一眼面前的方士,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这才再次开口说道:“继续说,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贾士芳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之后,说道:“实不相瞒,泗水号那一把火是火山大方师放的。不过他在防火之前赶走了里面所有的人,就算是放火也不过是烧了一座空的商铺而已。”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士芳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在商铺哪里等着,结果只看到了归不归老前辈一人赶了过去。知道没有将您吸引过去,这才急急忙忙过来看一眼,士芳我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已经明白当中有外人作乱,想要把贝勒府的灭门惨案转移到我们方士的身上。”
  
  “你不知道谁灭了这一门吗? ”吴勉看了贾士芳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两位大方师神通广大的,这点小事瞒不过他们俩……”
  
  “贝勒府出事的那一天,我们这些方士都不在京城当中。”说到这里,贾士芳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个日子您应该知道,那一天是方士宗门崩塌的日子。按着规矩,我们这些方士都在白云观当中思过,不可能来到贝勒府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