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六章 贾士芳

第三十六章 贾士芳

  说话的时候,火山的手中出现了那柄冒着大火的长剑来。他反手将剑身搭在了他的肩头,熊熊火焰烧的于左肩头和脸庞皮开肉绽。不过就是这样,这位广仁大方师的弟子也一动不动,咬着牙硬挺才没有叫出声来。
  
  “师尊,于左师叔已经知道错了,看在广仁大方师的面子上,您就饶了他这一次吧。”这时候一个三十七八岁的方士站了出来,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更何况于左师叔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之后便立即回来,没有和他们发生冲突……”
  
  火山也没有想真了结于左,只是给他一点教训,只要于左一求饶便饶了他。那曾想到这个傻师弟竟然一声不吭,火山心里也很是郁闷:刚才你磕头求饶的尽头哪去了?这个时候充什么好汉……总算自己的弟子给了一个台阶,当下火山收了手里的火剑。对着脸色惨白的于左说道:“看在广仁大方师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于左,你回到大方师那里领罪。不要再回来了……”
  
  于左捡回来一条性命,这时他的弟子也围了上来,给自己的师尊清理伤口。上了药之后,于左回身冲着火山行礼,说道:“师兄,我这就去师尊那里领罪了。我的罪过在于不该和归不归、百无求发生冲突,这个师尊如何处罚我都是对的……不过我不明白杀了鞑子皇帝有什么错的,国运是我们汉家江山的国运,杀了鞑子皇帝恢复我汉家江山有什么错的。”
  
  你去和大方师辩解吧……”火山没有搭理这个叫做于左的方士,他转回头来对着刚刚给了自己台阶的方士说道:“贾士芳,既然你替于左说情,那去向吴勉、归不归解释也交给你了。魇镇皇帝是于左一人所为,和广仁大方师无关。”
  
  “是,弟子明早就去向他们几位解释。”这个叫做贾士芳的方士答应了一声之后,陪着笑脸对火山继续说道:“那广仁大方师交代我们的事情,是不是也要暂停一下? ”
  
  听到贾士芳是到广仁交代的事情,火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大方师交代的事情不要耽搁,吴勉、归不归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你只管去解释,不要替广仁大方师找麻烦。”
  
  贾士芳答应了一声,向着火山行礼之后,便离开了白云观。看着他离开之后,红发大方师对着身边其他的方士们说道:“明天开始,要加倍找到那些天才地宝,不能让衰神抢在你们面前……”
  
  再说皇宫之中,领教了归不归的本事之后,康熙便动了将这几个活神仙一般的人物留在皇宫的心思。只要把他们留下来,既可以靠着他们几个人来守卫皇宫,而且之后自己还有几件大事要做,说不定他们几个也能帮到自己。当下康熙将之前明朝皇帝在宫中炼丹、修道用的天寿宫拨了出来,请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住在当中。
  
  原本归不归就是带着百无求来查看那些天才地宝的,现在听到了小皇帝要请他们几个住在皇宫,当下老家伙便变了心思。现在自己是泗水号的东家,自然不能不给皇帝面子。而且住在皇宫当中,这里藏着的天才地宝也不用动了。最有利的就是那些州府县官知道自己这个泗水号的东家住在了皇宫,还有谁敢轻易的盘剥、难为泗水号的买卖?
  
  当下老家伙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答应了小皇帝住在皇宫当中。他们几个都是出了名的神仙,康熙也不担心这几个人会做出来什么祸乱宫纬的事情来……只是现在吴勉和小任参还在宫外,当下归不归将百无求留在皇帝身边守卫。老家伙自己施展五行遁法回到了客栈,向吴勉诉说了小皇帝的请求。随后老家伙又说道:“说实话,这个小皇帝天赋好的老人家我都眼馋。可惜了,他是当今的皇帝,没有这个身份的话,我老人家都想收他做个小徒弟。”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他的天赋是不错,擒鳌拜那天能发现我的踪迹。在他这个年纪,我也未必能有这个眼力……”
  
  此时,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还没等归不归再说几句,客栈的小伙计在房外敲门,说道:“归东家您起了没有?外面有一个自称是您同门的道士求见。他自称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有要事来拜见您几位……”
  
  “火山的弟子?让他进来吧……”归不归冲着门外的伙计说完之后,又冲着吴勉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算着火山的人上午才会来,想不到来的倒是不慢。这是来解释昨晚的事情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几句话向吴勉讲述了昨晚有方士想要魇镇皇帝,结果被他和百无求化解的事情,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看起来昨晚的事情,不是出自广仁、火山的授意。老人家我还纳闷,广仁的胆子什么时候大了起来。都敢操控国运了……”
  
  “老前辈您这么说的话,那就是冤枉广仁大方师了。”这时候,门外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随后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三、四十岁的道士从门外走了进来。
  
  走进房门之后,道士对着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巻行礼,说道:“大方师火山之徒,方士贾士芳拜见几位前辈……晚辈奉了师命,向几位前辈解释昨晚皇宫当中,有方士私自行事,出手魇镇鞅子皇帝的事情。
  
  此事乃是方士于左所为,他受平西王吴三桂之子吴应熊索托,去皇宫施法魇镇勒子皇帝。此事不是两位大方师授意,和方士一门全无干系。
  
  现在于左已经回到广仁大方师身边领罪了,您二位都是方士出身,知道对待敢操控国运者的下场是什么……”
  
  “魇镇皇帝……操控国运,有这么回事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面前这个叫做贾士芳的方士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昨晚都住在这客栈当中,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你们方士的事情自然有两位大方师做主,什么时候轮到老人家我来替你们方士清理门户了? ”
  
  贾士芳提前想到了归不归几乎所有的反应,打骂他都有应对之法,就是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不承认去过皇宫。当下他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吴勉和小任参。
  
  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几圈之后,贾士芳冲着归不归笑了一笑,说道:“两位大方师都不在京城,有方士做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总要找一位门内前辈想想办法的。您老人家虽然已经不在门墙之内了,不过您和吴勉前辈毕竟都是门中响当当的大人物。晚辈传音向恩师禀告发生的事情,师尊让我来找两位前辈。于公于私士芳都应该向您二位禀告,请您想个注意定夺……”
  
  “小娃娃你倒是转的快,眨眼的功夫就能想到这么好的说辞。”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回去和你们家师尊说一声,老人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方士的事情自己处置就好……你说你叫做贾士芳是吧? ”
  
  “是,方士贾士芳……”方士再次对着归不归行礼,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士芳是嘉靖五年拜在恩施的门下……”
  
  “老人家我没有问你这个。”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他继续说道:“回去和火山说一声,你们现在做什么,老人家我已经知道了。让他去和广仁说道:“堵不住的,让他早点做好应对神主再出世的准备吧……”